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6 私会被抓 文 / 醉疯魔

    重生之锦绣嫡女,126私会被抓

    章节名:126私会被抓

    薛国公的话一出,室内变得更安静了。唛鎷灞癹晓

    海氏首先就开口道:“爹,小姑的要求是让沈云卿做妾,她如今被皇上封为了郡主,婚事也容不得家人做主,就算是去请求陛下,也不可能让一个郡主随意去做妾室的。”

    不管明帝当初封云卿做郡主的初衷是什么,云卿救下皇帝和西太后的事实是存在的,封位也确确实实的存在着,起码站在明面上来说,明帝不可能会封一个郡主去做妾的。

    薛国公瞟了一眼海氏,目光阴森,“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既然如此,那就不能用寻常的法子了。”从宁国公府回来,薛国公胸口那口郁气丝毫没有散去,脑海里都是薛氏口吐鲜血,满面伤悲的样子,这个女儿性格最像他,比起薛皇后来,薛国公甚至更喜欢小女儿一些。看到女儿如此,他心中岂能舒服。

    薛东含道:“父亲莫非已经想好了法子?”

    薛国公转头望着他,两眼目光暗沉,“你妹妹既然说是要沈云卿与玉莹一样做人妾,还要让她过的生不如死,这意思难道你没想明白吗?”

    薛东含一听,眼眸微顿,而海氏则惊的差点站起来,一脸抗拒道:“爹,那就是要先破坏她的名誉了?这事谁去干?让薛一楠去吗?”

    她连着问了三个问题,其实都是在掩饰自己的慌乱,薛国公方才说的话,意思是让家中人把沈云卿纳进来做妾,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得整死她。

    薛国公这么大年纪了,他又是皇后的父亲,肯定是不可能和沈云卿拉上什么关系的,而薛国公的两个儿子,薛东谷如今在边关,家中剩下的就只有薛东含了,海氏作为妻子来说,心内是不愿意丈夫再纳妾的。

    她这点小心思,薛国公看的是一清二楚,就连薛东含都拧眉喝斥道:“父亲的话还没说完?你插什么嘴!”

    薛东含平日里对妻妾就毫无温性,此时这么一喝,海氏见他脸色不好,也只得收了声。

    “父亲,为了妹妹的仇,我是没有关系的,可是沈云卿生性狡诈,如何能让她入了圈套?”薛东含很快的就和薛国公商议了起来,在他心中,沈云卿也是个十足的阴险小人。

    见大儿子如此懂事,薛国公颇为欣慰,目光从海氏的面上划过,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过头来对薛东含道:“纳她为妾也不是难事,如今你府中妾室也有三人,她一个郡主要做妾的话,只有名誉损坏了,陛下没有办法,才能将她做妾。本来可以找其他人来纳了她做妾室的,但是其他人难保不会被她所迷而不听我们的,所以只好由你来做这件事了。”其实他也不想用这种法子,但是之前派出去的杀手,每个都是去而不返,这证明若是要暗中下杀手,完全做不到,既然暗中不行,那就来明处的,只要能把沈云卿弄到薛国公府来,到时候发生了什么,还不是他说了算。

    “那我们要怎么做?”薛东含虽然觉得这种做法有些不太光彩,但是沈云卿一步步的从默默无闻走到如今郡主的位置,这样的女子确实很危险,再加上屡次暗杀都不能得手,这摆明了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起码她身边的那些暗卫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而且从沈云卿到京城来后,一系列的动作,都说明了是针对了四皇子,四皇子和薛家一直是绑在一起的,动了四皇子,就等于动了薛家,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将沈云卿除掉。

    这个想法,不仅是薛国公,连薛东含都深为赞同。

    一直在一旁听着几人对话的花氏,此时才幽幽的出声,她一双美眸含着一股淡淡的笑意,“沈云卿不是和安雪莹的关系很好吗?”

    云卿正半蹲着屋内,拿着一团长长的毛线逗银耳扑来扑去的,银耳如今长得越发的好看,一身毛绒绒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猫,两只眼睛一只碧一只蓝,瞪得大大的像是两颗玻璃球,每日里除了吃,就是睡,极少肯动两下,只有云卿逗它的时候,才给面子的摆一摆略圆的身躯,弄得问儿都有几分吃味。

    “小姐,你看银耳吧,每天奴婢喂它吃,给它洗澡,伺候着它,结果奴婢要跟它玩,它就眼皮都不掀一下,你一喊它,它就赶紧扑过来。”问儿望着那不厌其烦抓线头的银耳,小嘴嘟起抱怨道。

    “大概因为银耳觉得我比你好看吧。”云卿对着问儿一笑,逗她倒,然后又抬了下手,引得银耳立了起来,弯腰将它抱起来。

    问儿惊讶的问道

    重生之锦绣嫡女,126私会被抓,第2页

    :“猫也会知道那个比较好看?”

    流翠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它当然知道,当初就是小姐救了它,在它心里,谁比小姐更美啊。”

    云卿摸了摸银耳小小的头,若不是当初收养下银耳,她在皇宫的时候,还不会第一时间将宝昭仪所拿的镜子和猫叫联系到了一起。因为平日银耳也爱去扑光,云卿经常用镜子反射出来的光线在地上移动,以锻炼银耳越长越胖的身子。

    所以,好心还是有好报的。

    掂了掂银耳的重量,云卿蹙眉道:“问儿,你别给它吃那么多东西了,如今感觉它都快有墨哥儿那么胖了。”

    “小姐,有人送了封信过来。”青莲从外边进来,道。

    这个时候谁送信?云卿把银耳交给问儿,洗手后将信接了过来,随口问道:“谁送过来的?”

    “说是宁国公府的人。”青莲回道。

    云卿看着手中的信,是安雪莹让人投来的,信上写有急事要和云卿说明,明日傍晚约她在一家别院里见面。

    云卿看着那熟悉的簪花小楷,然后目光在最后落下的署名上略微一顿,嘴角慢慢的浮上了笑意,凤眸里蕴着幽幽的光,极为明媚,她将信折起来,放在桌上。

    她还没出手,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送上来了,这一次就送他们个大大的惊喜吧,也免得人家想了这么久,才想出这么个毫无创意,没有水平的法子来。

    云卿走到书桌前,磨墨后,提笔稍微想了一会,然后同样也写了一封信,待墨吹干后,折入信封,放在桌上。再将灯光遮照两下,然后关上门出来,吩咐流翠打水过来洗脸。

    书房内,一片漆黑,一个黑色的影子从窗口进来,将桌上的信拿走,迅速的融入到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次日傍晚。

    云卿一身简单的装扮上了马车,藏在墙角处一个人看到抚安伯府的马车出来之后,立即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你看到她出门了吗?”薛东含坐在别院内,桌上砌着一壶茶,问道。

    面前一个寻常百姓打扮的男子正单腿跪下,“奴才看到抚安伯府的马车出来,而韵宁郡主上了那辆马车。”

    “好。”薛东含点头一笑,此时天微黑,日光就像褪色的布,将天空弄的半昏不暗,再等三刻钟的时间,天色就会完全的黑下来,而沈云卿也将会到了这里,迎接她最后的黄昏。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一辆马车滚动的车轮在渐渐擦黑的天色下,来到了一个精致的小巧别院外面。

    四方的小别院青墙在夜光中反射出微光,乌云遮蔽了明月,整个天空都黑乎乎的,连一颗星子都瞧不见。

    天气寒冷,加上接近宵禁时分,街上的行人十分稀少,只有呼呼的冷风刮过时的啸声。

    深秋的夜里,地面透着一股凉意。一个女子全身裹着轻裘,从马车上踏了下来,然后走到门边,抬起手,轻轻的敲门。

    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令里面等待了半个时辰的人不由的浑身一震,一名小厮打开了门,抬眸看着眼前的女子,深蓝色的轻裘露出的小脸眉目精致,不管是外着的裘衣还是露出的裙角,用料不凡,之前大公子可是吩咐过的,看到这样的女子就要放进来,于是他立即打开门,请道:“郡主请里面,公子正在里面等你。”

    “你家公子人在那?”女子看了他一眼,不耐的问道,直接便往屋内走去。

    那小厮见女子没反驳,立即在前面带路,“公子早就在里面等着你了。”

    女子推开门,里面黑漆漆的没有点灯,根本就看不清物体,只见桌前有一人影子,眉目里便染上了笑意,对着小厮挥挥手,小厮识趣的退出去关上门。

    薛东含望着走进来的女子,借着从窗棂投进来的暗光,可以看到她披着轻裘的身子娇小,头上首饰折射出锐利的光,显出来者身份不凡。

    沈云卿,现在你还能出门打扮,等到了薛府,自有你一番好受的,到时候再看你会不会还有心思戴珠宝,穿绫罗,就算是到了地狱,这些东西你都不要再想了!

    他的目光含着一丝狠毒,静静的看着女子一手将轻裘拉下,放到衣架上,露出窈窕的身形,迈着步子

    重生之锦绣嫡女,126私会被抓,第3页

    一步步的走过来,接着,直接坐到了薛东含的怀中。

    这个举动,让薛东含吓了一跳,沈云卿这么主动?约她来这里的人应该是安雪莹,为什么她进来看到一个男人坐在这里也没反应?甚至还坐到自己的身上,这有些奇怪。

    薛东含的第一反应不是美女在怀,而是事情有异,就在他心念急转之时,进来的女子已经开口了,“你知道我喜欢你这么久,为什么到现在才约我见面……”

    这声音很悦耳,娇软的嗓音里有着极浓的撒娇和爱恋,让男人听了只会觉得怜惜,好好安慰安慰她,可是此时薛东含只觉得头上一阵冷汗冒出,这个声音,绝对不会是沈云卿!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快而急促,一群人马上就到了门口,一脚将门踢开。

    “里面的人,给本官出来!”随着一声大喝,有人将屋内的灯点燃了起来,紧接着便听到一声狂怒的女子吼声,“怎么是你!”随之,还有一个巨大的巴掌声!

    此时薛东含脸上一个赫然的巴掌印,他堂堂的三品大元,未来的国公世子就给人这么打了一个巴掌,要是换做平日里,定是勃然大怒,而此时他只是睁大了双眼,望着面前的女子。

    杏眸俏鼻,玉颜粉唇,端的是一个美人,但是这个美人,绝对不是沈云卿,她的脸上带着狂怒的气息,两条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杏眸画着淡淡的上挑眉黛,透出一股极为阴沉目光,正死死的盯着薛东含。

    来的人,竟然是贵顺郡主!

    “薛东含,为什么是你在这里!”贵顺郡主显然是怒不可遏,两只眼睛瞪得滚圆,怒火已经燃烧到了眼眸里,随时像要将人湮灭在其中。

    薛东含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他反射般的从刚才的座位上跳起来,拧眉道:“郡主,这是个误会,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方才进来的来人之中,为首的一人身材高挑,脸容稍方,穿着青褐色的官服,乃天越京兆府高升,进来时的一脸怒气已经化作了诧异,望着眼前的两个人,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说。

    一个是薛国公家的长子。一个是郡主。

    刚才他们一群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景象是什么,是贵顺郡主坐在薛东含的身上,一脸甜蜜的模样,就像是坐在最心爱的人怀中,高升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既然如此甜蜜,那此时两人的吵架是什么?是因为怕他们看到了两人****的样子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一个是已经有了妻子的人,一个是即将去和亲的郡主,那个的身份都容不得他们天黑在这小别院里面摸黑****!

    但是,贵顺郡主心仪的不是瑾王世子吗?怎么会和薛东含又扯上关系?皇家是不是太乱了?

    高升久任京兆府,肚子里面一件事情要左右思量,细细的分析,才会发表言论,实在是因为京中比他大的官员实在太多,坐在这个位置上,若不是做人八面玲珑,只怕早早就让人掀下了台。

    此时他就在心内思量着如何处理眼前的场面,若是时间让他重来一回,他是真的不想进来的。今天他收到人告密的消息,说是一个在京中偷盗的大盗会在这里分赃,所以他才带了人来,眼看屋子里黑乎乎,静悄悄的,的确有些像分赃的样子,谁知道冲进来就看到他绝不想再看的一幕。

    但是如今已经看到了,而且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二十名府尹中的差役,他们每个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要想糊弄过去,只怕没那么简单。并且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贵顺郡主做为要和西戎和亲的人,此时和薛国公的长子搂抱,一旦日后被发现了,他被安上一个蓄意隐瞒如何是好?

    而且贵顺郡主性格狠厉,这事若自己当作不知道,也许那天悄无声息的死去了,也没人知道是为了什么!?杀人灭口这种事情,可不单是传说。自己现在看到的这幕,可算得上一桩皇家丑闻了。并且事关西戎和亲的事情,兹事体大啊。

    只是转瞬之间,高升已经想了许多事情,于是他决定这件事不能就这么掩藏下去,眉头拧起,对着两人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天色已黑,贵顺郡主和薛大人会在此处?”

    薛东含是知道高升这个人的,他是个圆球,摸那那打滑,平日有事情恨不得能推开,碰到案子就恨不得能赶紧的拉到刑部去,不要让他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有其他人一起连坐。所以在高升进来之后,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重生之锦绣嫡女,126私会被抓,第4页

    乍一听到高升的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高升是铁了心不能让自己被杀人灭口,被薛东含喝斥后,的确心内一惊,然,再惊也没自己的性命重要,提起十二分的胆气,道:“我说——天色已黑,大人和郡主在此处孤男寡女,似乎不太妥当。”

    这次薛东含可是看着高升一字一句的说出来,每个字都听的清清楚楚。高升本来就是他派人传递消息后带来的,目的是为了让他看见自己和沈云卿在一起,然后薛东含再暗示高升把事情闹大,闹到明帝面前去,到时候明帝肯定会为了掩盖这件事情,将沈云卿赐婚给他。

    如今这对象换了一个,事情的本质就变了。若是让高升带着人把眼下的这事闹出来,贵顺郡主还是西戎和亲的对象,若是让传出去,他的罪名若是硬要说的话,可以上升到破坏两国友好的地步来。

    薛东含当即就咬牙道:“高升,你刚才什么都没看到,最好是不要乱说话!带着你的这班差役立即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