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大结局之四 终篇6 文 / 醉疯魔

”没见过哪个做爹的像你这么激动的,等一下会怎样呢,真是急巴巴的跟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    他说的话御凤檀其他的一点也没听到,唯一便是抓住了重点的三个字,惊喜的喊道:”我要做爹了,对不对?我要做爹了!“

    他顿时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站到了云卿的身边,双手本来想抱着云卿,又怕碰坏她似的放下,围着云卿绕圈圈,”瞧,我没说错吧?!我就有感应,定然是有了!“

    汶老太爷眯了他一眼,”臭小子,看把你高兴的,过了这么久才有,有什么了不起啊,急急忙忙的把我拉来就是这个事,害的我以为宝贝徒弟出了什么事情呢“

    御凤檀笑眯眯的道:”这还不是大事?那什么才是大事?对我来说这可是比天还要大的事!“

    御凤檀对云卿的好,汶老太爷是看在眼里的,此时也不在笑他,任御凤檀在那激动。只见御凤檀的面上出现孩子一样欢喜的笑容,蹲下来,一脸兴奋地问道:”来来来,给我听听,看他在里面会不会踢人啊!“

    他手指在云卿的肚子上摸摸,一脸兴奋的想要将耳朵贴上去,那模样弄的云卿都有几分不好意思,推了推他道:”现在哪里能听的到声音?他还没长大呢“

    云卿虽然没有怀孕过,但是抚安伯府的时候,谢氏怀孕她在身边的,知道怀孕要到几个月的时候才能听到胎动和心跳,此时看了御凤檀的样子又觉得有些羞涩,又有些好笑,心里更多的是一种甜蜜的欢喜。

    汶老太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站起来一把拉过御凤檀,道:”你不要丢人好不好,如今你那孩子在肚子里面还只有黄豆大小,你能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又能摸到什么!真是丢死人了,御家怎么有你这样的笨小子!“

    看过欢喜的,看过激动的,可激动成这样子的,汶老太爷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眼睛里除了激动外还含着一股从来没见过的紧张,他嘴上骂着,心底却是泛着一丝暖意。

    御凤檀此时心情十分的雀跃,也丝毫不在乎他的骂语,望着汶老太爷,两眼尽是期盼,”有什么是要注意的吗?能不能下地走路啊,每天是不是要睡的床上养着,要吃什么东西?是不是要喝人参炖鸡汤?“

    那一连串的补品说出来,足以让身边的人咋舌,云卿更是目瞪口呆,这御凤檀到底以为她是怀孕,还是得了重病啊?”哎呦!“,汶老太爷哈哈的笑了起来,他乐不可支的看着御凤檀那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唉哟,我说臭小子,你平时这么聪明,怎么到了这件事上怎么傻得这么可爱,谁告诉你怀孕了就要坐了床上一动不动,还要每天不停的吃,哪里可以这样,若是吃的太多,胎儿太大了,生出来才麻烦呢,你真是什么都不懂啊,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御凤檀横了他一眼,”你笑吧,这有什么了不起!学一行精一行!“”好好好,知道你对你们家夫人好,就不要在我面前再说了!“汶老太爷十分不满的吹了吹胡子,”真是的,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若是没有的话,我还要回去继续看医书!“”哎?别那么快走!“御凤檀喊住了他,”汶老头,你以后每天都要过来给云卿把一次脉。“”每天过来?“汶老太爷气鼓鼓的望着御凤檀,”要不要这么夸张,她可是我徒弟啊,若不是什么大事情,哪里有她搞不定的!“

    汶老太爷十分的气愤,也不知道是对御凤檀低估了自己的徒弟,还是因为他每日里要跑到这里来,眼睛鼓的大大的瞪着御凤檀,传递着自己的不满。

    那样的目光御凤檀似乎没有瞧见一般,小心翼翼的护着云卿,”那不管,这时候她怀了胎儿,怎么能够每天给自己把脉呢,这不是容易分心吗?再说还是你的医术好,我才能放心,今日这脉若不是您把的,其他的人我还不相信。好,就这么说定了!你现在先回去吧,明天要记得来啊,否则的话我就去你府上给你抓过来!“”哎呦,我怎么会认得你这个臭小子!“汶老太爷说的是气鼓鼓的,然而眼里也是一样的闪亮,他自小看着御凤檀长大,云卿又是他的关门徒弟,关系自然是不一般。

    他刚才把了云卿的脉,前三个月就是御凤檀不说,他也会着紧的,”也行,我听说你王府里珍藏了不少书,我每日里过来也要有条件,你便将那书借我看一看!“”就这么说定了!“御凤檀丝毫不以为意,转过头来扶起云卿,”日后你什么事也不要做了,免得劳心劳力,多多休息。“”没事的,怀孕而已,又不是受伤,只要不磕碰摔倒就没事。“云卿温柔地说道,希望自己家这位紧张的夫君能够不要将她看的这么”重“,他这般姿态,实在让云卿觉得自己好似手脚都不能紫如形容了。

    而流翠也是捂着嘴,偷偷地发笑,平日里翩翩如玉的世子此时就像个孩子一样,一会儿紧张地皱眉,一会儿又嘿嘿的发笑。这可才刚怀孕,接下来世子妃的十个月,可都得被捧在手心里,连吹口气,只怕世子都要心疼许久。

    得知云卿有孕,沈茂和谢氏两人在府里满面笑容,吩咐李嬷嬷将府中最好的补品取出来,送到瑾王府里去探望云卿,还早早就去物色合适的奶娘,产妇,怕御凤檀和瑾王两个男人处理不好。

    安雪莹听到消息后,也前来问候,瞧着云卿的肚子,眼睛里都是好奇的光芒,”云卿,恭喜你。“”谢谢你。“云卿手覆在小腹上,那份喜悦从内往外散发出来,令她的面容有一层珍珠般的光辉,看了便觉得柔和婉润。

    安雪莹暗道,这就是母爱吧,她小心的走到云卿的身边,”瞧着你如今有了,我也开心,不知道送点什么给他才好。“

    云卿摇头道:”不用辛苦了,你身子不好,还耗神做这些,多休息一下才好。“她瞧着安雪莹白的透明的肌肤,只觉得她身体还没以往好了,想起安初阳的事,笑容也敛了几分,”安初阳的身体已经好全了吗?“

    安雪莹听了这话,目光里有些淡淡的,点头道:”好了。只是这两年,哥哥倒是真流年不利,前后受了两次重伤。父亲急得慌,总让他早些娶妻子,可他怎么也不肯,只说没遇上合适的。“

    安初阳喜欢云卿的事,安雪莹是知道的,但是云卿都嫁人两年了,自己兄长还是忘不了,她心中又有些怅然,若是云卿嫁给自己的兄长多好,可是世子对云卿又是一等一的好,她这么想,又有些不对。

    云卿瞧着她闪闪的目光,便知道她在想什么,安雪莹也不是一个心思深沉的人,有什么都能从那双清透的眼眸里看出来,她微微一笑,”是缘分没到,缘分到了,遇见命中注定的哪一个一切就不是问题了。“就像她和御凤檀,不在一个都府,甚至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可他们还是交集了。

    走到现在这一步,谁说不是缘分呢。

    只是相比安初阳,云卿更关注的是安雪莹,”雪莹,你呢,当初池墨的事情你还记得吗?“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当初池郡王府的事情也渐渐被人遗忘。安雪莹不论是外表,还是家世,都是上层的,来提亲的人也不少,可久久都没听到音讯。

    安雪莹低着头,手指轻轻掐着袖边的花纹,”我……有些怕。“怕万一到时候还遇见池墨这样的人,又没来及发现,她嫁过去该怎么办?

    云卿拍拍她的手,望着她沉思的样子,笑道:”不要怕,这世上的人不都是每个都如此,总会有好男人在等着你的,我相信这一次安夫人一定会细细挑选,给你挑选到一个最合适的。“

    安雪莹这才点头,云卿这么说,她一定可以寻到自己幸福的。

    五皇子坐上太子一位后,渐渐展露了他的才华,他为人温润有礼,礼贤下士,对待大臣公私分明,谈论起来之后,大家又发现他博学多才,渐渐的朝中的人心也有了归向,朝政上的大部分事情都已经在由他处理,除却还没有正式登基,其他的俨然就是一位帝皇,只待明帝下旨或者驾崩后,他便顺利登基。

    然而就在这一切看起来都要安定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转折性的事情。

    京城的几个大湖,河流之中,不断的有死鱼出现,刚开始的时候人们还没有注意到,以为只不过是因为一些意外而造成鱼大量死亡而已,结果日子一天一天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动物死在了湖中,就连树上的鸟儿飞着飞着便掉了下来。

    这样的情形终于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而与此同时,一切越来越变本加厉,除却以前会死动物之外,甚至在湖中会人的尸体,而且报案到朝廷之中,完全找不出任何的原因。

    这种奇怪的现象甚至传出了奇怪的流言,说五皇子根本就不是明帝的亲生儿子,所以他坐上了皇位以后,天地不允,异象屡现,为的就是警醒大家莫要混淆皇室血液。

    这一日,太子听政下朝,唤了御凤檀到了养心殿中,现在的太子身上着了明**的龙袍,在温润之中又添加了一丝龙子的威严,他望着御凤檀,脸色有着重重忧心,”凤檀,这京中的流言你是否可曾听到?“

    御凤檀自然是听到了各种各样的流言,他想了一想,今日太子将他叫来,必然是与这件事情有关,这样的流言对于太子来说实在是不利,”我听过一些。“

    太子摆了摆手,”这些事情都已经到了我的耳中,你也不是听的一些了吧。在我面前何必拘束呢,这些话我倒是听了不少了,你看这折子上都说民间传的沸沸扬扬,甚至有人说要我去滴血认亲,看是不是父皇的骨肉。“

    他说话之中透出了一种无奈。刚刚稳定朝政还没有多久,朝政还只是刚刚整理出表面的平静,又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看着太子消瘦了的形容,御凤檀知晓,他每日每夜都在为朝事辛勤,目光落到折子上的话语,思索道:”这上面倒是记得详细,我也听说湖中无缘无故死鱼,还有这流言,起的是莫名其妙,让人十分的不解。“”哦?你怎的不解?“太子对他的这句话十分的感兴趣,温润的目光之中带着深藏的睿智,望着御凤檀说道。

    他跟御凤檀之间,虽然两人的交集不算多,但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面对着这个逍遥闲适,张狂不羁的世子,他知道此人并不简单,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就鲜少有做不到的。

    那一派潇洒的模样不过是用来在外迷惑人的罢了,若是谁被他嘴角的浅笑迷去了心神,就会马上意识到自己错误的低估了对方。

    两人在养心殿中,没有在外面那些拘谨的,御凤檀指着那折子上眯着眼睛道:”你瞧,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在陛下登上了帝位之后才发生的,这证明了一切都是针对陛下您。若是说天灾人祸,只是死鱼死了,换做我的话,我也做的到,算不了什么本事。“

    御凤檀说这话没有一丝夸大的消息,因为他知晓这天下有许多神秘的东西,比如南疆的蛊毒,世界上就只有南疆的人可以解释。

    那么若是以蛊毒来杀掉那些鸟儿鱼儿是十分的简单,而且不用蛊毒,精细的用毒高手也一样能控制得到。

    这想法与太子不谋而合,他今日唤了御凤檀,他看着御凤檀眼底露出了点点的希望。”世子与朕所想一般,但是这件事情在百姓之中,在百官之中造成的影响远非你我认为就能解决的。

    如今京中传的沸沸扬扬,随着时间的推移,定然传遍大雍,到时候造成的影响面积大了,就会对我还是大雍造成影响。

    如今这大雍的情况,世子你也明白,两年之内经历了这么多大乱,若是在发生其他的变故,我想虎视眈眈的西戎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谓内忧外患,便是今天的这个情况。“

    在明帝在位的时候,地震旱灾已经将国库消耗了一大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混乱,造成了内忧。再出现这等谣言让民心不稳,对于一个统治者来说这确实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御凤檀看着太子,这位皇子并不像四皇子看起来那般的冷酷过人,也不像三皇子那般的圆滑,但是偏生他的身上便有一种看了便安心的力量。

    不知道为什么,他跟五皇子之间之前都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其后是因为明帝的事才一起合作,却偏生觉得这种感觉十分的熟悉,好似两人之间的气息十分的相投,可能就像那书上写的,一见投缘。”太子殿下有何事吩咐臣去做呢?若是臣能做的到,必然尽力而为。“

    有时候与聪明人说话就不用说的太多,太子眼底流露一丝赞赏,”刚才世子你也说了,这事情必然是有人在暗中操作。你之前的三皇子、四皇子的人都对帝位曾经觊觎不已,最后虽然三皇子、四皇子已经被陛下处理了,然而不知道他们的余党是不是还在暗中窥视,等待着机会,或者还有其他居心叵测的人散发了这个流言,所以我想要你去查一查,究竟是什么人在暗中捣鬼。“

    既然太子如此说了,御凤檀也不会推卸。

    他一路回到了家中,将今日太子的事情说了一番,云卿听了之后,露出了淡淡的疑惑,如墨的眸子在凤目中微微一转,道:”太子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依照陛下的情况,他不日就会要登基。如今出现如此大的波澜,有时候流言的力量不能让人忽视。特别是在百姓心中,很可能一个流言传久了,也就会变成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