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198 文 / 醉疯魔

    重生之锦绣嫡女,198

    流翠刚才便一直想问,碍着韩雅之在,一直都忍着,此时那性子再也忍不住,望着青莲就问道:“青莲,那帕子真是你的吗?”

    青莲自从进了内屋以后,手指便紧紧的抓住了衣角,满脸都是惊惶的神色,连脸都不敢抬起来,整个身子都颤抖了一般。残颚疈晓流翠见她如此,又急有怒,干脆冲了上去,夺过她的右手,直接拉起她衣袖以看,顿时大惊。

    只见那手臂肌肤细腻雪白如绸,毫无瑕疵,但是却没有那鲜红的守宫砂!

    云卿面色也是一惊,紧紧的盯着手臂望着,而流翠已经是忍不住急怒,愤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守宫砂去了那里呢?!”

    在她的逼问之下,青莲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猛地把衣袖拉了下来,遮住手臂,手指紧紧的抓紧了衣袖,像是生怕有人再拉开她的袖子一般,眼眶里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滑落,全身发颤。

    流翠见她不回答,更是着急,往前几步,抓着她的手臂,皱眉问道:“你快点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真的和前院的小厮私通?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被发现了会有多严重的后果吗?!”流翠想到刚才韩雅之那步步逼迫的样子,不由心头怒意更甚,说话之间脸色铁青。

    青莲将肩膀缩成了一团,猛力地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她泣不成声,只能反复说这一句话。

    云卿见她如此,心头划过了一丝疑虑,她开始的时候也觉得有些愤怒,然而看青莲此时的模样,反而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她上前一步,望着青莲,凤眸明透,一字一字的问道:“青莲,你是我身边的丫鬟,那个仆人不尊你一分,我不相信你会跟着一个小厮半夜鬼混,但是,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那守宫砂为什么不见了?”

    既然韩雅之能说那一日****的是个小厮,自然是看清楚了服装穿着。小厮是未成年的男下人,他们有些人因为职务的关系,会经常出入内院,但是在府中是没有什么地位的。青莲是瑾王府一等丫鬟,又生的容貌美丽,多的是人求娶,不说去嫁个小家公子,挑个得力的管家是绝对没问题的。

    青莲听着云卿的声音里没有怒意,清风一般的平静,带着一丝和暖,青莲的紧张似乎也消散不少,她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望着她,连声道:“小姐,奴婢没有,可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没有跟小厮私通……”她说话间,还是有些语无伦次,上气不接下气,却很是紧迫的为自己辩解。

    青莲的哭声渐渐的小了,内室里极为安静,流翠见她如此,又是心痛,又是着急,还要开口,云卿用眼神制止了她,默默的静立在一旁等着她哭完了,目光平静如同冰凝了一般,拉着她的手,慢慢的以一种和煦的声音问道:“你不要急,将事情说出来,我才能想办法帮你解决这件事。”

    青莲擦干脸颊的泪水,望着云卿的目光里带着犹疑,咬着唇,垂下头道:“小姐,六天前,奴婢去外面买糕点的时候,路过一条巷子,突然被人打晕了,而后醒来的时候,就……就……”

    流翠猛地瞠大了眼睛,脱口道:“就是那天你回来的特别晚,我问你,你说是因为买糕点的人太多,所以耽搁了时间对不对?”

    青莲咬着唇瓣,努力克制着自己,像是不愿意去回忆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那天醒来的时候,就躺在了一间屋子里,四周也没有人,那时候奴婢很慌,不知道怎么办,发了一会呆之后,整理好衣裳就回来了,奴婢不敢与人说,小姐,奴婢不是不告诉你,只是这事情实在是……”

    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启齿了!云卿紧紧的咬着牙根,全身有一种怒流在身体里流窜,她想起韩雅之在她新婚之夜所做的事情,想起青莲丢失的帕子,又听到了青莲刚才所说的,眼底不由布满了阴霾。她的身边充满了算计,就连身边的人也避免不了!

    青莲被人绑架夺去了清白,她一个丫鬟,那里会惹来这样的祸事!连流翠都没有发现的事,韩雅之她们又那里那样快的晓得,还不是她们设计好了的!

    “你的帕子呢,是什么时候丢的?”云卿脸色气的雪白。

    青莲摇了摇头,“这几天,奴婢心里很乱,也没在意那帕子的事情,刚才看到了才想起来,那一天,奴婢便是带着那方手帕出去的……”

    这样的就说得通了,一个寻常的女子遭遇这样的事情后,那里还会注意手帕这等东西,难怪这些天,云卿觉得青莲有点心神不定,但青莲素来就话少沉静,最多以为她只是有了心事,那里想得到是有这般

    重生之锦绣嫡女,198,第2页

    严重!

    流翠心内对韩雅之她们满是唾弃,圆眸里几乎能喷出火来,一转头看到青莲的表情,心头更是复杂,一甩手,痛声道:“你当时就应该告诉我,告诉小姐,也好将事情处理了,如今她们找上门来,你手上的守宫砂又没有了,那要怎么说?怎么去解释?你一个丫鬟跟小厮私通,这可是那个勋贵家中都容忍不了的事啊!更何况这还是王府,你个傻瓜!”

    青莲本就满脸愁苦,被流翠一说,脸色白的像纸一样,身子晃了几晃,像是一阵风都能将她吹走。云卿这才注意到,青莲哭过后,那眼眶底下被粉遮盖的黑眼圈完全显现了出来,这些天,青莲只怕是没一天能安睡。

    云卿睨了一眼流翠,流翠望着青莲长长的叹了口气,心急如焚道:“小姐,这可怎么办,那韩雅之叫来了瑾王妃,要是让她们看到青莲的手臂上没有守宫砂,只怕马上就会拖出去打死的!”

    这话云卿何尝不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云卿要护着青莲,瑾王妃来了,她怎么也遮挡不住,反而越拦越会给人怀疑,但是一旦看了,青莲这辈子也等于完了!

    流翠青莲她们都是作为云卿的陪嫁丫鬟过来的,每一个人嫁过来都是处子之身,手臂上点了守宫砂,这是对男方的一种尊重,以示嫁出去的女儿也是冰清玉洁的!

    青莲望着云卿,紧紧的咬着嘴唇,摇头道:“小姐,小姐,求你救救奴婢,奴婢真的是不知道的!”

    云卿望着她,凤眸中含着怜惜,“时间太紧了,瑾王妃等会就会到来,这一时半会的只怕是安排不了!”若是平日,她还可以去找人另外弄个冒牌‘丫鬟’来认罪,可是现在,只怕她院子外面已经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就会有人禀报。

    青莲闻言,双眸里流露出惊惧的神色,她猛地跪了下来,对着云卿哭道:“小姐,这件事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自己不注意才惹来此事的,若是寻常人,早就应该撞死了,免得小姐你为难。可小姐,奴婢不能死,奴婢的妹妹花儿还小,她还要人照顾,若是奴婢撞死了,奴婢的名声也就罢了,她这一辈子还要背负着有一个淫妇姐姐的罪名,这一辈子就等于毁了啊!”

    当初青莲就是为了给妹妹花儿求情诊病,才会求到了谢氏的面前,让云卿发现了她,并且知道了沈家无后的原因,此后云卿将她调到了身边做事,知道青莲一直都是长姐如母,带着年幼的妹妹,悉心照顾,以前聊天的时候,青莲说的最多的就是关于花儿的事,此时听到她的哭诉,云卿就想起了自己,她这辈子重生,主要的目的,不也是为了维护家人的安全,青莲又何尝不是。

    可这些人,为了一己私欲,根本就容不得别人过的好,就算与她们相干无事,她们也会不死不休的缠上来!

    云卿只觉得血往头顶涌来,两眼欲裂,她望着青莲,摇头道:“不,这不是你的错,是她们这些人要对付我。”

    流翠望着青莲痛哭的模样,心内也满是焦急,道:“小姐,你快想个办法帮帮青莲吧,若是瑾王妃到了,她可真的就只有一死了!而你也会被她们拉到这漩涡里面去的!”

    “我不要紧,关键是青莲!”云卿一手抚着光洁的额头,眉头紧结,她不能让青莲出事,若是青莲出事,接下来就会是流翠,飞丹,问儿,或者其他什么人,这些人只要得胜一次,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她眸光扫过青莲,轻声道:“你先起来。”

    “小姐,要不你赶紧给青莲许配个人家吧,让她嫁人了,这守宫砂没有了也就算了!”流翠慌乱之下,想出了一个办法,但是她在说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这办法是不行的,她自故自的又加了句,“这可怎么办!”

    现在那里能有时间去找个人来呢,就算找来了,这青莲始终还是没嫁人的,还是婚前不贞啊!

    青莲却不肯站起来,依旧跪在地上,抬起小脸,定定的望着云卿,哽咽的唤道:“小姐……”

    这一声,让云卿的心头难受的紧,像是被什么捅了一下,却没有马上就痛,只是梗在心头让人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刚想说话,便看到青莲的眸子突然闪过一道明亮的光芒,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的主意,但是眼神却躲躲闪闪的不敢开口,此时不是犹豫的时候,云卿扶着她的肩膀,道:“你若是想到了什么法子就说,现在不是犹疑的时候!”

    青莲身子一震,却是怯怯的看着云卿,小心翼翼地道:“小姐,奴婢,奴婢只有一个法子,若是小姐你答应了,便能解了奴婢的危急了。”

    &n

    重生之锦绣嫡女,198,第3页

    bsp;云卿听她如此说,催促道:“你说。”

    “小姐,若奴婢已经是世子的通房,那她们就算看到了手臂上没有了守宫砂,那也无话可说了!”青莲飞快的将话说出来,对着云卿叩首了下去。

    云卿身子一震,低头看着跪下去匍匐在地上的青莲,眉间慢慢的溢出一股冷意来,目光落在青莲的背上,像是胶凝了一般,怎么也拉不动,扯不开。

    “青莲,你说什么!”流翠亦是大惊,未曾想到青莲要说的是这个,她跟在云卿身边,自幼长大的,又是最得力的心腹,当然晓得云卿和御凤檀两人之间好的根本就不容许有第三个人插进去。此时看云卿那呆愣的神色,不由的出口惊呼。

    青莲亦是颤抖的抬起头,秀丽的小脸上写满了无奈和痛苦,“小姐,奴婢知道,奴婢说出这样的话是不顾廉耻的,可这件事真的不是奴婢愿意的,你和世子两人之间的感情好,奴婢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从来没想过要插到你们之间,这一次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奴婢不需要世子真的做什么,只希望小姐能给奴婢这么一个虚名,让花儿不要背上那样难堪的名声!奴婢求小姐了,奴婢只要能躲过这件事情就好了!”

    她说着,就开始叩起了头,然而云卿的思绪却飘的有些远,目光中显出几许飘渺和空洞来。

    青莲说的确实是没错,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云卿站出来表示青莲是御凤檀的通房,如此一来,那守宫砂没有也是正常的事了。

    她看着青莲发抖的身子和磕头的样子,脑袋却不知道怎么想到了当初韦凝紫的样子,那时候,韦凝紫也是保证,说她只是想和云卿不要分离,愿意与云卿两女共伺一夫,那时候的她,以为姐妹情深,也只有韦凝紫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虽然有点介意,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了,而后呢……

    她不是将青莲和韦凝紫相提并论,可是人心这个东西,是会变的。今日为了救青莲,云卿若是承认了青莲是御凤檀的通房,那么日后,青莲就必须是御凤檀的通房了。她现在说没有争斗的心,那以后呢,做了御凤檀的通房,青莲日后就不能嫁人,她会甘愿一辈子就做个孤苦的女子,什么也没有吗?等有一天不甘了,生出什么心来,要争取一些东西的时候,那御凤檀又该如何做呢?

    青莲是自己安排的,又是她的人,到时候青莲做出什么来,这都是她自讨苦吃!

    有了青莲开头,那么接下来还会有绿莲,翠莲,红莲什么的,以后,她又拿什么借口去阻挡那想塞人进来的人,又要在为了一个男人,与无数个女人在争斗中耗尽一生吗?

    而且,御凤檀会怎么想?让御凤檀承下这名声,这对他实在也太不公平了,这是韩雅之她们做下的罪行!

    就算不考虑御凤檀,云卿,她自己也不愿意,她不喜欢,也不想和其他女人,分享她的夫君。云卿的瞳仁有一种幽暗的色泽,眨了眨形状好看的凤眸,慢慢地,带着一种劝阻,却又坚定的语气道:“青莲,我不能答应你。”

    青莲正叩完一个头,听到云卿的话,一时怔怔的抬起头来,看着云卿,眸光在泪水下微微闪动,“小姐,奴婢不会和你抢世子的,不会的……”

    “不。”云卿樱红的嘴唇微微扬起,拉着青莲站起来,“青莲,我不是担心你跟我抢世子,而是你小姐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与任何人,分享我的夫君,就算是名义上的,也不可以。”

    她的目光充满了暖意,声音温和坚韧,却让人不难听出她的决心,青莲知道,自己就算磕再多的头,哭得再久,自家这个和婉的小姐,唯独在这件事上,是绝对不会退后一步的了,她定定的望着云卿,心却是揪了起来,眸中神色复杂的焦急在一起,焦急道:“小姐,那你可有别的办法?”

    流翠眼见如此,心情也是复杂的很,一边是多年伺候的小姐,一边是相处两年的同伴,她此时又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来,又见云卿秀眉紧锁,从桌上倒了一杯茶水过来,“小姐,你喝杯水吧。”从回来到现在,云卿连午膳都没有用,就处理这件事,实在是有些疲累,她接过水,喝了一口,却突然间想到什么,望着青莲道:“我想到一个法子,会让你受些苦,就看你愿意吗?”

    到了这个时候,青莲已经别无办法了,她望着云卿,重重的点头,“只要让奴婢不要被拖出去,奴婢一定愿意。”

    云卿点头,她不能让青莲做御凤檀的通房,但是青莲她也要救下来,就在这时,飞丹从外面走进来,站到门口道:“世子妃,瑾王妃到了!”

    &nb

    重生之锦绣嫡女,198,第4页

    sp;云卿心中一凛,这韩雅之果然是抱着让青莲无处可逃的决心来的,只怕是急急走到了荷心苑,马上向瑾王妃告了一状,就赶了过来。

    她望了青莲还有些害怕的小脸,拉着她的手,慢慢地道:“你不要怕,我一定不会让她们得逞的。”

    金辉依旧是斜斜的从门窗洒进了屋子,瑾王妃踏步走了进来,挡住了门口的光线,整个房间一下子阴暗了下来。

    云卿朝着瑾王妃行了标准的礼节,“儿媳见过母妃。”

    瑾王妃一身淡紫绣金色牡丹的华服,丝丝的金线反射出冷漠的光,她缓缓的坐到了厅中的主位之上,矜淡的目光朝着云卿身后站立的流翠与青莲身上一扫,淡淡地道:“嗯,你坐吧。”

    韩雅之跟在瑾王妃的后头,看到云卿时,眼眸里便浮现出一丝深藏的妒忌,似笑非笑地道:“世子妃,如今瑾王妃到了,你总不能再以身份不够阻止查看青莲了吧!”

    云卿颔首,坐到了瑾王妃下首的位置,轻轻的一笑,姿态说不尽的优雅,语气温婉道:“母妃身份高贵,自然是可以查看的,青莲就在这里,若是母妃有什么要问的,要查的,尽管盘查吧。”说罢,她喝了一口茶水,面上露出一分怒色,却是拧眉斥道:“这是谁泡的茶!”

    问儿从门边走进来,小心翼翼地道:“世子妃,是奴婢泡的!”

    “水温这样低也能冲茶,还不快去换一壶!”云卿恼怒的看着问儿,训斥道。

    瑾王妃端起茶的时候,便觉得水温有些低,抿了一下就放在了一旁,此时看到问儿个子小小的,也只当她做事不上心,皱了皱眉。韩雅之冷笑了一声,“看来世子妃还是要好好管理一下你的丫鬟了,不仅做出了私通的丑事,就连个茶也泡不好!”

    云卿看韩雅之那副小人模样,皱眉道:“韩姨娘,你说话可要注意些,现在还没有拿到十足的证据,你就将污水往人身上倒,岂不是显得操之过急了!”

    韩雅之眼底冷意如冰,看着云卿凌厉的模样,冷哼了一声,心道等下有你好看的!面上却是望着瑾王妃道:“王妃,那个婢子就是叫做青莲的,她是世子妃的贴身丫鬟。”

    青莲闻言,从云卿的身后走出来,跪在地上道:“奴婢青莲见过王妃。”

    瑾王妃点了点头,睥睨着跪在下方的青莲,看她一张脸儿虽然有些发白,但是容貌秀丽,有一股小家碧玉的韵味,缓缓地道:“倒是生得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颗干净的心。”她说完,身后的陈妈妈便走了上来,拿着那块手帕问道:“你可看清楚了,这手帕是你的?”

    青莲抬头望着那帕子细细的看了几眼,这才点头道:“正是奴婢不久前丢失的那块。”

    瑾王妃听到这话,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她缓缓地道:“去检查一下吧,若是清白的,别冤枉了人家小丫鬟。”这语气,听起来倒是充满了慈爱,若是青莲不知道她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只怕还会对这瑾王妃感恩戴德。

    陈妈妈往前一步,干瘦的面容带着常年积累的凶色,狞笑一声,“青莲姑娘,还请把右手伸出来,给老奴我好好看看你的守宫砂!”说着便上前,去拉青莲。

    青莲满脸的惊慌,浑身颤抖的看着陈妈妈一步一步的逼近,她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秀眸睁的浑圆,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恶魔在向她靠近,要一口将她吞下。

    陈妈妈见她这模样,嗤笑了一声,伸手往前快速的拉住她的手臂,见她还要挣扎,一脚踢在了青莲的小腿上,用手拧着青莲的肩膀,咬着牙,小浪蹄子,现在躲,等下就要你好看!

    陈妈妈上次被云卿弄得打了八十大板,好在施刑的人看在陈妈妈是瑾王妃的人份上,下手时留了情,不像碾玉那个丫头,打完之后抬出去就断了气。可纵使如此,也让陈妈妈躺了一个多月,现在屁股还疼着。她巴不得能好好的整一整云卿身边的人,等着让云卿好看!

    她暴力粗鲁的将青莲的衣袖扯开,眼眸也随之瞪如灯笼,充满了震惊!

    只见青莲如玉的小手臂上,一颗殷虹如血的豆大守宫砂正完好无缺的停在上面!向众人宣誓着它的存在!

    “不可能!”韩雅之顿时皱了皱眉,目光在那守宫砂上,显然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急切地转头朝着一脸平静的瑾王妃道:“王妃,这守宫砂光看是看不出来的,万一是用朱砂颜料点上去的,只怕是做了假,

    重生之锦绣嫡女,198,第5页

    还请陈妈妈再擦一擦,看看是否是真的?”

    瑾王妃显得有一丝的犹豫,显然觉得此举不大好,便转头望向云卿,询问她的意思。

    只听这一问,云卿心内就叹道,瑾王妃和韩雅之绝对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她心思机敏,深藏不露。

    她的身份是瑾王妃,在众人眼底是御凤檀和御凤松的母亲,私底下如何偏心下毒手都可以,明面上确实保持着一碗水端平的样子,故意来询问云卿,一来是表现她自己那份毫不偏私的心,二来便是试探云卿,若是云卿心里有鬼,就不敢让陈妈妈去擦,云卿敢保证,只要她一摇头,那陈妈妈绝对会扑上去抠青莲的手臂。

    云卿目光里带着一抹清透,缓缓地道:“王妃尽管让人去试。”

    陈妈妈早就等着这句话,举起肥厚的手掌就往青莲的手臂上猛力的搓去,她还不相信了,守宫砂这东西,还可以重新长出来!只看守宫砂在她大力的搓动之下,颜色似乎有变淡之意,青莲瑟瑟缩缩的望了云卿一眼,眼中格外害怕。

    而云卿则是眼眸半眯,手指紧紧的攥紧,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守宫砂上!

    陈妈妈见青莲如此,那久来做恶的心越有一股爽快,越发的来劲,手中力道加大,按得青莲脸色发白,痛得失色大叫,“妈妈,你轻一点!”

    与此同时,问儿端着一壶茶从厅外走了过来,举着茶壶给云卿斟茶,听到青莲那痛声一叫吓的浑身一抖,转过身去,茶壶嘴却忘了抬起来,顿时那滚烫的茶水正好倒在了陈妈妈猛搓的手指之上!

    “你这个小娼妇,眼睛看那啊!”陈妈妈被烫的跳了起来,握着迅速发红起泡的右手手掌甩动,毫不顾忌的大骂了起来!

    问儿被她训的一呆,连忙低头一看,那茶壶嘴滚烫的茶水正在滋滋的往下流,她吓的连忙收手,那滚烫的茶水却还是倒在了青莲手臂之上!

    问儿望着青莲发红的手臂处,扑过去惊呼道:“青莲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瑾王妃看这动作,先是一愕,随后想要开口阻止,已然是来不及,只见问儿一扑,手指刚好搓破了青莲被烫的地方,那一块带着守宫砂的皮肤上水泡全部破裂了开来!

    韩雅之面色一僵,几步跑了下来,一脚踢开问儿,拉起青莲的手臂到了面前,将那块皮要拈起来,可那皮肉被烫便是极痛,又被问儿搓破了皮,露出粉色的嫩肉,再经韩雅之毫不留情的硬扯,绝非是一般的疼痛,青莲的眼泪顿时便冒了出来,可怜的连声唤道:“韩姨娘,韩姨娘……”

    见韩雅之如此狠毒,云卿倏地站了起来,将韩雅之的手甩开,厉声道:“韩姨娘,你也未免太心狠手辣了,难道没看见青莲被烫伤了吗?!”

    韩雅之那里甘心,眼看胜利就在眼前,却被那壶滚水弄得一干二净,又要冲上前来,此时,瑾王妃却开口道:“雅之,不可无礼!”

    韩雅之一时怒意上头,那里是瑾王妃喊得住的,然而看到青莲那破了皮的手臂,那守宫砂都皱成了一团,那里还找的出来!又是急气,暗恨云卿狡猾毁了证据,狠狠的剐了一眼她,快速的转过身来,面色委屈,声音凄凄地道:“王妃,这丫鬟一定是故意的!她好端端地怎么会把滚水端了进来,浇到青莲的手上!”

    问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小脸写满了惊慌和害怕,不停的求道:“王妃,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是被青莲姐姐的声音吓到了,奴婢绝对不是的,请王妃明察!”

    云卿吩咐飞丹去室内取了烫伤药来,才转过身来,对着瑾王妃道:“母妃,刚才这茶水的确是不够烫,我才吩咐了丫鬟去换上一壶,她本来是在给我斟茶水,若不是被吓到了,断然不会举着滚烫的茶水就转身!”说罢,就对着问儿道:“你个丫鬟,平日里就毛躁,若不是看着你嘴巴甜,讨人喜欢,这么胆小我早就让你做粗使丫鬟去了,今日烫到了陈妈妈,就罚你三个月的月银,出去跪五个时辰,好好的反省一下!”

    问儿哭哭啼啼,委委屈屈的应了,一溜烟就跑了出去。瑾王妃默默的听着,目光在左手小指上的护甲上掠过,这个沈云卿可真是会说话呀,她抢在自己前面处置了丫鬟,还不就是为了保护那问儿,可这本来就是云卿的陪嫁丫鬟,她既然已经处置了,就是瑾王妃也不好随便的插手。

    韩雅之对问儿没有兴趣,她只是盯着一旁的青莲,字字紧迫,“那守宫砂一定是假的,对不对,你一定是故意让人烫掉了!”

    &n

    重生之锦绣嫡女,198,第6页

    bsp;她言辞犀利,逼得青莲连声低泣,只握着手,不发一语。

    云卿眸中掠过一丝丝的寒光,望着一旁握着手满脸痛楚的陈妈妈问道:“陈妈妈,你刚才可看到那守宫砂没有了?”

    她看都不看韩雅之,因为云卿知道,今日有决定作用的人,是瑾王妃,而不是韩雅之。

    人必须一开始就找准自己的对手,否则就会做尽无用功!

    陈妈妈疼的一脸皱纹,皱眉咧嘴的先观察了一下瑾王妃脸色,又看了下周围的丫鬟,周围除了她们,还有冬欣和春芜也在,她们是世子的大丫鬟,云卿将她们喊到这里,必然就是要让她们到时候做个见证,毕竟她们在府中多年,是有相当的人缘和人脉的。

    陈妈妈当即就想通透了这点,也不能撒谎,否则会连累瑾王妃,虽然很不甘心,却还是摇了摇头道:“老奴擦的时候,那守宫砂还是有的,但是老奴只擦了几下,就被滚水烫了!”

    后面一句话,云卿只当没听见了,她笑了笑,“还是陈妈妈的眼睛厉害,我当时也看到那守宫砂,清清楚楚的在青莲的手臂上。青莲跟在我身边几年了,为人斯文文静,向来守规矩的,我嫁到瑾王府来,也不过两个月,青莲出院的次数,可是手指也能数的清,平日里就是在寻梦居里,她怎么就会跟前院的小厮私通呢?而这帕子,她也早就说了,是不小心丢了,指不定那私通的两人,就是故意丢下来的,想要遮掩他们的行为也说不定!”

    韩雅之冷笑道:“是吗?就刚好掉的是青莲的帕子,烫的又是青莲的手臂,正巧这守宫砂又没了,真是太过凑巧了!”

    云卿摇了摇头,眸光冰冷如箭,声音如同一缕春风,但是里面的内容却是让人锋利异常,“这天底下的巧事儿不都是说缘分吗?就像韩姨娘,因为韩将军的缘分进了瑾王府,做了王妃的义女,但是又与二弟情深如海,便从义女成为了……勉强说也算的上是儿媳,你说,这是不是也叫缘分呢?”

    韩雅之最为耻辱的事,便是做了妾室,还是跟了她不喜欢的御凤松,顿时脸色铁青,指着青莲道:“她是清白的吗?没了守宫砂就算了,让嬷嬷检查一下,究竟是不是的!”

    青莲闻言,握紧了手腕的手指用力到了青白,眼睛瞪的几乎要跳出了眼眶,整个人是极其受辱,几乎崩溃地对着韩雅之喊道:“韩姨娘,你想要逼死奴婢就说,休要用那侮辱人的法子来,奴婢就是死,也不让你陷害世子妃的!”说罢,竟然站起来,朝着桌角狠狠的撞了过去!

    云卿见她如此,虽然知道是做戏,可心头还是一跳,脚步一迈,便要拦过去,可到底是来不及了,却见眨眼之间,一道白色的人影飞快的从门口飞了进来,一把将青莲扯住,扔到了椅子上!

    众人定睛望去,来人穿着一身白色的银丝云袍,腰间系着墨色的玉带,白如润玉的面容上一双狭长的眸子华丽奢靡,带着天成的魅惑,似站在那处,那处便是繁花盛景。

    “今日是什么好日子,都到我这里来了!”

    慵懒的声音带着凌厉传来,众人才醒过来,丫鬟婆子立即行礼,韩雅之则是一脸诧异和呆怔,笑容也显得有几分凝滞,“世子,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御凤檀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狭眸中嗜血的光芒一闪而过,“我什么时候回来又关你何事!”说罢,转头盯着青莲道:“想死也不要死在这里,不是白白如了有些人的意吗?”

    青莲满脸通红的倒在椅子上,听到御凤檀说她,更是头也不敢抬,只低头垂泪。

    韩雅之见御凤檀讽刺了自己一句,就再也不看她,方才初见那一瞬间的旖旎心思顿时垂了下来,又化作了更深的愤恨,“死,死了又有什么用,要是真是清白的,那就让嬷嬷来检查检查!”

    云卿看到御凤檀还有一瞬间的惊讶,但望见他言笑之间,显然是已经知道刚才的事,只怕已经有人告诉了他,便将心思从他身上收了回来,望着韩雅之道:“韩姨娘,你先是说帕子是青莲的,结果帕子青莲说是不小心丢了,后你又说要看青莲手中的守宫砂,也给你看了,连王妃身边的得力助手陈妈妈也说了守宫砂还在,你却依旧不死心,死搅蛮缠,硬要抓着青莲不放,我不得不想,你是不是跟青莲有仇,不将她毁了,你实在是不甘心!”

    韩雅之眸子里更为寒酷,冷声道:“婢妾与她能有什么仇,我不过是要抓住那不知羞耻之人!”

    “好!”云卿凤眸里异色一闪,声音里含着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