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254 迷情 文 / 醉疯魔

    她缓缓地站起来,身子往前一倾,那清透的池子里溅起无数的水花,霞红色的身影在那点点晶莹之中,缓缓地沉落……

    “噗通”一声,接着又是一个落水的声音,只见一道浅蓝色的身影迅速的坠落到了湖水之中,紧接着章滢便感觉腰间被人紧搂,整个人呼地一下逃脱被水包围的窒息感,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她大大呼吸了两口之后,视线落在了抱住她的人。

    苍蓝的天空之下,一张平和温润的面容上有一对黑似深空的瞳仁,正俯视着她,发上的水珠一滴滴的掉落,眸子里在看清楚怀中人儿的面颊时,露出一抹惊诧,音色温润若溪水流淌,“原来是珍妃娘娘。”

    这样的样貌,在京中的皇子里,也只有五皇子了。

    两人的身体靠的这样近,章滢很不习惯,面色淡淡地道:“多谢殿下相救,还请将我放下来!”

    似乎对她淡淡的脸色有些不满意,五皇子纹丝不动,手臂依旧牢牢的抱在她的腰上,“相救?难道你刚才不是想要自杀吗?”

    自杀?章滢皱了皱眉,她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若是今日刚和明帝在安初阳面前发生了关系,紧接着她就自尽,这里头的含义简直就是不言而喻。她死了倒是轻松,安初阳呢,舅舅和舅母呢,明帝要是转怒到他们的身上,那她之前的隐忍和努力不就是白费了么?

    不过今日她心情不好,也不想对这些皇子去解释什么,当她是自杀的就自杀了吧,她闭了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沾染了露水,无视五皇子的问题,“殿下,总之今日之事我会感激你的,麻烦你松开手。”

    五皇子俯身看着章滢,望着她一张沾染了水气之后愈发绝艳凄美的面容,嘴角竟然颇为邪气的一笑,手指加重了搂在她腰间的力道,戏谑道:“噢,这么说,珍妃你不是要自杀,我猜你大概站在池边,不小心滑下了池子的。”

    望着五皇子的笑容,章滢很难想象,这就是平日里人们所说温和的他,这一瞬间,夜色从背后射过来,他的面容笼罩在一片阴暗里,唯有一双眼眸发亮,似夜里的两颗星子,偏生又有一种邪气横生,好似暗夜里被附身的公子,化身为黑暗的妖精,这一瞬间,让章滢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她皱起了眉头,却是看他这样的笑容有着几分不顺眼,语气也自然冲了起来,冷笑一声,“不是你说我要自杀的么,这会说不是自杀的人也是你,黑的白的任你说了就得了!”

    看到她眼底对他的一丝厌恶和冷漠,五皇子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复又用下巴往前点了一点,“我想,一般人也不会找这样的地方自杀的,除非她只是想泡一下露天的池子。”

    闻言,章滢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略微低头望去,看到的一汪清水荡着一圈圈的涟漪,倒映出她惊愕的眼神和雪白的小脸。

    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此时她是被五皇子抱在怀中,而五皇子是站在池子里的,那就是这个池子最多只有她齐腰高那么深……

    而她刚才确实不是自杀,而是踩到了池子边的青苔,不小心掉进水里,那时候人太慌张,也不晓得水池到底有多深,一个劲的扑腾,谁知道这水池只有这么深呢!

    忍住脸上的羞红,章滢咬牙道:“这么浅的水池,砌了做什么,哪个奴才设计的,太不美观了!”

    看着她艳丽的面容在夜色中依旧以看得见的速度染红,五皇子嘴角忽然莞尔,这个珍妃倒挺有意思的,明明自己丢脸了,赶紧自言自语,自欺欺人般将责任推给其他人,这样的行为,让他一下子想到小孩子,像是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就以为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微微一垂眼,目光落在她因为挣扎而散开的衣襟上,莹白的颈部到肩部,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痕迹,新鲜而鲜艳。他的眼眸一深,忽然冷笑了一声,“既然珍妃已经知道了池子的深浅,那我也放心了。”说罢,长臂朝两边一展……

    章滢顿时失力,毫无预兆的再次摔进了水里,哗啦的水花溅起中,她的视线看到五皇子一步步朝着岸上走去,心中充满了愤怒感,这个五皇子,开始就抱着她紧紧不放,现在一个字不说,任她跌落到水中,连一个招呼都不说。

    预先知道了池子的深浅,加上跌下去之后又没多高,完全不疼,她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笃笃的冲到岸上,一身湿淋淋冲了过去拦住正在走开的五皇子,“你是故意将我丢下池子,是不是?”

    五皇子面色已经恢复平日淡然的模样,只是在淡然之中还有一种冷漠,章滢也不知道怎么,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莫名的不舒服,被丢的人是她,应该冷漠的人是她,怎么五皇子那副样子好似被人伤害了一般。

    她怒瞪着五皇子,胸口翻滚的怒意在眼底起伏不定。

    前路被拦住,五皇子顿住了脚步,他在三个皇子里,身高是最高的,比起身材高挑的章滢也要高上一个头,所以看章滢的时候,眼帘会微微往下,显得特别的疏冷,但是说话还是他平日里温柔的音调,“珍妃不是让我放下你吗?我听从你的指挥,将你放下了,你又觉得还是被男人抱着比较舒服吗?”

    尖利的话语无情的刺向章滢,她蓦地一愣,抬头望着这眉目俊秀的男子,发现他的容貌乍一看确实不如四皇子惊艳,然而越看却是越有一种韵味,甚至会觉得长成这样的男人也许才是最好看的。

    那眼望下来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无比的温柔,像是在深情的说着情话,可是此时的章滢只觉得无比的冷,她皱紧了眉头,“你说什么?”

    五皇子的视线再一次逗留在她丝毫没有留意到的脖颈处,心中翻涌上来一股复杂的滋味,宫灯照射过来的光线,使他眉眼显得格外的凌厉,

    “我说什么,珍妃难道不懂吗?这宫里的谁人不知道你借着给小十做伴读的机会,打听到父皇的行踪,与他假装意外相遇,发生露水情缘,然后将父皇迷得发动全宫的人寻找你的时候,你再矜持的等待最好的时间出现,一跃成为了珍妃!”

    他说着,嘴角勾了一勾,“今晚父皇还是去的未央宫吧,一年半了,他对你依旧圣宠不衰,只怪我开始没看清楚池子的深浅,还以为哪个想不开的小宫女被欺辱了要自杀。正受宠爱的珍妃,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要轻生。”说罢,还自悔似地摇摇头。

    “嗯?所以呢?五皇子就要以恩人的口气,在这里教训我吗?”听着这一句句的话,章滢怒极反笑,迎着五皇子的视线,反问道。宫里的传言怎样她不知道,但是像五皇子这样当面说出来的人,确实不多!

    她承受了这一切还不够,这些人还要对她恶意毁谤,若是能让她选择,她绝对不会想要进到这里来,过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强压在心中的愤怒似乎在今夜找到了一个突破口,章滢的眸子因为愤怒愈发明亮。

    微微挑了一下眉,五皇子看着章滢怒意灼烧的眼眸,“教训?”

    章滢冷笑,带着一丝无赖,“那不然是什么,你说了半天,不就是表示一下高高在上的存在感么?既然你明明知道我不会淹死在池塘里,那还跑过来装作一副救人的模样,要么就是你想要我记住你的恩情,要么就是其实殿下你早就看出了是我,舍不得我掉进水里,故意装作以为我自杀的样子来救我,否则的话,你刚才怎么抱着我不放手!”

    五皇子看着章滢的脸色,眸底闪过一丝恼怒,他刚才怎么会觉得这个女人纯真得像孩子,明明就是一副狡猾工于心计的模样。

    若不是这样,也不能让父皇迷恋这么久,还次次在宫中化险无疑,他抿紧了唇角,望着她道,“要这么说,那本皇子也可以认为,珍妃你是不是故意在路上等着,看到本皇子来了,就跌下水中,等着我来救呢!”

    五皇子性格温柔,是全宫中都有名的,若是看到有人眼睁睁的在他面前落水,依传闻中他的性格定然是会出手相救。

    章滢听到他的话,顿时全身燃起了熊熊的火焰,一张小脸通红,什么叫做她特意在这里等着五皇子路过猜掉水的,她还不至于这么无聊啊。

    虽然她知道明帝最近处理事情,将皇子朝臣半夜召进宫来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她绝对没对什么皇子打过注意,她冷笑一声,“殿下太自以为是了,若我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秀女,想要借着月色良好,与殿下来一场艳遇,还说的过去。刚才殿下也说了,我是得宠的妃嫔,还用的着去对殿下你有什么想法么!”

    果然是这样,她就是很满意自己处心竭虑谋来的妃位,五皇子脸色一青,想起刚才自己冒然的举动,脸色又是一白,“那你在那不足半人深的水中扑腾做什么,那不是引起路人的注意是什么,而那个时候的路人,除了本皇子,没有其他人!”

    “我喜欢扑腾不行吗?夜色正好,凉风爽快,没事泡一泡滋养皮肤!”章滢一身的躁怒,那湿了的衣裳贴紧在身上,她丝毫不觉得冷,只恨不得让人看看五皇子这幅样子。

    什么温润如玉,谦和沉稳,那都是谎言!

    五皇子不屑道:“要泡澡,不会去在宫里泡么,你出来是要展示你受了父皇多少宠爱么?”

    想他本来也是不想管闲事的,头先也不知道怎么了,头脑一热,就冲过去救了人。这下可好,救了人没有一句感谢,反而被人说是故意去占便宜的。

    章滢深呼吸了一口气,顺着他视线摸了一下脖子,才发现衣裳上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掀开了,那上面的印记……

    她用手捂住,又是羞,又是怒,被人看到这样的痕迹,她再怎么也觉得不好意思,但是余光掠过五皇子的眼神,看到里头的鄙夷,她就没办法冷静,

    她秀眉倒竖,瞪着五皇子冷笑,“是啊,我就是要展示宠爱的,殿下不就是过来了么,你说我攀炎附势,说的没错,我就是愿意攀附年纪比我大上快两倍的陛下,也不会看上殿下你……”

    “是么,那就看看会不会看上!”

    章滢还没明白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再次被搂进了一个怀抱,紧接着就有一个吻覆盖上来,她惊慌失措的想要大喊,“你放开……”

    “珍妃可要注意了,若是喊的太大声,将侍卫喊过来了……”五皇子的身子陡然靠近,将章滢搂紧,感受到怀中的人儿如同按了暂停键一般停止了声音,嘴角微微的一勾,谁知下一秒,就被欺上来的贝齿狠狠地在唇上咬了一口。

    他吃痛的掐紧了章滢的下巴,强迫她松开锋利的牙齿,眼睛露出痛怒,呼道:“你是狗呀,竟然咬人!”

    章滢斜抬着头看着五皇子一张俊脸疼的皱起来,磨了磨牙齿,得意的一笑,“想要占我的便宜,你以为除了大喊,我就没别的招数了吗?看你下次还敢擅自亲我么!”

    这一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预兆,章滢眼前的光亮迅速被放大的俊脸笼罩住,两瓣唇瓣发狠的盖在了她的唇上,那力道,不像是在吻,似乎积蓄着无尽的怒火,更像是在唇上碾磨。

    大概是为了防止她再咬,他就只在外面逗留,丝毫不去往里去,章滢在他的控制下,张口都没有办法。

    她拼命的捶打着侵入的男子,手指在他身上狠狠地掐着,却发现怎么也没有半点用,五皇子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小痛小痒,反而章滢打在那结实的肌肉上,自己的手掌反而先痛了起来。

    男女力量上的优势决定了此时她只能受制,任人占着便宜。

    终于她停下了手,而男子似乎越吻越起劲,渐渐的手掌也扣在腰上,呼吸也渐渐的加急,章滢的眸子一闪,猛地抬起手来,对着他的眼角,狠狠的砸了下去。

    “唔……”

    低闷的一声,五皇子痛得松手捂住眼角,连连往后退开几步,以他露出来唯一的一只眼睛,望着章滢,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你还打我?”

    章滢全力以赴的一拳,力道自然是不小,眼角被砸的生疼,他的声音更是怒火交加,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你身为皇子,敢碰父皇的妃子,难道不该打!”章滢狠狠地盯着他,擦了一下嘴唇,痛死他了,这个五皇子绝对是个暴力狂,和他接吻真是折磨。

    疼痛缓了过去,五皇子慢慢的站直了身子,松开了手,露出已经微青的眼角,“不是你说我吻了你的吗?既然你都给我安上了罪名,那至少要让我知道犯罪是什么滋味!”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了,看着平日里在人前高贵的珍妃,露出一副泼辣野蛮的样子,望着她那双充满了勃勃生机的眼眸,真的没有办法将她与父皇的妃子划上等号,只以为是模样相似的两姐妹而已。

    说实话,她生的确实漂亮,但是现在也是真的不好看,眼角的妆也花了,额间的花钿也歪了,唇角的口脂浅浅淡淡,斑驳交错,就像是一副褪色的画儿,美景还在,污点太多。

    可是当看着她说话时,那股活泼的劲儿,那闪闪发亮如猫儿一般灵动倔强的眸子,他就忍不住想要将那嘴唇堵上,尝一尝究竟是什么滋味。

    月色下被锦缎勾勒出来的曼妙曲线,如同山峰起伏不定,在夜色之中,如烟似雾,他只觉心神荡漾,情不自禁。

    当他抱住她的时候,只感觉那散发着冰凉气息的身躯,散发着妩媚的香味,沁入他的心肺之间,心口一颤,全身如同沉浸在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之中,让他忘记了一切。

    甚至忘记了这是在皇宫之中。

    这是个危险的讯号,他明明只是想救一下人,却为了她在这儿逗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此处偏僻,他若是抄小路出宫,也不会到了这里,可也难保不会被人发现。

    “你!”章滢想起,刚才五皇子说是要吻她,可是最终没有吻下去,是她以为对方要亲,才狠狠地咬上去的,可是面前这个人实在是太无耻了,做了这样龌蹉的事情,还说的好像是她强迫了他一样,一副大义凛然,镇定自若的模样!

    她气的全身发抖,五皇子已经拍了拍弄皱的衣裳,动作优雅,带着皇族才能培养出来的尊贵,看了她一眼,“天色不早了,明日还要早朝,珍妃娘娘,多多保重。”

    他此时又恢复了平日里那副闲庭自若,温润如玉的模样,一抹衣袂轻飘飘在夜空里划出华丽的转身弧线。

    章滢怒到极点,这皇宫里就养不出一个好胚子,一夜的遭遇让她什么也顾不得,左右找了一下没看到石子,这花匠也太努力了,视线停在自己的鞋子上,她迅速的拔下,朝着五皇子的后背砸去,“砸死你个该死的!”

    五皇子走的轻若春风,看似悠闲,但是警戒心却很高,转身将那只鞋抓在手底,冷哼一声,“想要把鞋子交给我做信物,我不会要!”说着,就将鞋子朝着水池里一扔,动作精准无比,再拍一拍手,不带走一片灰尘的消失在章滢的面前。

    **!谁要给你做信物了!

    章滢右脚踩在左脚上,夜里的石子路十分的发凉,她气怒过后,全身都开始冷的颤抖,一蹦一蹦的跳到池子边,望着在中间漂浮着的那只镶嵌了珍珠的绣鞋,又咬牙切齿的将五皇子骂了一顿。

    可她到底不能光着脚丫子回寝宫,若让人看到了,岂不是大过。刚才她怎么了,怎么会跟五皇子闹起来。要是他告诉别人自己夜晚在这里怎么办,不过,他狗胆包天的亲了她,一定没那胆子跟其他人说,除非他不想当皇帝了!

    章滢想了一会,最后还是不得不忍着寒意,跳入了水中,将鞋子打捞起来,穿上之后赶紧朝着未央宫的方向跑去。

    到了殿内,一直等着她的米儿看到一身湿漉漉的,连忙拿了衣物来,将她身上打湿的换下,又拿了暖水炉放到被褥里,另外给她煮了一碗姜汤,才得空问道:“娘娘,你怎么弄的一身都湿了,外头没下雨吧。”

    章滢捧着热乎乎的姜汤,身上的寒意仍从骨子里不停的冒出,她眼眸眯紧,寒意闪动,“在路上看到一条野狗,对着我乱吠,吓得我跌倒水池里去了!”

    “啊!”米儿先是一怔,宫里面哪里来的野狗,然而再一想,估计是遇到了其他什么人,看章滢不说,她也没有再继续多问,只催促道:“娘娘,姜汤要趁热喝,你赶紧喝了,奴婢再给你盛一碗,你看你,脸都冻青了。明日要请御医过来给你把把脉。”

    “嘶……”章滢喝了一口姜汤,立即疼的咧嘴,她摸了摸嘴角,好疼,绝对是给五皇子那条野狗给咬得。

    她的妆容因为浸水,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嘴唇也冻的发白,所以米儿没有看出嘴上的伤痕,她以为是姜汤太烫,细心的将姜汤吹的更凉一点,然后劝章滢喝下。

    喝了两碗姜汤之后,身上也的确暖和了一些,章滢睡在烘暖了的被子里面,想起今日的一切,那双眸子又变得黯然了起来,再难过,再伤心,终究还是要继续坚持下去的。不过再想起来的时候,脑子里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记得舞剑那一段,反而会记起那个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的人,在心底反复的咒骂。

    御南弦,你真不是个好东西!人面兽心,衣冠禽兽,两面三刀,表里不一,虚伪,讨厌,无耻……

    当章滢渐渐忘记了那羞辱的事情,而将注意力转到了生气上,天越城外,有加急的快马,日夜兼程的将插着三根羽毛的紧急消息,送入京城……

    ------题外话------

    谢谢各位让醉上个月险险挂在第十的位置,五月又是新的一个月,也将是完结的这个月,继续坚持不懈求月票,希望能保持在月票榜上。

    谢谢亲499415104【2钻20花】,孟黎燕【1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