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大结局之四 终篇8 文 / 醉疯魔

    了要紧事为先。

    夜色无声,撒在京城的汾阳湖上,波光粼粼,印着漫天星光,如同一面偌大的镜子,照出那苍茫的夜空之上镶嵌的点点碎钻。而汾阳湖旁边却是禁卫军不停的在巡逻,夜色之中,警戒森严,不容一丝一毫的松懈。

    天空更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一朵乌云,将汾阳湖上的星光遮住,眼前一片黑暗,只见林子里闪过一道黑影,背上好像是背着什么东西,却不是朝着这汾阳湖而来,而是对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就看身影在树冠上不断的跳跃,却是来到了云卿和御凤檀前日里看到的那个小水池,他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发现没有人,便要朝着那池中跳去。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袭来一张大网随天而降,一把将他兜在了其中,他立身一滚,手中的兵刃还来不及逃脱,就被人按住了手脚,**了起来。

    瑾王府中。

    御凤檀和云卿两个人正在下棋,云卿正捏着黑子想要下在哪里,便听到外面有声音进来,便看有人押着一人进来,他缓缓的将白子放到了旁边的棋盒之中,”看来今晚我们真正要钓的大鱼还是上来了。“

    云卿随着他,朝着门前看去,两名侍卫押着一个人进来跪在了地上,那人低着头,蒙着面,看不到样貌,御凤檀摆了摆手道:”还蒙着面干什么,此时还不让我们看一看每隔三天就上来放尸体的人,你究竟是谁!“

    那人拼命的挣扎,也不出声,只是扭动着,只可惜旁边的侍卫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毫不客气的按住了他,一把扯下了头巾。

    饶是如此,他依旧死死的低住了头,不肯抬起来,云卿觉得这人的轮廓在灯影之下看着几分熟悉的感觉,她蹙了蹙眉,”把他的头抬起来!“

    侍卫掐着那人的脖子生生的将他低下的头扳了起来,赫然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张让人熟悉到了极点的面容。

    御凤檀的手指微微的一动,眉头蹙了起来,跪在下面的黑衣人,显然就是跟着瑾王身边的副将——博文。

    确定不是易容以后,御凤檀再次问道:”博文,你为何会半夜扛着尸体到那里去?每隔三天便去湖边放尸人是你?“

    博文咬着嘴唇,脸上都是一片坚毅的神情,一言不发,看样子是准备什么都不说了。

    云卿心中充满了疑虑,那日她和御凤檀到了小池子边,她只是无心的说了句话,御凤檀就想到了一个事情。

    小池子的水要么就是流出去,要么就是随着阳光蒸发了起来,而那里树木茂盛,水蒸气并不重,又是冬日。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流了出去,想到这里,御凤檀便派了人出去到那小池子底下去看,果然经过那么一搜之后,便看到了小池子下面有一条通道竟然是朝着汾阳湖而去的。两者之间距离不远,湖水相通,所以保持了水质清澈。

    如此一来他便想到了汾阳湖虽然一直有人把守,但是那浮尸还是依旧出现,池子中的通道就可以解释这一切。

    便让人不动声色埋伏在那小池子旁边,到了第三天的晚上果然不负他的猜测,博文扛着一具尸体出现在了那里。

    虽然事实和御凤檀的猜测一样,然而看到博文的时候,御凤檀还是有些惊讶。博文是瑾王的人,一切还是应该交给瑾王来处理。

    御凤檀跟云卿来到了书房的时候,瑾王正在书房之中练字,看到他们二人的时候目光先是一顿,然后落到了被御凤檀押来的博文身上,眼中骤然出现一瞬间情绪起伏的波浪,最后慢慢坐了下来,开口道:”凤檀,这么晚来是为了什么事?“

    御凤檀轻轻地将博文往前一推,博文是瑾王身边贴身的人,此事和瑾王很大可能有着关系,此时看到瑾王平静的面容,他明白这等于是一种默认。

    然而他还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声音里带着不解地问道:”父王,最近在朝臣之中一直出现浮尸的事情,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不断地追查。今日在那湖边终于抓到了一人,他竟是您身边的博副将,我想问问,这是不是您让他做的?“

    博文咬紧牙关一字没有泄露,然而御凤檀只想,以博文一直跟在瑾王身边的原因,若不是涉及瑾王的,他又如何会如此着紧。

    瑾王先是深深的看了博文一眼,眼中带着无限的惆怅。

    博文心知瑾王的眼神是不打算隐瞒,心有内疚,跪下来道:”王爷,是我无能,没有将事情办好!“

    瑾王面容和煦没有一丝怒意,他缓缓的摆了摆手,像是有一些了然道:”这件事不怪你,只怪去查这件事情的人是凤檀罢了,你败在他的手中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他说完,朝着御凤檀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只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您要放出这样的流言导致太子无法登基呢?还是说这其中有什么秘密?“

    太子并不是明帝亲生的儿子这涉及到了皇室机密,瑾王若是知道其中的一些缘故也并不奇怪。所以御凤檀有此疑问。

    书房里的蜡烛烧的格外的明亮,偶尔跳了一跳爆出两个烛花。

    瑾王望了博文一眼,对着他摆了摆手道:”你先出去吧!“博文对着他行礼后,再对着御凤檀和云卿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接着瑾王便将目光落在了云卿的身上,那里头的意思,分明是让人看得清楚他是有话要对御凤檀说。

    云卿是个知情识趣的人,也是个通透的人,有些事她并不是都要知晓得清清楚楚,眼下既然瑾王有这样的意思,那她就避一避罢了。

    她侧目望着御凤檀,莞尔一笑:”你在这里跟父王谈,我先回去准备一下夜宵。“

    她转身便要走,御凤檀却拉住了他的手,然后目光望向了瑾王:”父王,她是我的妻子,也是未来要跟我度过一生的女人。如今她肚子里又怀了我的孩子,我与她夫妻一体,于她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事情。

    瑾王望着眼前长大的儿子,那细长的眼眸中流露出来的不再是以前那般的潇洒,在这潇洒之中还含着默默地温情,那挺直的腰背,宽厚的肩膀展示着他不但不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能担负起家庭的男儿,眼中露出了一丝欣慰。

    “好!既然你如此说,那就将她留在这儿吧。”瑾王顿了顿,像是接下来要诉说一段很长的故事,他在整理自己的思绪,缓缓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动作十分的优雅,看得出久在皇家培养出来的礼仪。

    喝了一口之后才放下了茶杯,抬头望着他们二人,目光里似乎有一些飘远,“凤檀,你可知道你自己的身世。”

    御凤檀微微蹙眉:“您说的是匡蔷的那件事情吗?她是假王妃,我是真正的母妃的儿子,这件事大家都清楚,父王可是有其他的话要与我说?”

    瑾王手指搭在桌上,缓缓地抚摸着桌沿,那动作每一下都极其的慢,渐渐的伴随着他的声音也显出一种极缓的沉重:“其实你真正的母妃,也不是王妃。”

    “那是谁?”御凤檀在他之前的问话中已经有了心里准备,此时并没有惊讶,然而眼底却还是露出了疑虑,难道他的身世还有别的隐情。

    瑾王的目光落在他的面容之上,朦胧迷惘之中带上了回忆的色彩:“这件事情,本来我也打算找个时机与你说的,既然你已抓到了博文,也知道了这些事情是我做的。如今我也可以将为何做这件事情的理由一并告之于你,希望你听了之后,能明白父王的一片心意。”

    “父王请说!”御凤檀道。

    “你并不是我的儿子,你的亲生父母亲是明帝和元后。”话声沉沉,带着千斤的力蕴压了过来。

    云卿听到这话目光中也充满了讶异,饶是她的心性如此坚毅,也不禁的诧异望着御凤檀,他是明帝和元后的儿子,那太子又是谁呢?

    御凤檀的脸色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一双狭眸却是眯了起来,从中透出来的眸光显得格外的深幽和带着一种怀疑的态度,直直的望着前方不动声色的瑾王,“父王可莫要乱开玩笑,我如何是明帝与元后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不是太子吗?”

    “太子不过是一个顶替罢了,”瑾王话说到此,也不再拐弯抹角,面上露出一份沉色,这么多年他终于可以把这个**说了出来。

    “当时陛下刚刚继位,而元后背后的家族,贾家全族覆灭。元后孤身一人在后宫之中苦苦挣扎。在后宫之中的女人,孤身一人,没有支撑会遭受怎样的苦难,云卿定然是清楚的。”

    云卿点了点头,一个在后宫中的女人并不单单依靠美貌就可以成事,很多时候都必须要依赖着家族的支柱,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女人和家族的关系比进宫之前反而更加的稳固。因为他们相互之间,都需要对方来稳固自己的荣宠。

    瑾王看到她理解的目光,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那时候薛家势力非常的庞大,而薛家的女儿是薛贵妃。他们一心想要将薛贵妃顶上皇后的位子,除此之外,还有魏贵妃也都在盯着皇后的那把位子。

    而他们两家家族的势力也十分的庞大,元后在宫中的地位岌岌可危。当时在她之前薛皇后和魏贵妃都分别生下了皇子,而元后在其后也怀上了身孕。

    根据当时的情况,她知道自己若是生下了这个孩子,是名正言顺的嫡子,是最有机会的继承人,薛皇后和魏贵妃又怎能容忍这样一个孩子的出现呢,所以……

    那时候元后和我自幼认识,她托人给我送来了一封信,希望在她产期的时候将她的孩子抱出去。正巧王妃也怀了一个孩子。

    但是王妃的身体却不大好,也是因为假的王妃匡蔷给她吃了一种药,虽然没有彻底的将孩子害掉,在孩子生下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是极为虚弱,我让那产娘将孩子交给了我,想要抱去宫中让汶老太爷尽力挽回。

    谁知道进了宫之后,那孩子便是奄奄一息,还没有遇见汶老太爷的时候便已经断了气。我心下着急想要再试一试,刚巧到花园的时候就看到一名宫女,偷偷的将自己所生的孩子放在了顺流而出的河流之中。

    我见那男婴可怜便将他捞了上来,那个时候我的想法便是不想让王妃伤心,将那宫女所生的孩子相当成自己的孩子抱回去,索性一起养了,也算是给我儿子积上一个德。

    但是也就是在这一天,元后的产期突然提前了,我听到了这个消息便急急忙忙的赶去。赶到了那里元后的儿子刚刚生了出来,而我手中抱的便是那个宫女的孩子,也就是大家认为的小世子。

    当我进去之后,元后正在苦苦的哀求我将她的孩子带出去。你们都知道宫中森严,要将一个孩子带出去是多么的难,最后我折中想了一个办法,便是将我手中宫女的孩子和元后的孩子换了过来,然后当成自己的孩子抱了出来,带到了王府之中当做自己的孩子一直养大。”

    瑾王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都落在了御凤檀的面容之上,眸光之中有着浓烈的色彩深藏在瞳仁之中,让瑾王的面孔也带上了一层薄薄的氲光。

    这样的消息来得实在是太过震撼,御凤檀花了好长时间才将消息消化。自己的身世是如此的离奇,陡然之间还和元后跟明帝扯上了关系。

    他望着瑾王,眉尖蹙起,“父王,这可是真的?”说到底,他并不希望自己掺杂到皇家复杂的斗争中去。

    瑾王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步步朝他走过来,“孩子,你长了这么大,父王可曾欺骗过你。如今父王这般做,便是不想让大雍的皇朝流落到一个平民的手中。现在的太子并不是真正的御家后人。若是让他登上了帝位,那我做的就是令大雍千古蒙羞的事情。

    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晓了,我怎么能这样做,这是愧对上下祖宗,天地良心的事情啊!本来早就想把你的身世告诉你,但是一直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法,如今总算是说了出来,你应该要明白你身上流的是大雍皇族的血,保的是大雍的江山,你千万要记得,绝对绝对不能允许那宫女生的孩子坐上了皇位!”瑾王伸手在御凤檀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强调道。

    就在这时听到旁边发出了嘎吱一声的声音,房中人都沉浸在所说的这个巨大秘密之中,陡然听到这个声音,三人齐齐的往书房望去,瑾王更是朝着书房走了两步,口中喝道:“是谁!”眉眼之间已然染上杀气。

    但见那书房的门缓缓地打开,一个人影由那内屋之中出现在了人前。

    “汶老太爷你怎么在这里?”

    汶老太爷摇了摇头“御小子不是答应了让我到这府中看医书的嘛,今日替你诊脉之后,我便没有什么事情,到这里头看一看书,结果看得太入神,误过了时辰!”说完就望着一脸戒备看着他的瑾王,胡子微微一翘面上露出了一抹隐怒,“瑾王,若不是我刚才在这书房里,御小子就要被你所说的消息所蒙蔽了呀!”

    “这是什么意思?”瑾王见是汶老太爷,眉眼里的杀气淡去了许多,眸光望着他,尽是不解,“我刚才说的话一字不虚,御凤檀是元后的儿子,若是你不相信的话,完全可以让他和明帝滴血认亲,看一看究竟是不是!”

    瑾王被汶老太爷这话说的满脸通红,显然是十分的气怒。

    汶老太爷轻笑了一声,眼神却是有些锋利,不再是他往日的嘻哈的模样,眼神矍铄,语气肃然,“你说的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