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大结局之四 终篇9 文 / 醉疯魔

    “你说的没错,御凤檀他的确是元后的儿子,但是有一点你说错了,太子他也是元后和陛下的儿子!”

    “这不可能!”瑾王失声喊道:“我当时亲手将两个孩子换过来的,他明明就是宫女的孩子,难道你想欺骗我,你想混淆御家的血液!”他的神情显得十分的激动。

    汶老太爷走到他身边,看着他那张已到中年的面容,“你到底还是激动了,且听我将事情跟你说完,你知道的只是一部分,而我晓得的却是全部。”

    “当日你换了孩子之后就连忙出了宫,定然不知道元后腹中还有一个孩子,她腹中再痛的时候,宫中的御医不知道为何,便再请了我过去,结果一看她腹中还有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就是现在的太子。”

    “这个意思就是说太子和御凤檀是双胞胎了,”瑾王不自信的摇了摇头,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嘲讽,“太子和御凤檀两个人是双胞胎,他们俩哪里都不像!”

    云卿也在心中也不由得想到,御凤檀这一张皮相生的如此美好,生来便是魅惑人的。单是一个笑容就能勾的全京城的小姐千金都暗自心动不已,宛若了下世的妖精一样。

    太子虽然是生的俊美,但是那俊美也只是相对而言的,若是和御凤檀相比的话,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似是早就料到了瑾王会如此问,汶老太爷顺手拿过在桌上的一个镇纸,在桌上顿了顿,“我看这么长时间,你是不是忘了很多东西,这么多年你看到太子和御小子的区别了,难道陛下他就从没有看过吗?一个宫女生的孩子长的既不像陛下,也不像元后,为什么陛下竟然一点都没有深疑,你难道都没有想过吗?”

    这一连串的发问坚定无比,瑾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双眸如炬,瞪着汶老太爷,这一刻他身上流露出来的霸气终于带上了征战多年的大将风范。

    “那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汶老太爷看着瑾王有些魔怔的双眸,摇头道,“看来这么多年,你的确是忘了很多事情。可你忘了,陛下没有忘,你难道没觉得太子很像一个人吗?”

    瑾王像是突然一下想起了什么,脸色先是一白再是一青,“你说的……是?”

    “对!我说的就是贾将军,记起来了吗?看你的样子一定是记起来了吧!元后的兄长贾将军当年也是在朝中有名,只是你那时战功赫赫,常年在外,而他也只在京中领兵很少出去。人家都说外甥像舅,所以太子便长的似贾将军。这么多年,你瞧着他既不像明帝也不像元后,就以为他是宫女的孩子,但是陛下从来未曾怀疑过,就是此等缘故!”

    并不是所有的双胞胎都生的一模一样,但是这种情况出现的也不多,常人一般以为双胞胎,便是长得一模一样。云卿学医,自然晓得这个道理,眼下眸光涟涟,也是心中一惊,努力地消化这个事实。

    汶老太爷看瑾王的脸色一时失措不已,往后退了两步后,用手撑着桌子,才站稳了身形,面上的神情像是一根鱼刺哽在了喉咙之中,要花许久的力气才能将刺咽了下去。他还是存在着深深地犹疑,“你说他是元后的孩子,宫女的孩子呢?”

    “那个宫女的孩子他怎么可能在宫中留的下来!他不是明帝的孩子,你知道,御家的儿孙出生之后,便要由我汶家人验血。我在验血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血液不能和明帝融合!

    当时我与旁边的人问了一下,知晓除了那些稳婆、宫女之外,还有你去了元后的宫中。而你手中恰好也是抱着一个婴孩,我想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缘故的,但是那个宫女的孩子不能和陛下的融合,也证明了他不会是你的孩子。我便想到了可能是元后让你帮忙将孩子调换了过来,”

    汶老太爷说到这里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皱纹随着他这一叹加深许多,“这是我一生唯一造的一个孽,我趁着人不知道的时候将那个孩子杀死,那是我一生唯一亲手扼杀的一个生命。”

    汶家人自两百年前开国,便和御家关系匪浅,以保证御家天子的安全为己任。当看到有旁人血液混入皇家,汶老太爷处于家族的理念也好,还是为了保存皇家血液的纯净也好,都必须要狠下这个心。

    “其他的那些人都只以为那个孩子是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亡的,毕竟小孩出生死去的几率实在是太高了。他们害怕被惩罚,于是都将这件事隐瞒了下来,反正还有一个皇子,这件事也就被压下来,没有报上去,免得惹祸上身。我本以为这些年这件事情能隐瞒下来,没想到给你造成了这样的误会。”

    汶老太爷看着瑾王直摇头,“你现在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说到底只不过是做了一场白工罢了。”

    打击接二连三,瑾王面容上的表情不知该如何形容,他又退后了两步,最后直接坐到了椅子之上,沧桑的面容透出一种极为无措的苍白,眼角的细纹在灯光下条条分明,骤然之间老了五岁一般,喃喃道:“事情原来是这样吗?”

    他轻声的说道又像是在问老太爷,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汶老太爷摇了摇头,“这些事情本来也太过复杂,我并不是责怪于你,你不晓得其后之事作出这般举动倒是为了御家的血脉。如今知晓了一切,你就收手吧。我今日在这里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看到,既然当年我可以装作不知道,现在也可以装做不知道。”

    “唉!”汶老太爷说完之后,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朝着一直站在旁边听着两人对话的御凤檀,“御小子,我不知道你父王将这件事情告诉你,究竟是好还是坏。至少这些年我一直不打算把事情的**告诉你,其实你父王对你一直都很好,相信你也能感觉得到,而身在王府之中是要比在那紫禁城之中要好得多。”

    因为一直知晓御凤檀的身世,所以汶老太爷自幼就待御凤檀不一般,比起其他人要多一分关心和照顾。

    御凤檀默默地点了点头,目光落在瑾王颓然的表情之上。这些年瑾王对他如何他自然是有数的,他从小心中崇拜的人便是这个父王,只是骤然之间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几分难以接受罢了。

    一下子由世子变成皇子,虽然依旧是皇族血液,可里头的含义就远远不一般了。

    汶老太爷从他脸上的神色看出了他的想法,拍了拍他的臂膀:“不要想那么多,如今你父王知道了**。你们就好好想想,怎么将天降异象的事情掩盖过去就好了,其他的就让它按现在的轨迹走吧。你这小子的性格我是晓得的,你有能力,却不像他们那么贪心,想要冰冷的,高处不胜寒的位置。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很喜欢你,不单单是因为你是他们的儿子。”

    汶老太爷一口气说了许多,然后转头望着云卿道:“我知道你这孩子懂事,有你在他的身边,我就放心了,今日的事情我相信你一定知道怎么做的。”

    云卿点了点头,今夜说的消息也的确是很多,但是她只是一个听众,没有像御凤檀和瑾王那样感同身受,自然脸色和心情也要缓和得多。

    看她眸中流露出来的慎重,汶老太爷这才放心,“我先回去了,你们自己好好处理吧!”

    说得太多了,也需要给他们一个接受的时间,他心里叹了口气,皇家啊!背着手,略有些沧桑地朝屋外走去。

    此时屋内的三个人气氛变得有点奇怪,御凤檀的双眸一直都在瑾王身上,眸子里神色极为复杂。

    瑾王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他,露出一个十分凄然的笑容,“真是作茧自缚啊,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如今让你知晓了**,我不是你的父王了!”

    御凤檀却是皱紧眉头,望着他有些自暴自弃的神情,语气肯定。“父王,你怎可如此说,这些年你对我的恩情,你对我的教育,你手把手的教我写字,带着我到肃北的草原上奔走的时候,我都不曾忘记。”

    瑾王惊讶的抬起头来,他以为御凤檀在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肯定会对他产生一种讨厌或者厌恶的情绪。特别是知晓了太子是他的兄弟之后,却未曾想到御凤檀依旧叫他父王。

    御凤檀接着道:“即便是没有汶老太爷的那番话,我也可以告诉你,我对那个皇位不感兴趣,在我看来我就是您的儿子,是王爷的儿子,而不是什么皇帝、元后的儿子,我只想做一个世子,有父王您的教导和我的妻子在一起便也足够了。

    生恩不如养恩大,您带了我出来也是为了我好,即便是做下这样的事情,也是为了大雍、为了我考虑,在我心中我的父亲就只有你一个。”

    御凤檀从来不是一个煽情的儿子,他和瑾王在一起更多的时候是父与子,男人与男人的交流,不会说些肉麻温暖的话。

    然而往往就是这偶然说出来的花,让气氛一下子由刚才的尴尬陡然变得让人心头发颤,像是有棉花在心头悄悄地堵住,全身散发着一种暖流。

    瑾王的表情有感动,也有些激动,目光里染上了泪花,看着眼前神情依旧的儿子,不断点头,“好!好!我的孩子凤檀,我的好孩子,有了你这句话,父王的心里就满足了,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一个中年男子露出如此激动的神情,说到底还是因为爱这个儿子。

    云卿慢慢的走到了御凤檀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以他们两个如今知心的程度,不需要说太多的话,云卿也知道御凤檀心里在想着什么。

    就像往日御凤檀站在她的身后做她坚实臂膀一般,她也给他一个温暖可靠的手心,让他感受到爱人的力量和温暖。

    御凤檀朝着她望了一眼,眼底尽是淡淡的暖和的笑意,有云卿在他身边是他人生的一大幸运,他什么都可以不要,除了她。

    瑾王看着他二人那交握的手,目光有些恍惚,良久才回过神来,望着云卿轻声问道:“肚子里的孩子如今有几个月了?”

    云卿听到他问自己话,小心的将手放到了腹部,脸上散发着为人母的慈祥和光,柔声道:“差不多三个月了。”

    “三个月了,时间过的真快。没想到我也要有孙子了。”瑾王的眼神中出现了一种极为父爱的目光投向云卿的腹部,像是能看到云卿腹部的孩子一般,“你们已经给他取好了名字了吗?”

    御凤檀摇了摇头,经过这么几句话,他和瑾王之间的气氛又到了往常那样,两父子之间好想根本没有经过开始的那一幕一般。

    云卿温柔的一笑,“还没有呢,如今才两个月,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不如父王给取一个,必定是极好的。”

    瑾王笑道:“若是凤檀不介意,我这个爷爷定要好好帮我孙子想一个名字!”这沈云卿果然是个通透的女孩,一听话风就知道人的意思。

    御凤檀笑道:“虽然有点舍不得,也要给父王这个爷爷一个表现的机会,到时候再生的时候,我就自己取!”

    云卿抬起一边的眉毛斜睨着他:“这胎还在肚子里,你就想下胎了。”

    瑾王瞧着两人之间流动的温暖气氛,目光中略有些怀念,微微一笑道:“今日我有些累了,你们先退下去吧。关于这些事情,我都会处理好的,你们不用担心。”

    听到他这样说,御凤檀和云卿也不再多留,在出门的时候御凤檀反过头,对着瑾王道:“父王,您不要多想,今晚的事情对你我之间没有任何的影响,我们还是和以往一样的,你不要熬得太晚。”

    瑾王本来低下了头又抬了起来,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你也是!”

    御凤檀这才拉着云卿走出了房间,瑾王看着他们两个肩并肩的走出了大门之后,目光还久久的停留在上面不能收回。

    空气中似乎飘过他淡淡的声音,凤檀,多保重!

    寝室里,华美的帐幕流苏一根根垂下,缀着的珍珠在夜光中雅致柔婉。

    御凤檀躺在床上,青丝未束,散落地一床皆是,透着魅惑的面容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一双狭眸轻轻的闭上。

    云卿侧过身来,看着眼皮下的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知晓他没有睡着,今夜的事情如此惊人,他也需要时间在心内接受这个事实。默默地看着他,只觉得这容颜越看越让她喜欢,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怎么还不睡觉?”御凤檀睁开了眼眸,伸手将云卿往怀中一抱,摸着她微微凸起一点的腹部,“不早点休息,明日又会累的。”

    云卿窝在他的怀中,抬头从下方看着他的脸,这样看过去,本来就密的睫毛显得更长了,她搂紧他道:“你也还没睡,是睡不着,在想父王的话么?”

    御凤檀心下一暖,云卿一直没睡,是怕他一个人想的太多,又不想打扰他的静思,一直等到他自己开口,这份心思,真正是细腻又让他心头柔软了几分,他抱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有一点吧。就算我再豁达,乍一听自己的身世在瞬间发生天翻地覆,让我措手不及,有些接受不了。”

    云卿用下巴在他胸膛蹭了蹭,感受到他肌肤传来的温热,依恋的将脸颊靠在上头,“你如今知道了事情的**,也没有任何影响,师傅将太子的身世说出来后,父王也不会再做那些事了。”

    御凤檀应了一声,大掌在云卿的肩上慢慢地抚摸着,眼神深幽。云卿眯着眼,想起瑾王看着御凤檀的眼神。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还是真的有些怪异。御凤檀是元后的孩子,这一点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