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大结局之四 终篇7 文 / 醉疯魔

    就会变成事实。“

    就像谎话说了三遍,也会有人以为是真的。

    听着云卿的分析,御凤檀赞同的点头,嘴角带着一抹笑容,抬手接过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揭开茶盖,拨了拨上面的茶叶,方缓缓的道:”此事要查的话,就要查的彻底,毕竟新帝刚刚继位,这流言要及早的控制才好。“

    云卿一手懒懒的撑着额头,凤眸惺忪的看着御凤檀,”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简直是让人不敢想象,一年前,谁会想到健康的陛下现在只能躺在床上,日复一日的靠着药来支持着生命呢,又有谁知道本来被看好的四皇子、三皇子两个人最后又落得如此境地。“

    御凤檀对于此话,淡淡的勾起唇角一笑,那脸上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嘲是讽还是感叹,缓缓的声音在室内弥漫,”皇家便是如此,陛下继位的时候,二皇子他们也造成了**,到了陛下,他还是和先帝一样不早早的立下太子,反而让几个实力相当的皇子之间谁也不服谁,谁都想要夺到那位置。

    如今这场面,只不过是因为龙二的原因提早激发出来了罢了,否则的话到了以后,必然也会有一番争夺的。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三个人各有其长,各有优点。这还是其次。

    特别是三皇子和四皇子之间简直就是矛盾激化,两人之间不管是谁登上皇位,到最后都容不得另一个人的存在,所以他们都知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绝对不能允许对方有任何的机会。就算不是他们两个人登基,换做五皇子,两个人会更加的不服,争斗会更上了一个等级。“

    云卿揉了揉额头,懒懒的道:”这倒不是立不立太子的问题,是人贪不贪心,即使是立了太子,若是有人觊觎那个位子,坐在太子那个位置的人,也会担心有人会拉他下来,比起如今的境地也好不了许多。“”对,主要还是人心。“御凤檀微微侧目看着自己的小妻子,那慵懒的模样,一手撑着额头,柔滑的布料顺着她的手腕滑下,露出了浩雪一样白的肌肤,自怀孕后,云卿似乎肌肤比以前更白更嫩,吹弹可破,让他都舍不得揉捏了,”其实这话你说的没错,坐在那个位置上,想要控制自己的心就十分的难了。所以我说啊,那个位置是坐上去也不安宁。谁知道十年、二十年之后还能不能安然无恙的坐在上面呢,日日夜夜都要操心,真的是没完没了。“不如和妻子孩子一起,舒舒服服的过一世。

    他说着,目光落在云卿手边放着一碗只喝了一小半的燕窝粥,眉头挑起,”怎么一碗粥都没喝完呢?“

    云卿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不想喝,觉得肚子已经饱了。“

    御凤檀走到她的身边,抬手摸了摸那碗燕窝粥,温度有些低了,”早晨的时候,我看你都没吃什么东西,特意叮嘱你要喝一碗燕窝粥,你明明答应我了的!“

    红润的嫩唇微微嘟起,云卿瞟了一眼燕窝粥,眼底带着讨厌,”我不要喝,不好喝!“说完,还用手推了一下燕窝粥,想要让它离自己远一点。

    御凤檀挑了挑眉,卿卿以前最喜欢就是喝甜甜的粥了,怎么现在反而不爱喝了,怀孕的人口味也会改变么,他皱眉道:”那你想吃什么,我去让人给你做,今早吃的东西莫说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就是你一个人吃也不够!“

    云卿皱起眉头望着他,”你以前都不逼我吃东西的,如今有了孩子,你就只记得孩子了,什么都逼我!“

    额?这是怎么了,御凤檀觉得云卿的心思变化的真快,这是和肚子里的孩子较劲了么,他眉头皱的更紧,”笨蛋,我怎么只记得孩子了,这是怕你饿到了啊,以前你最爱喝燕窝粥,我才特意吩咐人给你煮的。“

    是这样啊,这话听的舒服了,云卿点点头,却又抬头道:”我现在不喜欢喝燕窝了,你以后都不可以逼我,我要吃什么就给我吃什么!“

    御凤檀端着燕窝粥,看着云卿气呼呼的样子,心中一叹,这就是汶老太爷说的怀孕的人的人会心思敏感,爱耍小性子么?

    还是要哄着!他俯下身来,在云卿的脸颊亲了两下,”嗯,你要吃什么就告诉我,我去让厨房里的人给你做,但是如今你有孕,还是要好好照顾身体,我可不想卿卿出了什么事。“

    云卿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小孩子气了,竟然害怕御凤檀关注肚子里的宝宝比自己多,她低头想着,大概是御凤檀太过照顾自己,让她一下子想的太多。早就听说过孕妇的心思会有变化,自己这种变化,还是让云卿觉得有些发慌。

    她朝着御凤檀莞尔一笑,”嗯,我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肚子里咱们的孩子的。“”这才是我的好卿卿!“御凤檀又在她脸颊亲了一口,语气里满是宠溺,”我去让厨房给你重新做些东西,你想吃什么?“

    就这样,云卿开始调整身体,她本来底子就好,除了刚开始的时候的想睡和胃口有些变化,倒没有呕吐,失眠之类过大的反应。

    御凤檀开始调查起五皇子所说的事情,他让人将那河中死去的鱼和鸟一起带了回来,这些死去的鸟兽身上都有一种很罕见的虫子。而打捞上来的河中腐尸里也发现了这种虫,证明了这种虫子进入了动物或者人的身体之后,对身体造成破坏致使人或者动物的死亡。

    这个谜题揭开了,追踪下来的结果,最后将目光放到了汾阳湖之中,如果说之前那些事情解开了之后并不奇怪外,那么有一件事情,就是所有人都觉得奇怪的。

    在京城之中,有一个最大的湖叫做汾阳湖,汾阳湖中总是有浮尸出现,而且是每过三日必然会出现一具。

    御凤檀在发现了之后,便派了人守在湖边,不允许任何人接近。纵使如此,浮尸还是三天出现一次。

    如此一来更是弄的人心惶惶,朝廷侍卫不分昼夜的守着,浮尸还是一具一具跟着出现,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云卿听说了这件事也觉得十分的奇怪,便让御凤檀带着她到那湖边去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御凤檀本来是不答应的,然而云卿若是不去便会头晕的理由,让御凤檀最后不得不答应。

    出了府门,云卿顿时有一种放风的错觉,实在是因为这些日子,天气冷,而御凤檀也不允许她私自外出,在府中闷坏了。

    坐在马车里,御凤檀朝着易劲苍吩咐道:”力求稳,平,慢一点也无妨。“

    晓得他是顾忌自己肚子里的胎儿,云卿靠在他宽阔的臂膀内,轻声笑道:”如今快三个月了,孩子也在肚子里越长越结实,你不要担心害怕,总让我自己觉得跟玻璃人儿似的。“

    御凤檀慢慢地抚摸着她优美的背部,轻声道:”在我心中,你就是玻璃人儿,和玻璃一样需要好好保护。我希望你和孩子都能平平安安的,不要有什么意外。你知道我多么希望有一个你和我的孩子,这样就是一个完整的家了。“

    说着,御凤檀的手臂收紧一些,语气里含着淡淡的轻愁,让云卿感受到他话中的含义。御凤檀自幼就没有母亲疼爱,稍微大一些,又离开了父亲的身边,即便他再聪明,再独立,还是免不了对一个完整的家庭有着最本能的向往。

    所以,他那么迫切的想要一个孩子,大概是有一种心理,将自己童年缺失的,全部补给孩子。

    她紧紧的搂着御凤檀,双手抱紧结实的腰,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一声声稳健的心跳声,朱红的唇微微勾起,眼底带着温暖又幸福的光芒,”我们会有孩子的,而且孩子肯定会像你一样俊美,像你一样聪明。“

    御凤檀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我想要个女儿,像你一样的女儿,看着她一点点长大,肯定会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

    可是她想要一个像御凤檀的儿子……

    像是看穿了云卿的想法,御凤檀将额头抵在云卿的额头,吻了吻她的鼻尖,”不要着急,我们先生个儿子,再生个女儿,若是你还想要的话,为夫还可以继续努力……“

    两人正浓情蜜语的时候,外头传来易劲苍的声音,”世子,汾阳湖到了。“

    若是没有那浮尸的传说,汾阳湖其实景色十分的优美,周围有参天的高树林立,即便是冬日,这里气温也比其他地方要高一些,常绿的大树一棵接着一棵,入目尽是深绿。

    如今正是冬季,显得冷清了些,若是夏日里站在这里必然能觉得清风暖暖,更是一番美景。可是此时,能看到的都是朝廷派出的士兵守在旁边,一队队的围着汾阳湖周围进行巡逻。

    云卿远远的便瞧见那汾阳湖如同一块水色通透的翡翠一样,湖面静静的清透不已,冬日里也不结冰,像是触手便会弄碎一般,她走到了湖前,目光落在湖水之中,”就是这里吗?“

    御凤檀点头,”若不是昨日里刚打捞上一具浮尸,我也很难想象这个湖里面怎么会出现浮尸呢。多好的景色偏偏被那尸体弄坏了景色,使人没了兴致。“

    云卿围着那湖边走了一圈,昨天打捞了上来,也就是说着两天是不会有尸体的,”这里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守卫着?“

    御凤檀一手横在胸前,一手支着下巴,声音磁性悦耳,”是的,莫说一个人呢,就是一只鸟、一只老鼠跑过去也必然会被人发现,浮尸偏生就无缘无故出现在了那湖里,本来已经被压下去的流言就再次被掀起了。“

    云卿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在湖边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那些浮尸的身份你们都查出来了吗?“”查出来了,都是一些突然消失的百姓,然后过了不多久之后就会出现在这个湖上,如今那尸体都还放在了京兆府尹之中,还没有通知家人,主要是怕消息扩散了出去,在民众的心里造成不好的影响。“

    云卿点点头,一般对着御凤檀道:”可惜了此处的好风景,我们在这周围看一下吧。“

    湖边的一切御凤檀早就摸的清清楚楚了,云卿也不再多说,趁着这次能够出来的机会,她也在周围好好的看看,一边赏景,一遍散心,还能理一理思绪。

    御凤檀与她并肩走在道上,周围的鸟儿不少都已经死去,此时听不到什么鸟叫声,只有山水间特有的清新气息,令人心肺复原,无比清香。

    御凤檀拉着云卿的手,觉得即使这样和她不说话,光是散步也是一种幸福。云卿亦是觉得如此,两人在一起之后,多半时间都是在府中,或者是处理其他的事情,很少有像现在这般牵手出来看景,虽然还是有公事在身,有此般的情形也倒是惬意的很。

    不知道走了多远,似乎听到前面有层层的流水之声,云卿便觉得迎面有一股水汽扑来,不禁拧眉望去,”这前面也有湖?“

    御凤檀摇了摇头,”我倒是没有来过这边,不过我们可以过去看一看,有山有水才是好风景。“

    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小水池,里面的水清清透透的,在日光下折射出宝石一般的光芒,看起来还是十分的舒服,映衬着那水边摇曳的水草,更是水清草绿,令人眼目一舒。

    云卿忍不住的过去,用手扑了扑那水,水是凉凉的,居在手中也透着清气,她看到那旁边小溪注入了河水之中,对着御凤檀道:”此处小泉里的水看样子都是山上的溪流积聚而成,水很清澈。“”恩。“御凤檀一面说着,一面拉着云卿,”冬日水凉,你还用手去碰,真是越来越小孩子气了,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云卿任他握着自己的手一根根的将冷水擦干净,目光还是忍不住的朝着清透的水面望去,看着这景色,即便是冷一点,也舒服,她朝着御凤檀道:”这池子不大,你说这溪水一年四季的往里注,它的水去了哪里呢?“

    这句话惹得御凤檀本来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凝固了,他侧目望着云卿那绝美的侧面在雪光反射下染上了一层光辉,狭眸里更是透出靡靡的色彩,一下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

    云卿还没有明白他说了什么,就被他搂在了怀里,温热的唇落在了额上轻轻的吻了两下,”卿卿,我终于知道那浮尸是怎么来的,这个谜题我马上就要解开了!“

    云卿睁着一双迷蒙的水眸望着御凤檀,看着他脸上欣喜的表情,这么快就解开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御凤檀点了点她的鼻子,在云卿的红唇上亲了一口,道:”这都是你的功劳,卿卿,你真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只要带你一出来,这一切问题都迎面可解了,走,我们现在就去把这个谜团揭开吧!“

    瞟到旁边一脸面无表情的易劲苍,和满脸通红的流翠,云卿顿时红了耳根,轻捶了一下御凤檀,低声斥道:”你胆子越发大了,这里你也敢,流翠和易劲苍可都是未嫁未娶的……“

    御凤檀一笑,”看见了有什么关系,若是你担心,反正他们一个未嫁,一个未娶,不如我做主给他们配成对如何!“”不要!谁要嫁给这个死木头!“流翠闻言,跺了一下脚,大声喊道,两只眼睛气鼓鼓地盯住易劲苍。

    御凤檀和云卿皆是一愕,本来只是开一下玩笑的,怎么流翠反应这么大,还骂易劲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御凤檀目光投向易劲苍,易劲苍面无表情,摇了摇头,但是耳根却可疑的红了起来。

    嘿嘿,这两个人不对劲哦!

    御凤檀促狭的一笑,不过,现在还是解决了要紧事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