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郁雨竹 > 农家小福女

第866章 关老爷 文 / 郁雨竹

    关二郎倒没觉得满宝的问题奇怪,回答道“这倒不是,那别院是我父亲修来休养身体的,冬日天冷偶尔会去住一段时间,平时还是住在家里。”

    满宝笑问,“关老爷第一次发病是住在哪里的”

    “王府,”关二郎怀疑的看着她,“我父亲那之前多是住在王府里,你该不会说与住的地方有关吧”

    “可能与起居有关,”满宝道“或是那时候头不小心吹风受寒了,或是那时太过劳累,思虑过重,这些都会发生头疼的。”

    关二郎微微蹙眉,“知道了这些就能治了”

    满宝一本正经的道“知道了病因便能对症下药了,不然我们看病为何要先望,再问,最后才是切脉呢”

    关二郎忍不住点了点头,苦恼道“只是那时我年纪小,记得并不是十分清楚,不如待我回去问我父亲”

    满宝心一跳,白善已经道“就恐怕关老爷不肯说,纪大夫之前肯定问过关老爷了,但对着纪大夫关老爷都不肯说呢。”

    这个年纪的青年跟父亲已经有很深的隔阂了,自己的事情很少和父亲说,做父亲的更不会与孩子说自己的事。

    比如白二郎和堂伯父,他不信,比白二郎还大的关二郎这会儿还能和父亲畅谈。

    关二郎果然沉默了一下,然后便开始认真的想起来,但那时他也只有**岁,记忆实在有限。

    他说了一些后实在想不起来了,便道“再有的就得问我大哥了,他或许会知道。”

    他看向满宝道“纪大夫过两天又要来我家问诊,到时候我可以带你们去见我大哥。”

    满宝有些头皮发麻,白善就轻咳一声,替她回答道“好啊。”

    关二郎看了白善一眼,忍不住笑问,“还不曾请教小公子名姓呢。”

    祁大郎便介绍道“这是陇州白家的独子,去年就考上了府学,是目前学里最小的学生。”

    府学可不好考,关二郎郑重了两分,弯腰谢过他的关心,然后笑问,“那日白小郎君也要去吗,要是去,家里可得好好的招待招待。”

    白善看了满宝一眼后笑道“好啊,那我便上门叨扰了。”

    祁大郎惊讶的看向他,不过看看他,又看看满宝,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俩人又与青年们说了一会儿话,那边祁珏看见他们跟自家大哥们在一起,便隔着老远叫道“白善,周满,你们在那儿干嘛呢,快过来玩投壶呀。”

    白善便拉着满宝告辞了。

    大家看着他拽了满宝的袖子一下,便忍不住齐齐笑开,点了头让他们离开。

    白善带着满宝去投壶,这个游戏都难不住俩人,主要是他们从小便玩弹弓,投石的游戏,来益州城知道有投壶这个游戏后,他们自己在家里也会玩,所以玩得不错。

    这一次,关二郎等他们走远了才笑道“可真是少年多情,怎么,他们两家定亲了”

    祁大郎笑道“定不定亲我不知道,不过他们不仅拜了同一个先生,据说还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别看周小娘子比白公子还小,她却是师姐的。”

    关二郎惊讶。

    祁大郎知道他久不回益州城,恐怕许多事都不知道,便将去年城中的旧闻告诉他。

    一旁的人偶尔补充些。

    在场的青年中,都见过俩人的一个都没有,却都听说过他们,毕竟他们不同龄,但在益州城内还算有名。

    “那位白小公子去年可是很出了一番风头,小小年纪考上府学,本来便引人注目了,偏他年中考试的时候就从丙一班调到了甲三班,去年年末考试更是进了前二十名。”祁大郎说起这个便敬佩不已,因为他曾经考过府学两次都没考中,这才出外求学的。

    关二郎也惊讶,“这是个聪慧之人啊。”

    “不错,去年季家的小公子从马上摔下来,还是他和他的护卫把马拦住救下了人,所以益州城中没人会去找他的麻烦。”祁大郎摇着扇子道“毕竟这样的人,将来前程可是不可限量的。”

    关二郎微微点头,心中更起了结交之心。

    “那周家的小娘子。”

    祁大郎笑道“我那弟弟说她也厉害得紧,不过那是个姑娘家,我总不好去打听她怎么厉害,不过听说她跟着济世堂的纪大夫在学医术,自有一门止血的法门,特别厉害。”

    关二郎微微点头,倒是对俩人更信服了些。

    虽然他对他爹的病情已经不抱希望了,但若是能治好,自然是更好的。

    其他朋友也知道他的顾虑,纷纷劝道“她既然说有机会,那你便多配合些,我听人说,去年重阳义诊,她就治好了不少人。”

    关二郎“义诊”

    “不错,去年唐大人办了一个义诊,她自己就掌了一个医棚,治好了不少病人,在我们这些人家中还不显,但在外面,名声已经渐起,不少病人,尤其是妇人,尤爱找她治病。”

    关二郎便将这些记在了心中,一回到家便找他大哥商议,“纪大夫身边是不是有一位姓周的小娘子,也是大夫”

    关大郎一直在家中服侍父亲,关二郎一提他就知道了,点头道“她和纪大夫来为父亲看过几次病,怎么了”

    关二郎便将今天的事简明的说了,问道“父亲是不是不肯配合治病我看她都问到我这儿来了。”

    关大郎便叹息一声道“是啊,父亲也不知为何一直很没有信心,平日连药都不肯多吃。”

    “等纪大夫再来,我们不如和纪大夫私下谈一谈吧,或许父亲的病真有转机呢”

    关大郎点头。

    而回到家里的满宝则发起愁来,“纪大夫要是问起来我可怎么说呢”

    白善问,“关老爷的病没有转机了吗”

    满宝摇头道“他如今脉弱得很,而且他头疼病一犯连眼睛都看不见了,纪大夫说着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候了,他只能尽量减轻他的痛苦,别说治了,让他走得安详些便是医者的努力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