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104 月夜定情 文 / 醉疯魔

    重生之锦绣嫡女,104月夜定情

    御凤檀狭长绝丽的眸子微微一瞥,嘴角的笑意越深,搂着云卿便朝着破开的位置,脚尖轻点,形蹁跹,如青鸟飞纵,无声无息的离开人群。唛鎷灞癹晓

    四皇子眉目鸷,一把扯了在地上一直尖叫不绝的安玉莹起来,两下点住她的道,让她安静下来,以免在等会来的京城卫兵里丢尽皇家和薛家的脸面。

    安玉莹显然被吓得狠了,两眼里失了焦距,只看到眼前倒下的一具具染血尸体,肩膀上,手臂上的伤在被四皇子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拉扯到后,似乎又裂得更大,嘴巴张开,似痛得大呼。

    京城卫兵已经控制了黑衣人,他们这边闲了下来,四皇子一把扔掉从黑衣人手中夺来的长剑,另一只手将安玉莹往走过来的陈甲上一丢,声音如包裹着冰渣一般,没有丝毫的温度,“带她回宁国公府。”

    陈甲点头,小心的扶着安玉莹往后方撤去,这么一个高傲的千金大小姐,如今形容狼狈,浑是血,样子看起来比乞丐都好不到哪里去。

    “檀檀呢?”五皇子后跟着一直和他一起的方宝玉,环视了周围,奇怪的问道。

    四皇子眉目瞬间一沉,变得更为冷滞,眸光在方才两人消失的地方一落,眸光极为寒凉。

    而此时御凤檀怀中环着云卿,几纵几伏之间,已经到了东大街外的一家房屋屋顶之上,今天是七夕之夜,所有的人都往举办活动的东大街广场去了,本来就不闹的地方,就显得更加冷清。

    御凤檀一落下来,便将云卿放在了屋顶,待她坐稳之后,自己才与她并列的坐了下来。

    云卿突然被他一搂,就搂到了这静寂的地方,虽说知道御凤檀不会对她做出什么,但始终感觉有些不自然,侧头道:“让我回去,雪莹还在等我呢。”

    “别担心她,我让易劲苍去接她了。”既然要让云卿好好陪他,自然不会留下什么错漏让她分心的。

    御凤檀此人做事倒是靠得住的,他既然如此说了,肯定做得到,而今发生了东大街这回事,今晚的七夕晚会是完了,各家的小姐公子哪里还有心思再玩。

    知道雪莹安全了,云卿的心也安定下来,转头问御凤檀,“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那里人太多了”御凤檀坐在云卿边,如美玉明珠的面容在淡淡的月华之下,显得温柔起来,他的眉稍微微上挑,眼角带着一股毫不遮掩的欢喜,绝丽的双眸在清淡如水的月光里,深若幻境,仿佛被他看着的那个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最珍惜,最易碎的宝贝。

    云卿在这样的注视之中,心里的那一丝防备好似里河水中漂浮的冰块,一点一点的融化,软成一团,这些时间,每次见面对御凤檀时,那种微微心乱的感觉,好似又跳了出来,慌乱的避开他的眼眸,侧头望着屋子不远处一棵拔的大树,胡乱道:“那你带我来这里,是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御凤檀当然是有很多话要说,刚才那里发生了一场刺杀,又有那么多各路人物在,他就算是要和云卿安静美好的说上两句话都不行,他转头望着她玉一般蜿蜒的侧面曲线,微微一笑,“就是想和你两个人单独这么坐着,七夕夜这么独特的子,若是浪费了,也太可惜了。”

    “倒是真独特。”云卿似乎没想到御凤檀话中的意思,而是想起了那批刺客,“黑衣人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东大街广场,他们直接朝着我们所在的游戏台而来,看起来好像不是随便来杀杀人那么简单?”他们基本是一出现,就奔游戏台,但是到了游戏台上后,又并没有直接选择其中谁作为主要目标,而是见者就下手,下手的对象又多选男子而来。

    这样漫无目的的杀人,她还是头回见到。

    “你怕吗?”御凤檀眯着眼笑,目光始终没有从云卿的脸上移开,两道专注的视线让云卿根本就没办法忽视。

    今御凤檀似乎笃定了要说一些什么,不会轻易被她的话题所岔开,她心很复杂,就像两个小人在心里头拼命的争夺,她和他原本是没有瓜葛的,可不知怎么,就绕到了一起,她总觉得偏离了当初自己重生时所想的轨道。

    可是却发现,无论怎样,这道路已经绕了,似乎也拉不回来。

    “怕,当然怕,那么多黑衣人,刀剑拼杀,血液横飞。”云卿想起这一幕来,倒是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是格外的冷静,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惧怕的心里,而是一味分析着怎么让雪莹不受伤,自己怎么逃开,看

    重生之锦绣嫡女,104月夜定情,第2页

    来重生后的她,心底素质是越来越强大,这样的景也无法让她有点动容了。

    御凤檀听到她那平和到极点的声音表述着害怕的心,怎么听都有一种为何感,望着她脸上那一点恍若迷茫的申请,心头就软了下来,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上她的头发,轻轻的揉了揉,笑道:“有我在边,你当然不用怕。”

    慵懒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宠溺,融合在着寂寥茫茫的夜色中,好似一缕羽毛从心尖上划过,头上那不重不轻,却亲昵得如同人的动作,让云卿从头顶产生一种酥麻,蔓延到了四肢,鬼使神差般的,她转过了头,眨了眨清透的眸子,哂笑:“你说不用怕,可那时,不还是薛公子出手相助了么?”

    御凤檀狭长的眸中晃过一丝不赞同,用另一只得空的手勾起云卿的手腕,“他出手的时候,已经迟了,这镯子才是你真正的救命恩人哦!”

    说完,还促狭的学着云卿眨了眨眸子,脸上的笑容镀了一层光彩,魅惑之极。

    云卿望着手腕上的蓝宝石镯子,瞪了他一眼,“送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了,既然是我的东西,那怎么能说是救命恩人。”

    这镯子原本就是御凤檀送的,要追究起来,的确还是御凤檀今帮了大忙,可看着他那笃定的样子,云卿就不想让他得意。

    这样的心理,有些幼稚,可是御凤檀却觉得很开心,望着她一双凤眸灼灼生辉的望着自己,菱唇一开一合的反驳着自己的话,便觉得心里一股甜蜜,“好吧,既然卿卿你觉得今我表现的不合格,以后一定尽早出现,不让你失望。”

    他的表里充满了遗憾,声音中带着自责,可云卿从她的脸上,可没看出他有一丝如此迹象,不由的哼了声,“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引来的安玉莹暗中下手,使那险的招数,我又何故会被推到黑衣人刀尖下去?”

    云卿虽然是有点恼怒安玉莹这次的行为,若不是她反应快,指不定现在她就成了那刀下的亡魂,又去了地狱里赶着投胎,哪还能坐在屋顶上,听风看月的,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说来说去,都是因为边这个妖孽惹来的。

    但这也不过是人在心底恼怒后将理由找来发泄发泄的,实则云卿心里也没怪御凤檀的意思,御凤檀至始至终也没表现对安玉莹有什么意思,反而是安玉莹在内心里就认准了她沈云卿,好似没了沈云卿,御凤檀转就会和安玉莹在一起幸福美满一辈子,一心想要将她置于死地才甘心。

    可御凤檀却明显不知道云卿内心的想法,看到她脸色那么一恼,心内便紧张起来,虽然卿卿这话带了醋味,可若是误会安玉莹和他之间有什么,可不行,连带好看的脸上都露出了些微委屈,“卿卿,你这可冤枉我了,她那般举动我没法控制的,可是天地月可鉴我心,对她,我连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你一定要相信我。”

    云卿一见他那面容上露出这等的神色,狭长的双眸里好似带了小孩儿一般的委屈,跟墨哥儿抢不到东西吃时一般,不由的就伸出手在他脸上捏了捏,“我也就说说而已,你别那么紧张,你和她之间,我也管不了啊……”

    我们之间又不是什么关系这句话还没说出来,御凤檀一下便伸出手掌来,将她捏着自己脸颊的手覆盖在手心里,双眸迸出十分绚丽的光芒,“云卿,我心里只有你,别的人你都不要管,我知道,其实你心底也有我的,对不?”

    什么叫给一点阳光,就有十分的灿烂,此时的御凤檀便是,他从云卿的语气动作里看出云卿的心软,以及几次在面对他时,那种不自然的慌乱,判断出云卿对他的感,今他就不能再让她逃避,他要着她面对事实,虽然他不知道她究竟有什么心结,导致一直对他都有着抗拒。

    他的眼睛极美,在幽幽的夜空里,比最闪烁最耀眼的星光还要闪亮,比最璀璨最艳丽的烟花,还要绚烂,云卿好似要被那双眼睛吸引了过去,顿时紧张了起来,连被他强放在他脸颊和手心里的手都忘记抽回。

    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心里在大声喊着,告诉她,你心底没他,可嘴唇宛若被神鬼控制住了一般,抿了又抿,始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若是经历了两世,此时她还不明白自己对御凤檀的感,那真是白活了。

    她喜欢上对面这个男子了。

    虽然她知道,他两年后会在战役中死去,留下一串美好的传说。

    虽然她知道,和他在一起,也许会要面对更多的麻烦。

    可是理智控制

    重生之锦绣嫡女,104月夜定情,第3页

    不了感,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到了她的心理。

    御凤檀等着她的回答,等了一瞬,又一瞬,潋滟狭眸里看起来很平静,内心里却很怕,这一次又被她拒绝,又被她推开。

    他小心翼翼的喜欢着她,明明很想靠近,又怕自己太过主动,而吓到了她,只能在近和远之间,选择最恰当的方式,却慢慢融化她的心。

    此时见那双迤逦的凤眸之中,闪闪烁烁的光芒,他很怕等到开口的时候,会是自己希望以外话语。

    他看着她如玉的侧脸,那光洁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比明珠还要灿烂,他喜欢她这么久,不想再只能游离在她的心外,御凤檀本不是循规蹈矩的之人,为了云卿,克制了许久的慕,在这袅袅月色之中,终于喷薄而出。

    他一把将她搂在了怀中,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虽然澎湃的感这般汹涌而出,贴下去的力道,却还是那样小心翼翼,但是在接触到那柔软香甜的唇瓣后,那努力克制的一切宛若都停了下来。

    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唇瓣这小小的一块,其他的一切都不存在,只有这两片唇瓣,才是他最希望停留的地方,他在唇上大胆的轻触之后,不再满足这浅浅的接触,便将她的唇含在口中,舌一尖宛若有了灵识一般,往着唇瓣之间,吐气如兰的地方而去。

    在御凤檀的唇一压之时,云卿全便僵硬了起来,她的眼眸恍若被定住了一般,看着那人近在咫尺的眼眸,感觉到薄薄的红唇与自己的唇瓣贴在一起,有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从唇上传来,她仿若呆了一般,平素脑子里那些伶俐全都不见,只能感觉到男子贴近时,皮肤传来的温的气息,还有那环绕在周的轻浅檀香,直到他用温一软的舌一尖从她唇齿间滑了进去,她从恍然一醒,想起这究竟是在做什么,伸手便想要推开他。

    可是御凤檀的反应比她更快,他几乎在她一动的时候,就用手抓住了她的双手,另一只手放在她后脑勺上,微微拉开了两人的拒绝,唇离开她的大约一毫米,一双绝丽的狭长眸子里充满魅惑看着她,呼出的气在两人的唇一齿之间交换,“卿卿,你喜欢我,你喜欢我。”

    这一次,他用的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低哑的嗓音中有欣喜,有霸道,更多的确定。

    他是那样急切的表达自己的欢喜,他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也许她会推开他,会打他一巴掌,会义正言辞的拒绝她,可她什么都没有,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在被他亲到时,那微微的颤一抖。

    他迫不及待的要说出来,即使在那样美好的时刻,他也要说出来。

    云卿只觉得他说话的气息在自己唇一瓣上刷过,两人之间有距离,却又如同没有,他的眼神认真而专注,让她的眼眸无法就这么与他对视,想要绕开,转到别处。

    可惜,御凤檀并不是打算停下亲吻,这一次,比刚才来的更加烈,他几乎是说完以后,直接将舌一尖探入了她的口内,开始在里面攻一城占一池,霸道的宣布自己的存在。

    在这样的气势下,云卿几乎连呼吸都要忘了,但是更多的,却是心里头一股流流出,她绷紧的背在这种霸道到执着的攻一势里放松了下来,偶尔也会学着回应他,粉红的舌一尖如同小鱼一样,偶尔会与他的缠在一起。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云卿不知道怎么说,前世她应该是喜欢过耿佑臣的,可从来没有像这般的不受控制,好似喝醉了酒一样,不管天崩地裂沉一迷在其中,那种朦胧梦幻的意境,只想一直腻在这里。

    她睁开的凤眸微微的闭上,长长的睫毛阻拦那朦胧的月光,任由自己沉沦在这种感觉里,她喜欢御凤檀,也许已经喜欢很久了,那些什么担心和忧虑,都随着夜风走远吧,既然重生一次,那就让一切都全部改变吧。

    云卿没有意识到这时候的自己多美,只有御凤檀看到那妩一媚的双眸艳一丽的眸光从睫毛下透了出来,眼角眉梢那是一种用言语无法形容的风一,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

    御凤檀眼眸里有着男人的疯狂和霸道,眼前这个女子是他的,云卿是他的。

    于是御凤檀的动作越来越急促,他有一种一望,想将怀中这纤弱窈窕的人儿,就这么一点点的,一丝丝的,吃了下去,尝遍她所有的滋味,每一点,每一寸,丝毫都不能放过,就这么揉碎了,变成他唯一的,最甜一美的食物。

    他抓住她双手的手早已经松开,炙一的手掌顺着她的肩

    重生之锦绣嫡女,104月夜定情,第4页

    膀慢慢的往下滑,从她圆润小巧的肩头朝着纤细的腰间抚去……

    月色朦胧,大地无声。

    天地自然的一切,仿佛都在支持着这一对人的亲密,直到几道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这静谧的夜晚。

    “二公主,我们进去吧。”

    熟悉的声音传来,云卿从梦境里瞬时惊醒,然后一把将男子推开,凤眸睁开,往着周围望去。

    御凤檀正沉浸在其中,猛然被推开,面上的表有这一瞬的僵硬,可接下来,便是急忙的转过,满心的郁闷和懊恼。

    云卿看了他一眼,望着他微微弓下的子,和方才脸上那闪过的尴尬,非常清楚他此时是什么原因转过去的,虽然这一世她才十五不到,可是上一世做了人妇的,哪能不明白男子的变化呢。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在两人暂时有点尴尬的静默中,又有一句女声传了出来,御凤檀咬牙切齿的平息了体的变化,料想云卿一定不知道他的所为,别让她误会了,以为自己亲了她后便不负责,一转头,便望见云卿已经恢复的清明的双眸,正望着他,如葱的手指竖在被吻得饱满的红唇前,做了一个嘘的姿势。

    ——二公主和耿佑臣在这里。

    御凤檀目光在她唇上停留,想到刚才听到的两个声音,面色也变得一肃,竖起耳朵听着下面的脚步声已经迈到了屋内,对着云卿勾勾手,然后两人蹑手蹑脚的趴在屋顶上,御凤檀小心翼翼的揭开一片瓦,头靠头的往屋下看去。

    屋中,穿着一的闪闪亮片的银色长裙的二公主踏到了屋内,而耿佑臣也是一袭崭新的湖蓝色长衫,显出高大的材,整个人显得很是俊朗。

    此时,耿佑臣双眸里都是温柔,如同沉浸在风里的柳枝一般,说不尽的缠绵多,望着二公主,道:“今七夕佳节,我想和公主一起渡过这美好的夜晚。”

    本来很不高兴进到这么一间不够高贵,不够奢华屋子里的二公主,在看到耿佑臣的双眸时,脸色的不忿都收了起来,眼底带着痴恋,腔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却还是带着少许的矜持道:“你就不要回去陪那个韦凝紫,还有那个秋水吗?”

    这话可是醋味十足,毫不掩饰,耿佑臣听到后,眼底都是笑意,这些子,他不断制造和二公主巧遇的机会,每次在二公主面前,无不表现出自己的温柔,还有男子汉的气魄,将二公主本来就慕的心弄得彻底为他沦陷。

    他微微叹了口气,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惆怅和怅然,抬起头来望着远方,忧伤道:“公主莫要说了,我屋中的两人,你也知道是如何而娶,如何而纳的,只怪我运气不好,被人设计,又在无奈之下,娶了自己不喜欢的人,如今,碰到自己心仪的女子,每次和她接近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又开心,又难过,她是那样的高贵,美丽,特别,将我的心全部占据,可我,却偏偏什么都不能和她说,因为我没有办法给她最好的。”

    二公主望着他的表,那布满纠结的俊颜,那带着淡淡忧伤的语气,让她的心也染上了忧伤,如果此时,她还听不出耿佑臣话里的意思,那才奇怪了。

    这个每次和耿佑臣接触的,高贵,美丽,特别的女子,不是她,又是谁呢。

    难怪,难怪耿佑臣每次看到她时,她总觉得双眸里含着言又止,她被感动的喉咙一涩,尖利的嗓音微沉,望着耿佑臣,鼓励道:“你若是喜欢她,那就跟她说,你若是不说,那又怎么知道,没有机会呢?”

    耿佑臣望着二公主有些湿的眼眸,眼底划过一道飞快的得意,真是太好骗了,他嘴唇张了张,似乎要说出来,又转,重重的叹了口气,“我说不出来,她那样高贵的份,是没有可能嫁给我的。”

    二公主就期盼他说出来,此时见他又转,便又气又心疼,剁了剁脚道:“你喜欢我,干嘛不直接跟我说,有什么问题,难道以我的份还解决不了吗?”

    云卿和御凤檀相互对视一眼,这二公主可真够心急的啊。

    “你,原来你都知道的。”耿佑臣听到二公主的话,转过头来,眼底既惊喜又激动,简直是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可是你是公主,我怎么……”

    “你每次看到我就那样的表,我如何能不知道,可是没想到,你对我的感已经这么深了。”二公主很感动的点头,原来耿佑臣也早就上她了,只是碍于份,不能和她表白。

    “公主,你……本来我想把这个秘密掩藏一辈子的,就这么默默的慕着你,在心底为你祝福,没想到早被你发现了,如此,也好,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能再和你这么见面,今夜,是七夕,也算是为我这段深藏的感画上个句号吧。”耿佑臣摇摇头,双手紧紧握成拳,转头往外面走去。

    二公主立即冲上去抱着他的腰,阻止了他向外的形和脚步,脸贴在他的背上,喊道:“你别走。”

    “不行,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我只是一个小官,家中已经有妻子了,就算你我相互慕,皇后和四皇子也不会让你和我在一起的,我们是没有未来的。”耿佑臣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手指却去扳开二公主抱着他的手臂。

    二公主哪里肯,叫道:“不会的,不会的,我有办法,我们能在一起的,一定能……”

    耿佑臣嘴角划过一抹得逞的笑意,转过来面上都是惊讶,低声问道:“公主莫要哄我了,不可能的!”

    “我有!”二公主非常坚信的点头,“我有办法,让母后和四弟没办法拒绝我们的。”

    她说完,松开手,让外面跟随的宫女去买了酒水过来,然后对着宫女道:“你们到外面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进来。”

    “公主,皇后娘娘让我们跟随你,寸步不离的。”宫女有些犹疑。

    “快走!再不走本宫等下就让人将你拖出去打死!”二公主眼睛一瞪,满脸不高兴的训道。

    二公主的格,宫女当然清楚,当即就吓了一跳,就算回去被皇后打死,也好过在现在就直接被打死了,早死不如晚死,秉着这个原理,连忙退了下去,守到了屋外。

    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人,耿佑臣看着那木门关上,心底喜悦的火花不断的四一,但是面上带着迷惑不解的意思,问道:“公主,你有什么办法,皇后和四皇子不是那么好打动的!”

    “没事,你只告诉我,你真的不喜欢那韦凝紫和秋水吗?”看来二公主还是听说过韦凝紫和秋水的事,韦凝紫倒好说,是在皇宫里发生了那样的丑事,不得不掩盖而娶的,可是秋水,她却听说是因为耿佑臣很喜欢她,才迫不及待的娶进来,那时还是新婚期呢。

    望着二公主狐疑的眼神,耿佑臣向前一步,拉着二公主的手,含脉脉,“二公主,若是真心喜欢她,我又如何会纳她为妾,真正喜欢一个女子,只能让她做我的妻子,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敢对你表白自己的心意。”

    他的手滚烫的握住二公主的手,二公主望着他含的双眸,早就相信了他的话,眼角飞嗔着他,点头道:“你说的,我就信了,不过以后你可只能对我一个好。”

    “若是你为我妻,那我真是什么都无所谓了,她们在我眼底哪里比得上你百分之一的好。”耿佑臣这话的确没作假,韦凝紫和秋水的份,哪里有二公主的份来的高贵呢,她可是皇后的亲女呢。

    郎的软语就在耳边,二公主哪里还不放心,心内开心得很,这些时,耿佑臣下的那些功夫,已经让她早就笃定了他的慕,不然为什么每次都那么巧的遇见她,她拉着耿佑臣的手,走到桌前,端起酒来,“来,我们喝酒吧。”

    耿佑臣望了一眼那酒,心里早就知道了,没想到这位二公主倒是奔放,为了嫁给他,私下如此主动愿意和他发生关系,倒也好,如此一来,到时候皇后和四皇子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拒绝他了。

    于是他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端起酒杯和二公主开始干杯。

    酒香纯洌,芳香溢人。

    数杯以后,二公主便有些头昏,她子软软的,举杯对着耿佑臣,“我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说完,便子发软倒了下来,耿佑臣立即向前一步接着她倒下的躯,在她耳边轻声道:“二公主……二公主……”

    他的气息划过二公主的耳朵,那种酥麻的感觉,让二公主浑打了颤栗,转头过去,不偏不巧,正好对上耿佑臣的唇。

    眼底只有他那俊朗的面目,深的眼眸,子便在那动作中化作了一滩水,手臂紧紧的搂着耿佑臣,将他扑倒在地。

    “你要了我,母后就没办法拒绝了……”二公主一下将耿佑臣推倒,坐在他的上,两只小手没有章法,胡乱的在他上乱摸,将他的衣服用力的撕扯着,动作又急又猛,弄得耿佑臣都一呆,若不是他知道,他还以为二公主是场老手了,怎么这么急切的就要来脱他的衣服。

    不过他很乐得其所,这样的奔放,倒是别有一种乐趣,直到二公主一下咬到他的口,他大呼了一声,这才一把翻了过去,将二公主压在下……

    在这种时候,耿佑臣的心底是带着一股深深的喜悦,二公主和他有了实质的关系,就算皇后再不喜欢,也再没有办法。

    到时候耿沉渊也好,黎驸马也罢,这些要抢他东西的人,这些取笑他的人,他通通都会让他们好看。

    他耿佑臣的人生绝对不会就这么败落下去的。

    御凤檀从看到二公主扑倒耿佑臣的时候,就在心内暗道,好主动啊,他还不知道二堂姐原来是这么激的啊,一面感叹,一面飞快的捂着云卿的眼睛,将瓦片盖上后,抱着她从屋顶下跳到一处寂静的小巷里。

    “耿佑臣倒是如你计划的一样,真的去勾引二公主了。”御凤檀浅笑,侧头望着云卿,目光却有意无意的在她的红唇上停留,眸光微微暗沉。

    “他那种人,为了升官,为了权势,什么都愿意去做,此时被得这种绝路上,当然不会放过二公主这个机会。”云卿微??笑????眉?????

    ??????????????????????锟?霉?????谩?????????

    ??械???????屑

    ???校????缁承?蟹????

    小?1斜????????????????????????

    ?搂????????a?????

    淇??????锟????????位?

    ???????????????????

    ???械?????械????????????

    ?????胁???????????????渭?小???浣????搂????????小

    ?????????

    ??笑???笑????

    1????路??????????

    ???????????????*?br>????????????????危就让梦永远不要醒。”

    云卿弯唇一笑,手指却在他腰间一拧,“是不是做梦?”

    御凤檀抿唇抽气,皱着眉毛,低声控诉道:“呀呀,卿卿,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云卿自己的手劲,哪能不清楚,面前这人就是装的那样子,她斜睨着御凤檀,轻笑道:“最多也就是谋杀个世子罢了,谁跟你亲夫啊!”

    微挑的凤眸斜睨而来,润着水光的瞳仁宛若有无限风,撩得御凤檀心头发痒,惩罚似的更加收紧手臂,警告道:“我是,御凤檀是沈云卿的夫君,这辈子你的夫君只能是我,明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