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199 文 / 醉疯魔

    重生之锦绣嫡女,199

    199

    瑾王妃和韩雅之大张旗鼓的来,毫无所成的又走了。残颚疈晓云卿望着她们那一行人的背影,秀眉紧紧的蹙起。

    “好了,别看她们了。”御凤檀拉着她的手,将妻子的注意力引了回来。

    云卿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接着吩咐飞丹带着青莲下去,差走了其他的丫鬟,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坐到了椅子上,闭着眼睛揉了揉额头处。

    御凤檀见她脸色虽好,但是眉眼间带着一股疲累,又按着刚才瑾王妃韩雅之到来的时间,转头问着流翠道:“世子妃用了午膳吗?”

    流翠被刚才青莲的事吸引走了心神,此时被御凤檀厉声一问,这才想起云卿自回来后,连椅子都没坐热,韩雅之这拨人就接连来了两回,莫说是吃饭,便是连茶都没好好喝上一口。

    “吩咐厨房立即弄两个新鲜可口的小菜上来。”不用流翠回答,单看她的面色,御凤檀就已经猜到了事实,顿时吩咐道。

    云卿这时才抬起头,摆手道:“不用了,我也没什么胃口。”经历了刚才那一幕,再饿,再好的胃口也真是倒尽了。

    御凤檀那里准她依着自己的性子来,和声道:“没胃口也要吃一点,若是不吃,对胃不好。”他说完,就朝着流翠点了点下巴,流翠看了云卿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立即就去了外面让人准备。

    御凤檀看她去了,也放心,流翠自然是知晓云卿口味的,他撩起袍子,坐到了云卿的身边,看她眉心紧皱,全身散发着一股难掩的冷意,嘴角的弧度略微收了收,道:“还在生气?”

    云卿摇了摇头,表情冷冷淡淡的,含着一股说不出的烦意,只是手指捏着额头,像是有越来越用力的迹象。

    御凤檀看她如此,伸手捞过她的手握在掌心,“你别不跟我说话,若是生气的话,那就打我好了,我让你出气。”

    他可怜巴巴的声音让云卿倏地一下坐直了身子,目光定定的望着他,“打你?打你有什么用?难道打了你,青莲的清白就会回来吗?难道打了你,青莲刚才被侮辱的一切就会没有发生过吗?”

    她一直强压住的怒意终于爆发了出来,望着御凤檀道:“她们要对付我,就朝着我下手,为何要朝着我的身边的丫鬟来?青莲有什么错,她有什么错,错到要被人侮辱!要失去清白,还要被人泼上私通的罪名!今天我挡下了,日后呢,她以后要怎么办,她的一辈子都会有阴影!”

    说着,云卿眼底就有一股酸涩之意冲了上来,她越想越气,狠狠的甩手,想要不要被御凤檀的握着,她只要一想到那两个女人是因为御凤檀的原因,一个是因爱生恨,一个是觊觎世子的位置,才用这样的手段对付青莲,她就忍不住的生气!

    不是针对御凤檀生气,而是除了御凤檀,她在瑾王府没有其他人可以让她展现自己这不够冷静的一面!

    御凤檀那里肯让她就这么甩脱,他紧紧的抓住她的手,看着她发怒到发红的眼眶,知道云卿那压抑的怒意发作了出来,他狭眸微眯,声音温和,“你不要生气,生气对身子不好。”瑾王妃她们的手段实在是太卑鄙了,拿着人家女子的清白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样歹毒的心思实在是无耻至极!

    云卿看了一眼御凤檀,他在自己的面前,总是脾气那样的好,此时眼眸里也是一副复杂的神色,但是口气是那样的温柔,这样却让她的心更是发疼。

    此时御凤檀也一定是很为难,瑾王妃再怎么也是他的母亲,就算对他不好,也是他的母亲,他能站在她这一边对抗瑾王妃,已经比世上的男子要好许多了,难道她还能怎样,让他去杀了瑾王妃吗?

    云卿叹了口气,平静了心里的怒意,凤眸里的怒意转为一抹淡然的神色,转头道:“她们这次对青莲下手,便是想要借着这件事,一箭三雕,除去了青莲,又连带上了我,最后顺便抹黑了你,说到底,要对付的人就是你。”

    这件事,云卿早就想明白了,若是他们只想对付青莲的话,早就可以让人下手了,他们之所以留着,就是为了将她和御凤檀拉下水,名声这个东西,对于勋贵之家,是十分重要的,毁了御凤檀的名声,是他们要走的第一步。

    “我知道她的目的是对付我,你是因为嫁给我而牵连,青莲是的贴身丫鬟,所以也成为她们的眼中钉,这一次是青莲,下一次也许就是你最得力的流翠了,你这么想,所以很生气,对吗?”御凤檀

    重生之锦绣嫡女,199,第2页

    慢慢地道,他在宫里得了消息,就是怕云卿对上瑾王妃会吃亏,毕竟瑾王妃的身份摆在那里,才立即奔了回来,她的怒意,他当然能理解,若是换做是他,他只怕早就忍不住上去宰了那个人。

    “因为我身边总是有人保护着,她们没办法下手。这次没有成功后,不知道下次又会是谁?”云卿看着御凤檀,徐徐的问道。

    御凤檀嘴角噙着有些残忍的笑意,轻轻的,慢慢地道:“你放心,这样的事情,不会有下次。”他不动瑾王妃,是出于一份人之常情,但是不代表他不可以动瑾王妃的手下。

    御凤檀很少去承诺什么,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也不是那么认真,就像是两人在闲聊一般,可云卿就是觉得他值得她可以相信,她不了解这是什么心情,难道每一个爱人都是这样相信自己的另一半吗?连她这样受过伤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相信他。

    但是,日后丫鬟们不要再担心遇到这种恶心的事情,她心里也放心许多,青莲那里,云卿也有了打算。虽然说女子的清白重要,但是外头一些有家业,但是又不是特别大的人家,一般看不上小户人家的姑娘,又娶不起大户人家的小姐,就会考虑勋贵高门里的大丫鬟,一般大丫鬟头脸都是整齐的,又都跟着主子见过世面,认得字,会算账,比起一般小户人家的小姐管理起家门内宅来要能干的多。

    而且那些受宠的大丫鬟,娶了回去,还能借和勋贵们搭上一分半毫的关系,所以不乏人求娶的,这些人对于身子清白并不是十分的看重,重要的是妻子的能干和贤惠,有不少大丫鬟都选择这条路,过的好的也不在少数。

    云卿打定主意,一定要给青莲挑个殷实的好人家,给她一份足足的聘礼,让她嫁过去后,日子一样能过的好。

    御凤檀那里不知道云卿的盘算,“青莲那里,我会帮你留意的,定然会不让她吃苦。”他知道,这件事虽然是韩雅之她们造的孽,但是云卿心底肯定是对青莲存了一分愧疚。

    云卿看着御凤檀,若不是因为御凤檀,她也不会对瑾王妃那么客气,夫妻间相互体谅才是正道,她微微一笑,轻声道:“谢谢你……”

    话还没说完,御凤檀的脸色便变了,一口过来将云卿的嘴唇含在了唇齿之间,霸道的在她的唇舌之间长驱直入,不留一丝缝隙给她,直到她气喘吁吁,像是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才松开,狭长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带着一股浅怒,“知道错了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落到了御凤檀的怀里,云卿目光还因为缺氧有些迷蒙,听到男子霸道的声音,抬头正对上御凤檀那绝丽的眼眸,深黑的瞳仁里映出如海一样的情意,她有些被蛊惑了地点点头,“知道了。”这家伙卖乖的时候最乖,霸道起来的时候比谁都凶。

    看到云卿如此乖巧的点头,御凤檀开心的一笑,在她的唇瓣上狠狠的再亲了一下,“若是以后再说,就要加强惩罚了……”说罢,笑眯眯的点头,似乎对自己这个决定很满意。

    莫名地,开始的那些气愤就这样的消失了,看着御凤檀那笑的好看,好看中又有点鬼的面容,云卿听到他那颇有深意的话语,脸上一红,没好气的伸手拉了拉他的脸,咬牙道:“大色鬼!”

    “疼自家娘子不叫色……”御凤檀侧头,趁机在云卿扯着脸颊的手上一亲,一副得逞的美样,害的云卿连忙收回手,斜睨着他嗔道:“瞧你那模样,还不是色鬼!”

    “就色,就色你……”御凤檀笑眯了眼,说着便低头往云卿的脖颈去拱,吓的云卿连忙大叫,“御凤檀,你个讨厌鬼,满脑袋想什么——”

    最后一句话戛然而止,因为云卿看到青莲正背着光站在门前,面色看不清楚,像是进退不得,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处。

    她连忙从御凤檀的怀里跳了下来,整理了下钗环和衣裙,本来想说青莲怎么不敲门就进门,但想起她今日所受的一切,心情必然是不好受,一时疏忽也是有的,又将话吞了下去,略微有点不自在的摸了摸鬓角,面色已恢复了原来淡然的模样,含笑道:“青莲,伤口凃了药,还疼吗?”

    因为烫坏的地方不能着衣,但女子的手臂又不能随便给外人瞧见,所以青莲外头披了件大裳,刚好可以掩住她的手臂,缓缓的走到云卿的面前,“世子妃给的药很好,擦了以后手臂清凉许多,也不疼了。”

    云卿见御凤檀坐在一旁,本来想看一看她伤口的念头便放下了,只站到她的面前,望着青莲发白的面色,疼惜道:“今日这帮举动,实在是难为你了,那滚水烫在手上必然是很疼

    重生之锦绣嫡女,199,第3页

    的,可那颜料染上去,看上去是没有问题,一旦用手摩擦,定然会掉色,我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让她们查无可查。”

    青莲点头道:“奴婢省得,若不是小姐帮着奴婢,现在奴婢已经不会站在这里了。”

    云卿点点头,微微叹了口气,“你伤未好之前就别做事了,好好的在屋中休息,这药膏没了告诉我,我去买来,只要坚持擦,以后不会有疤痕的。还有,你的吃食,我也会吩咐流翠她们注意,这个月,你要吃的清淡些,这样对疤痕的恢复有好处。”

    青莲一一听着点头,目光朝着坐在一旁的御凤檀看去,他懒懒的靠在椅子上,银丝袍子像是一抹月光泄在他的身上,越发显得他俊逸风流,见她望过来,嘴角浮着他常年所带的慵懒笑容,微微勾了勾唇。她心中一跳,目光带着一丝羞涩,惹得御凤檀不悦地拧了拧眉。

    他不会像云卿那样,对青莲充满了怜意,而且他素来就不喜欢女子对他流露出痴迷的目光,想当初,他和云卿的第一次见面,就因为误会云卿贪图富贵还闹出个不打不相识。

    青莲见御凤檀拧起眉头,这才察觉到自己刚才的目光,连忙低着头,道:“今日多谢世子和世子妃,若不然,青莲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要这么说,你是我的丫鬟,我把你从抚安伯府带出来,自然是要保护你的。”云卿只顾着看着她的手臂,没有注意到她刚才的神情,抬起头来安慰她道:“其他的事情你都不要担心了,日后你若是想嫁人,我也会给你安排一户好人家,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青莲眸光微闪,神色一顿,瞬间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跪下来感激道:“奴婢谢谢世子妃!”

    云卿赶紧扶了她起来,绝美的面容带着和煦的笑容,“别谢了,赶紧去休息吧,多休息对伤疤有助于恢复,女孩子身上可莫要留下什么瑕疵。”青莲点头退了下去。

    不多一会,丫鬟们便张罗了七八个菜肴端了上来,御凤檀拉着云卿坐到桌前,先自己拿了个勺子尝了一下,然后笑着给云卿盛了一碗鲜鱼汤,“这个是你最喜欢的味道,鲜而不腥,先喝些开开胃。”

    因为云卿的口味是江南人的清淡甜鲜,御凤檀在迎娶她的时候,便请了两名擅做南方菜肴的大厨到府中,平日里不是府中人一起用膳的时候,所有的菜都是按照云卿的口味来的,不过太甜的菜,御凤檀还是不怎么吃。

    云卿端起荷叶白瓷碗,小小的喝了一口,眉眼里蕴了笑意,“味道很好,你也喝喝看。”

    御凤檀正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云卿的碗里,摇摇头道:“刚才在宫里我陪着陛下吃过了,现在还不饿。”说罢,又夹了块鱼肉,将上面的刺一根根细细的拔了,转头看云卿却在夹青菜,皱了皱眉,“怎么不吃肉,多吃点肉。”

    云卿看着自己的碗里,鱼肉啊,排骨啊,都堆积在了一起,脸色一窘,御凤檀这是要将她喂肥吗?

    “你看你这么瘦,身上都没有肉,多吃点,多吃点,抱起来感觉更好!”御凤檀一边挑着刺儿,一边在心内狡滑地奸笑道:卿卿的身材已经很好了,可是再丰满点,他也不介意的,他的小卿卿今年才十六呢,发展的余地还是很大的,嘿嘿……

    云卿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口中,心中充满了疑虑地打量着自己,她真的很瘦吗?抱起来很让人不舒服?不至于啊……

    丛烟阁中,燃烧着百花香片,馥郁的香烟在屋内飘渺如雾,韩雅之变成了御凤松的侍妾后,因为不是正妻,没有资格住主院,还是居住在原来的阁中。

    此时,她坐在酸枝木大椅上,嘴角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挑着声道:“我说的可有错,你那小姐绝对不会让你做通房的。”

    站在她下方的,是一个面容秀丽,身姿纤细的丫鬟,正是前些日子被烫伤了的青莲,说起来,她应该和韩雅之有不共戴天之仇,可此时,她站在这里,姿态从容,丝毫没有紧张害怕,只是在听到韩雅之的话后,脸色微微发白,半垂了眼眸一言不发的盯着地面。

    韩雅之也不介意她不回话,继续开口道:“你不是说,你小姐不是那等善妒之人,是真心为你考虑的吗?啧啧……”她说着,站了起来,走到青莲的面前,将她的右手拉了过来,看着那尚未好全的疤痕,冷冷一笑,“你看看,她就算是想要烫死你,也不愿意让你世子的通房,你不是说她对你最好吗?这就是对你好吗?”

    “至少她对我比你好!”青莲看了她一眼,听起来语气

    重生之锦绣嫡女,199,第4页

    铮铮,实则缺乏底气。

    韩雅之嗤了一声,轻笑道:“你是说我让人检查你的事吗?这算得了什么,这不都是为的演的更真实一些吗?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贤惠,大方,温婉,善良啊!”

    青莲闻言抿紧了嘴唇,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痛苦,这四个词语是当时她对韩雅之说的。

    她想起那一日,在四皇子府中听到安侧妃要给世子送歌姬的时候,她心里很着急,但是后来听到小姐拒绝了,她心里十分的高兴,这代表着以后要给世子找通房小妾的时候,小姐肯定优先考虑的是身边的人,而流翠早就表示不愿意做妾,剩下的当然就是她了。

    她看到世子对小姐那么好,那么体贴,虽然她知道自己没有小姐那样的美丽,又没有小姐那样的头衔,但是她做个小妾总是可以的,在小姐不方便的时候伺候世子,以后也帮着小姐对付其他的妾室。而且做了通房后,只要她能在小姐之后再生个孩子出来,就能作妾了,如此一来,她就不再是奴婢,而是主子。

    她一高兴,便一个人坐在那自言自语,刚好被经过的浮玉听到了,第二天韩雅之就找到了她,说她痴心妄想,沈云卿那个妒妇,决定不会让御凤檀娶别人的。

    当时青莲并不相信,她反驳了韩雅之,说韩雅之嫉妒云卿,才故意中伤云卿。可韩雅之却说,从她来看,就是个例子,韩雅之说自己喜欢了御凤檀十余年,从肃北追到了京城,沈云卿还不是一样可以故意陷害她,让她跟了御凤松。沈云卿能这样对她,就能如此对青莲!

    青莲口中喊着不信,可是心里却被她说动了,因为云卿和御凤檀歇息的时候,从来都不让人进去伺候的,就是流翠也不让进去。

    正常的高门大族中,男子和正妻共眠的时候,要安排一个丫鬟睡在床边上伺候两人****事,以及房事后的事务,这样的丫鬟,也就是通房丫鬟了。

    但是云卿和御凤檀都不喜欢晚上有个人在旁边看着,只让丫鬟在另外的一间外房里守着。这也是代表了云卿的态度了,以前青莲没有留意,今天被韩雅之这么一说,再一想,却发现很多地方,云卿都是在表明她的态度,她不愿意与人分享世子。

    韩雅之看到她动摇了,便加以游说,说有个办法,可以帮她试试,看她所谓的小姐是不是对她那么好。

    当时青莲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理,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却是在内心的矛盾里渡过的,也就是被云卿认为是精神不好的那些日子。

    她一面觉得这么做,对不起云卿,一面又很想知道,云卿到底是不是像韩雅之所说的一样,不会让御凤檀纳任何的女人。

    最后事实证明了一切,在她面对名誉被毁,会被人杖杀的时候,在她哭诉不已,生生哀求的时候,云卿都没有答应让她做通房以避过这个劫难,更是当着她的面,说出那样的一句话——

    “你小姐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与任何人,分享我的夫君,就算是名义上的也不可以。”

    青莲熟悉云卿,她记得云卿语气和表情,知道当时她是认真的,严肃的,甚至可以说是很肃穆的说出这句话,代表着决心和不会更改。

    为什么小姐不肯让她做通房呢?她作为小姐的贴身丫鬟,不就是为了以后给姑爷做通房丫鬟的吗?不然她为什么一定要跟着小姐到瑾王府来呢,她想伺候世子和小姐啊!这些大家族里面不都是这样吗?看沈老爷,看瑾王,看御二公子,谁的身边没个通房小妾的,为什么小姐就那般的小气呢?

    韩雅之看着青莲面色变化无端,小脸上的挣扎和难过,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冷然,这些丫鬟,那个不是想着爬上男主子的床飞上枝头做凤凰,她在肃北的时候,早就看得多了,瑾王,御凤松身边,就连那个廉价的庶子御青柏身边都有不少心思莫测的丫鬟,面前这个,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这种人的心思,她最了解。

    说的比唱得好听,又想做****,又要立牌坊,给自己安一个无比好听的名头,也不知道是用来欺骗谁!

    韩雅之绕着青莲走了一圈,目光深处藏着一丝鄙视,语气却是无比的温柔:“我对你很好了,至少我是想办法将你手臂上的守宫砂消除,而不是真的找个男的破了你的身子,否则的话,你现在就是个残花败柳!”

    青莲挣扎道:“小姐说会给我找一户好人家的,不会亏待我。”青莲不是家生子出生,也不是生来就卖进了府,而是家中出了事故,剩下两姐妹

    重生之锦绣嫡女,199,第5页

    无人照顾不得不进了当时的沈府里卖身为丫鬟,她认得字,脑子也灵活,虽然做奴婢,其实内心里还是不愿意的。

    “什么好人家?能有瑾王府好吗?那一般的百姓人家,能给你穿得起这样的好料子,用的上那样好的脂粉吗?”韩雅之不屑的反驳。

    云卿家中富裕,吃的用的无不是最好的,她本来对身边的丫鬟就好,她们自然一概吃住用度不差,便是青莲现在身上穿的这碧色百褶裙,都是普通百姓半辈子难得穿一次的了。

    人从俭入奢容易,从奢到俭是难上加难了。青莲是苦过的,也是知道一般人家是什么模样,她跟在云卿身边,这两年出入的不是富贵的沈家,就是华贵的王府,已经习惯于锦绣之中,那一般人家的物品与此对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于是目光更是飘忽犹豫了起来。

    见她如此,韩雅之缓缓的一笑,这一切完全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她再接再厉道:“我记得你还有个妹妹的,她现在在沈家做丫鬟吧,若是你能做了王府的姨娘,日后她的出路也更好,说不定还能嫁个官员做个正室呢,你想想,你甘心这辈子就这么平庸的过了吗?”附到青莲的耳边,声音幽幽地道:“虽然沈云卿是个妒妇,嘴巴说的好听,心里其实巴不得你这些长得好看的丫鬟早点滚。可我就不一样了,二公子又是个怜香惜玉的,我是巴不得姐妹越多越好,如此一来,才显得热闹啊,而不是像沈云卿,做个霸占着男人的悍妇!”

    她说着,望着青莲挣扎里自有一股楚楚可怜的小脸,暗里笑了笑,难怪御凤松会看上这丫头,在王府里也算是生得不错的,所以才心比天高,哼,要是没这份贪心,她还不知道怎么对沈云卿那个防得密不透风的贱人下手!

    韩雅之的话如同魔咒一般,勾起了她心内最深处的欲望,青莲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咬着唇复杂的望了韩雅之一眼,半晌之后,抬起头默默地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