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112 鱼死网破(求月票) 文 / 醉疯魔

    重生之锦绣嫡女,112鱼死网破(求月票)

    章节名:112鱼死网破(求月票)

    她一说话,方才那种极为热闹的场景一下就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把注意力从安玉莹身上转移到了宁国公夫人身上。唛鎷灞癹晓只见她跪在地上,脸色如刷了一层厚厚的粉,寡白的难看,手指紧紧的抓住膝上的裙子,双眸半垂。

    两个侍卫抬头望了一眼明帝,见他深邃的双眸注视着宁国公夫人,并没有开口阻止,便知道明帝是要听宁国公夫人辩解,便停下手来,等待着事情的变化。

    薛国公疑惑的看着宁国公夫人,目光里透着一股冷冷的寒意,“你要说什么!”他的声音里带着警告,是在告诉宁国公夫人绝对不能将今天的事情说出来,否则的话,被牵连的就不是一个安玉莹,而是将整个宁国公府都要带进去了,这可是欺君之罪。

    宁国公夫人咬紧嘴唇,抬头望了一眼薛国公,几乎是一眼,她就知道父亲话中所表达的意思,如果这么多人求情,都救不了安玉莹,就只有牺牲安玉莹一个人,来保全两府的利益。这一眼,也让她明白,父亲不管多喜欢玉莹这个外孙女,可这只是在没有触犯利益的情况下,今日这样的情形,薛国公也不会冒陛下之大怒,豁出去求情的。

    但是……她转头望着安玉莹,她如花似玉的一张脸上妆容已经顺着眼泪化开,整个人狼狈至极的被侍卫拎在手中,双眸里却带着殷切的期望,“娘……娘……女儿没有,没有啊……”

    宁国公也跪在一旁,平庸的面容上露出一点焦急,对着自己夫人喊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如果能救玉莹的,就赶紧说吧!”薛国公他们的计划宁国公是不知道的,他也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陛下要处决他的女儿是实实在在摆在面前的。

    宁国公是个资质平庸的人,好在出身的好,一投胎就生在了安老太君的肚子里,又是头一个儿子,又嫡又长,他性格温顺,属于小时候听娘的,长大了听媳妇的这种类型,如今面对这样的状况,他只想着宁国公夫人一定是有解决的办法,催促她快一点将办法说出来!

    听着丈夫这等没有责任感的话语,宁国公夫人只觉得所有人都靠不住,她直直的望着安玉莹,若是今日安玉莹坐实了妖女的罪名,被关进了天牢,就算是再多人求情,也没有办法出来了,她只有死在那冰冷的牢中,受尽各种各样的折磨!

    想到这里,宁国公夫人立即膝行到哭的撕心裂肺的安玉莹面前,对着明帝猛的一磕头,喊道:“陛下,今日这事,实则是臣妇动的手脚,一切和玉莹没有关系!”

    “你动的手脚?”明帝的目光冷森,带这一种刻骨的寒意望着宁国公夫人,那模样,似乎只要她下面说错一个字就会将薛氏和安玉莹一起拉入天牢。

    明帝并不是个十分大方的人,在知道安玉莹是祸国妖女后,他便爆发了怒意,不顾是安老太君的寿宴,将她的孙女要拉入天牢,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如今他停下来,让薛氏说话,也并不是因为看在宁国公府的面子上,而是因为薛氏说这一切是她动的手脚。

    若是这一切是宁国公夫人动的手脚,那么真正的妖女就还存在,所以明帝一定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莹妃定定的望着宁国公夫人,看她要如何说这一切,难道她要将这几天所动的手脚都说出来?把所有人都暴露出来,来解救安玉莹吗?她转头望着慧空大师,就算是薛氏一人将所有的罪过都顶了,还不是要带出慧空大师,到时候这个和尚被抓了,会不会将所有人都抖出来?

    莹妃心里不断的盘算着,既希望有人能将今天这桩事顶过去,又害怕被此事牵连,纤弱的肩膀因为矛盾而微微颤抖。

    安老太君看着薛氏,眼底深处有一抹怜悯,这抹怜悯让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而且如今陛下已经开口问话了,她不可能在插嘴说出其他,以免被说要参与此事的嫌疑。

    就在众人的注目之中,薛氏虽然脸色煞白,但是还是很坚定的,口齿清晰道:“是的,陛下是臣妇动的手脚,今日得知慧空大师到了府中之后,臣妇知道大师德高望重,陛下一定会让大师测运程,便偷听到了大师所测的签语,然,臣妇听字面上的意思——凤穿牡丹龙飞天,似是有贵人相助陛下,臣妇目光短浅,只想着若是能让玉莹成为这签语中的贵人,就让人背着玉莹,在她的裙子上洒上了金粉,只有伴随着舞姿,才能看到那条巨龙,这样就会让陛下知道……”她怅然泪下,“谁知道,竟然弄巧成拙,最后陛下的佛签中解出来,才知道原是祸国妖女一说,臣妇吓得差点就不敢说出来,可是玉莹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

    重生之锦绣嫡女,112鱼死网破(求月票),第2页

    臣妇所为,她根本就不知道……”

    四皇子听着宁国公夫人的话,这个小姨的确很聪明,她将所有的罪都背到了自己身上,并没有将事情全部揭露出来,就是慧空大师也被摘得个干干净净,没有半点牵扯,这样的话,不管是证据还是证人,都比拉扯出一大串的事情来要干净利索的多了,也能让父皇信服的多。一旦拉扯其他的人,就会有越多的意外不受控制。

    母爱绝对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爱,薛氏说出这么一段话后,莹妃的泪水便不住的流出来,她知道母亲这么说的原因,这样一来,自己和玉莹都保存了,也不会因为揭露慧空大师而牵扯出其他的人,可是这样一来,母亲就会有欺君之罪,陛下能饶了安玉莹,在如此的状况下,也绝对不会轻易饶恕宁国公夫人的。

    宁国公乍听到薛氏的话,几乎是同一时间反驳:“夫人,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如此胡为啊!”他本想着妻子能有办法救下女儿,谁知道妻子的办法则是将所有的罪过都往自己的身上扣,便是迟钝如宁国公,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他根本就不相信以薛氏的身份,还要让安玉莹去做皇帝的贵人,立即喊道:“夫人,你根本不需要这样做,我们宁国公府,薛国公府已经蒙圣恩隆重了,你不会这样做的!”

    安玉莹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如此说,挣扎的喊道:“娘,娘,你为什么要害女儿,为什么要害女儿啊啊……”

    这几句哭喊将薛氏的心绪拉了回来,虽然薛氏要强,但是和宁国公的感情的确很好,听着丈夫的话,一时心内有些酸痛,今日这罪若是揽了下来,就会要和丈夫分开了,可是女儿呢,女儿还这么年轻,就要到天牢去受那些非人的折磨,而且看安玉莹的模样,只怕不要到天牢门口,就会将所有的事情都暴露了出来,到时候牵扯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人。

    伤一个,还是伤一片,这不是明摆的答案吗?

    “没有,就是我做的,虽然玉莹是国公的嫡子,可是你知道的,她心心念念喜欢的都是瑾王世子,可是瑾王世子从未将目光停在玉莹身上,我看她日日夜夜为了瑾王世子伤心,难过,我这个做母亲的心里亦是同样的感受,若是能让玉莹做了陛下的贵人,那请旨嫁给瑾王世子,就不会是问题了!”宁国公夫人不舍的看了眼宁国公,然后转头非常镇定的对着明帝道:“陛下,是臣妇愚昧,是臣妇目光短浅,只想着儿女的私情,可是并不知道原来佛签的解释是这样,佛签讲究一切自然以顺天意,这人为的一切理当不算,陛下,你就饶了玉莹吧!”

    她说完,对着明帝狠狠的磕头,额头碰在坚硬的花岗石阶梯上,听那咚咚的闷响便知道每一下都是用够了力气,慢慢的阶梯上就沁出了血迹。

    这样为了女儿着想的母亲,将周围的夫人小姐都感动了,便是谢氏也有些动容,只有云卿的目光始终都是平静里带着冷漠,她不会觉得有多感动,就算宁国公夫人是为了安玉莹求情,难道这一切,她又能撇的开关系?若不是她发现的早,警觉性高,如今被关入天牢的只会是她,而跪在前面的那一片人,只会不遗余力的落井下石,届时替她伤心的,又有几人呢。

    而宁国公显然还是觉得薛氏不可能为了这样的理由随便做出如此事情,还要高声辩驳的时候,安老太君重重的开口道:“盛儿,不许在御前无礼!”

    盛儿是宁国公的小名,他被安老太君宛若含了百斤重量的言语压得闭了嘴,抬头去看安老太君,只见那双已带着斑驳眼纹的双眸里有着深深的劝阻,他阿了阿嘴,最后什么也没说,跪在地上,身形一下就委顿了下来。

    明帝望着在自己脚边磕头的宁国公夫人,直到她磕得地上的血迹流到了下一个阶梯,才目光阴冷,声音冷沉的问道:“慧空大师,这签是否还分人为和不是人为的?”

    这时,人们才注意到,一直坐在明帝身后素斋席上的慧空大师,他白胖的圆脸上有着一粒粒的水珠,长长的白胡子显得湿淋淋的,在他身后站着两名侍卫,铁甲佩刀,面无表情,从事情一发生起,便守在了这方,如同每一个在场的人都被控制起来。

    此时听到明帝终于点到了他的名字,这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期间还稍微软了一下腿,因为袈裟宽大,没有被其他人发现。

    他努力平和着自己的表情,垂着双眸走上前来,目光在望到薛氏磕头之处,面皮颤抖了一阵。

    而薛国公此时表情已经非常淡定了,面色稳定看不出任何的端倪,宁国公夫人不愧是他的女儿,反应机敏,将事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再用御凤檀的事情为安玉莹做借口,实在

    重生之锦绣嫡女,112鱼死网破(求月票),第3页

    是恰当不过,至于慧空大师,他心内冷笑,他一点都不在乎慧空大师会怎么说。

    因为慧空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知道接下来的话要怎么说!

    “如这位夫人所言,一切签语皆要自然而生,方能显出是谁而为,尔预先知道先机,经过人手特意铺设,便失去了本来的意义。”慧空淡淡的将话语说出,眼眸依旧半垂,像是在入定一般。

    明帝终于收回了目光,盯着已经接近昏厥过去的薛氏,目光森冷道:“放了安玉莹。”

    侍卫听了旨令,松开了手,安玉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仿若刚从水里出来一般,双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幸好海氏在后面扶着她,才让她不至于跪坐在地上。

    薛氏从心底松了一口气,放了玉莹就等于陛下已经相信了她的话,可是接下来,迎接她的又是什么呢,磕破额头的疼痛已经让她说不出话来,眼前又有血液的红色,让她觉得心里有着浓浓的怨愤。

    本来这一切,都该是沈云卿受着的,薛氏转头往云卿所坐的席面望了过去,眼底射出了冰冷恶毒的光线,那表情,让谢氏在一群人中的注意力生生吸引了过去,浑身打了个寒颤,却立即挡在前面,不让那视线落在云卿身上。

    母爱,不止你薛氏有的,她也有,虽然谢氏不明白,为什么薛氏无缘无故的突然以这种恐怖的眼神望着云卿,但是保护女儿,是她的第一个反应。

    薛国公看了一眼薛氏,突然站了起来,对着薛氏就是一脚踹了下去,口中如含着刀一般,愤恨道:“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女儿!就算你为了自己女儿的婚事茶饭不思,为了她而心痛心伤,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举动,你这是欺瞒圣上啊,我们薛家满门上下都对陛下忠心耿耿,你就为了儿女私情,为了你那点慈母之心,做出此等大不逆的事情,你真是让为父太失望了!”

    薛氏被父亲踢的一脚翻在地上,发髻散乱,形容狼狈,却瞬间明白了薛国公的意思,捂着被踢的腿上,振声道:“父亲,是我傻,是我丢了薛家的脸面,不该让薛氏的名声上加上这么一笔污点,可是玉莹苦苦喜欢瑾王世子,我这个为娘的,哪里能不操心啊……”她的眼泪哗啦啦的留下来,滴落在地上,几乎是泣不成声道:“母亲,我对不起你,不该在你的寿宴上如此作为,是儿媳不孝啊……”

    云卿望着薛国公和宁国公夫人的举动,嘴角抑不住的冷笑,长长的睫毛半垂下来,将无比明亮的眸子遮掩的明明暗暗。薛国公如此做,不过是想要明帝知道,宁国公夫人做这一切的目的都是爱女心切,才会冲动了一次,更让明帝知道,薛氏是他的女儿,他做出这样教训的样子,能让明帝心头气愤稍许消解。

    而薛氏也很聪明,她除了说出自己的目的单纯之外,还强调了今日是安老太君的寿宴,既然明帝能来替安老太君祝寿,那就要顾忌今日是个喜庆的日子,在这日子里见血,实在是对安老太君的极端不尊重。

    不得不说,薛国公对明帝的心思把握的还是比较到位的,他如此训斥下去,拖延时间,明帝的怒意从开始爆棚慢慢的减少了下来,而且在提到安老太君的时候,他的眼眸稍微动了动,这证明他已经松动了。

    若是继续下去,只怕明帝会将这件事以比较轻巧的手法处理下去。

    一直在一旁看着事情始末的三皇子,此时却是站了出来,一脸义正言辞道:“宁国公夫人此言差矣,你为自己女儿着想,这的确是很正常的事情,敢问这天下哪一个母亲不是如此,可是为女儿的婚事着急并不能靠着这等弄虚作假的手段,来欺骗婚事,而你今日不仅是弄了虚假的手段,你还让父皇虚惊了一场,让慧空大师的签语提前的暴露了出来,这本是慧空大师给父皇的提示,如今众人皆知,若是以后遇见这等情况,岂不是会被人预防了,而导致无法发现那妖女,这对我大雍江山的稳定,父皇龙位的安定,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并不是一个欺君之罪就可以掩盖了的!”

    随着三皇子的话音落下,一霎那,众人都看到明帝的面色出现了惊天复地的改变,比起之前发现安玉莹是妖女的时候还要惊怒!

    这种惊怒的神奇,几乎能让日下的阳光失去原本的灿烂,让人觉得是随时将要爆发的火山口。

    人人都知道这是三皇子的话达到的效果,三皇子今天晚上所说的话不多,但是他唯一说的这一段,却比任何话语还要有效的将薛氏推向了死亡的深渊!

    暴露了慧空大师的提示,等于让那祸国妖女有了提防,以后一旦出现了——凤穿牡丹龙飞天这样

    重生之锦绣嫡女,112鱼死网破(求月票),第4页

    的景象,只怕是一开始就会被淹没,让明帝再也没有办法提前将妖女抓出来!

    这样的罪名,几乎就要与祸国妖女的罪名相提并论了!

    所有人都明白,三位成年皇子之间是水火不容,表面上维持着兄弟的情谊,其实私底下斗的你死我活,巴不得对方早点死了才好,对于此等景象,朝臣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今日薛国公之女被罚,三皇子站出来说这段话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打击薛国公。

    可是纵然人人都知道如此那又怎样!只要三皇子说的理由没有错误,只要明帝觉得他说的是正确的,那就可以了,其他的东西,不用说到明面上来。

    云卿淡淡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像是这种推波助澜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她再开口,自然会有其他人来做这种给薛国公添堵的事。

    薛国公在朝中有多么的风光,自然也会将自己树成了靶子,无数人等着机会将他一点点的拉下来。

    此时的三皇子,不就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么?!

    “今日是安老太君的寿宴,不宜有白事,但是宁国公夫人藐视天子,欺君罔上之罪绝不可饶!给朕将薛氏拉下去,钉刑二十大板!以儆效尤!”压抑着的,暴怒的声音从明帝的喉咙里传了出来,却比歇斯底里的狂吼还要让人觉得害怕,在场的人浑身一阵冰凉。

    谢氏甚至紧紧的收了收紧手,侧头看女儿的神色没有变化,这才放下心来,而旁边不少小姐夫人都极少见过这阵仗,被那刑罚吓得瑟瑟发抖。

    钉刑,便是将人放在插满了长长钉子的木板上,然后再施杖刑,每次板子打下去,钉子就往人的肉中陷入一分,二十大板下来,只怕肉会被穿透,就是细小的骨头,都会被打断,就算救回来,只怕也只能由着人服侍一辈子,不能再一切自如了。

    这还是明帝考虑到安老太君今日寿宴的份上,否则的话,只怕也会直接拉入天牢,再无可恕。

    宁国公几乎是浑身颤抖的看着侍卫将薛氏拉了下去,眼眸里的感情十分复杂。

    安玉莹则是浑身一软,直接瘫倒到了地上,高声大哭。莹妃死死的扣住自己的手心,将痛苦掩藏在喉咙之中,呜呜的嗓音从咬紧的唇内流溢了出来。

    五皇子望着这变化的一切,脑中在勾勒事情的前后情形,他眉头皱了皱,眸中露出一点怀疑的神色,从慧空大师那句批语说出来之后,他就联想到在明帝进来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苍鹰。

    御凤檀此人,不敬鬼神,不信鬼神,从不理这等鬼怪之事,今日抬手射鹰倒是不奇怪,只是后面说的这段话,倒让他不的不想起,沈云卿当时所站的位置。

    他隐隐觉得,今日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和沈云卿有关系,可是从头到尾,她又没有说上半句话,插上半句嘴,实在让五皇子又说不出什么,只是心中这种只觉愈发的强烈。

    薛国公面色隐隐发青,却不得不控制着自己的不满,以免被明帝看出自己心底的意图,望着女儿被拖走,视线移转,死死的盯住在云卿的脸上,阴霾狠鸷的眼眸里甚至露出一种可以称之为残忍的杀意。

    今日安排的一切都是针对沈云卿来的,可偏偏事情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御凤檀出手将苍鹰射了下来,玉莹的裙子还出现那诡异的金龙。

    薛国公清楚整件事情的始末,那金龙绝不会是薛氏弄上去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他们设计的沈云卿提前发现了阴谋,而将此事转移到了玉莹的身上去了。

    他望着那个艳丽如花,便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语不笑,已经有倾城之姿的少女,心肝肺都有一种怒道发疼的感觉。

    这么多人精心布的局,早就开始策划的一切,就被她破解的干干净净,自己还赔上了一个女儿!

    绝不能让她在留在这世上了,敢这般公然挑衅他薛国公的人朝中上下,沈云卿还是第一个!

    云卿毫不畏惧的迎面而上,嘴角依旧是带着浅浅的笑意,心里却有不好的预感,小女儿被明帝如此处理,只怕已经彻底了惹怒了薛国公,他现在望着自己,想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多半是想杀了她吧。若是说没有一点儿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他是权势滔天的国公,手握兵权,她所能依仗的不过是自身的筹谋而已。

    但观今日的事情,若是重来一次,她也绝不后悔,没有前面薛国公他

    重生之锦绣嫡女,112鱼死网破(求月票),第5页

    自作自孽的安排了这么一出,就不会有后天安玉莹被设计的这一幕,她不是只死鸭子,只能被人欺负,若是对方硬要如此的话,那她就鱼死网破也要拼一拼,大不了都一起死!

    这一瞬间,她的目光迸发出极为绚丽的光彩,整个人正如身后那巨大的牡丹花,俨然一朵绽放中,艳丽璀璨,华光无双的“焦骨牡丹”,就算有火烧焦了枝干,花儿却在漆黑中绽放得更加夺目!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醉醉依旧在倒数第二名挣扎着,别让醉醉跌下去啊……

    “焦骨牡丹”:相传,武则天有一次想游览上苑,便让百花盛开,第二天,武则天游览花园时,看到园内众花竞开,却独有一片牡丹不开,武则天一怒之下便命人点火焚烧花木,并将牡丹从长安贬到洛阳。谁知,这些已烧成焦木的花枝竟开出艳丽的花朵,众花仙佩服不已,便尊牡丹为“百花之首”,“焦骨牡丹”因此得名,也就是今天的“洛阳红”。

    “女代御兴”:这个相信亲也看出来了,是当初李世民看到的“武代李兴”改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