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083 明争暗斗 文 / 醉疯魔

    重生之锦绣嫡女,083明争暗斗

    云卿突然被他搂住,但见他眼眸里透露出的来的暗沉情韵,还有压下来的脸庞,她呼吸都几乎停滞,反射性的抬起手,挡在了自己和他之间。唛鎷灞癹晓

    御凤檀的唇一下压上了一处馨香的肌肤,却没有想象中的柔软和甜蜜,他睁大双眸,看着眼前如青葱般的五根手指,哗的一下拉开了距离。

    怎么亲到的是手啊?

    不应该是那粉粉嫩嫩,诱人至极的唇才对啊?

    他眨了眨眼,问着云卿,而云卿也同样眨了眨眼,望着男子面上的失望和沮丧,还有微微嘟起,好似在控诉她这种行为是极端不人道的唇,面上不知不觉带上一抹狡黠的笑意。

    望到面前少女嘴角的笑,御凤檀嘴角斜勾,抬起手来,一把抓住云卿的手,温柔的再次在上面印下一吻,抬起来的狭眸里光芒潋滟,“原来云卿喜欢我亲你的手啊!”

    嘴角的笑一下固住,看着男子手中握住的自己的手,离他红色的唇只有一寸不到的距离,他的呼吸散落在手背,仿若每一个毛孔都浸润了淡淡的檀香味,云卿的脸一下就红了,从脸颊到额头,再到耳背以后,都是浓艳的红色,将牡丹一般的容颜染上了晚霞一般的色彩,她试着抽了抽手,却抽不回,有觉得浑身无力,好似手心都被男子手中的热度烫的发软,只有开口反驳道:“谁喜欢你亲手了!”

    御凤檀欣赏着眼前这一幕的美景,淡淡的日光撒进来,不强不弱的渲染了一室明媚,他稍稍握紧了手中的雪白的柔荑,嘴角似笑非笑,但语气明显促狭道:“还说没有,刚才可是你自己将手送到我唇边的哦。”

    御凤檀说着,不顾云卿的困窘,还故意再次握起另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喟叹般道:“卿卿这般主动,我不能拒绝这般盛情了。”

    啪的一声,红唇这一次印在了云卿的手心。

    极轻,极柔的印上一个吻,然后将她的手平摊,从五指慢慢的抓成一个拳,推送到云卿的面前,“好好收着。”

    比羽毛还要轻,比烈火还要烫,比水还要柔。

    云卿只觉得手心里的感触变得十分奇怪,微微发愣,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双狭长绝丽的沉黑眸子里春意荡漾,似笑非笑的俊美容颜上无匹认真,宛如无双明珠散发淡淡光彩,光影从他肩上跃过,将那双眸子深处照的深情又****。

    云卿只觉脸更烫了,便是心都有些不同于往日的频率。

    两人就这般对视着,她坐在他的腿上,她的另一只手愣愣的盖在被他印了一吻的手上,好似握着一颗诚挚跳跃的心,不敢松开。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流翠在外头好似听到有什么动静,几分担心的唤道:“小姐,你还好吧。”

    随着话语声,这瞬间宁静到暧昧的气氛霎那崩裂。

    云卿双脚立即跳在地上,从御凤檀的腿上挣脱,然后往后退了三步,站定在离男子一尺距离的地方,再沉稳的开口道:“没事,不要打扰我。”

    流翠听了一会,的确没什么奇怪的动静,这才走开。

    而御凤檀则是长臂一伸,吓得云卿往后又是一退,御凤檀见她恍若被猎人追赶小兔子一般的反应,低声的笑了起来,“别慌,地上凉,我给你拿鞋子。”

    云卿这才注意到自己方才跳下来的时候,脚上只着了一双布袜,不说不觉得,此时方觉得有凉意从脚底板上传来,立即接过御凤檀递来的一双绣鞋,背对着御凤檀,套了进去。

    御凤檀看着背着自己穿鞋的少女,嘴角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笑意,刚才云卿对他的动作并不像以前那般的抗拒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之间又走近了一点。

    这般一点点的侵入云卿的生活,一点点的让她习惯他的存在,最后将她变成自己的,他一个人的。

    云卿将脚套进鞋中,不知道身后的男此时在想什么,不过想来也不会想什么好东西就是了,可是不得不承认,刚才她的心神都被御凤檀带着走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想到自己方才的举动,就觉得有点不敢再面对他。

    “鞋子还没穿好吗?我还有其他事要跟你说哦!”御凤檀看出面前少女的窘态,自己刚才那一番举动也差不多让她觉得害羞了,为了不让气氛变得这么僵持,他还是要扯些其他的话题,让云卿放松,不然的话,下次见面可真的会尴

    重生之锦绣嫡女,083明争暗斗,第2页

    尬了。

    “你有什么事?”软糯的嗓音里有着一点戒备,似乎在想御凤檀是不是又有其他的诡计,但是听他的声音却是有着一抹正经在里面,云卿终于转过身来,看到御凤檀半靠在她的美人榻上,一手支着下巴,手肘支在缠枝紫莲的软靠上,长发如瀑布流下来,方才因为两人接触,而让他的衣领有些敞开,露出一点白皙的胸膛,与暗金衣领纯白大袍相互映衬,那种纯到无尽便是妖的感觉,就在这一霎那绽放出来了,云卿只在心中骂道,妖精,黄小妹果然没说错,这就是妖精。

    御凤檀此时心情很好,似乎看穿了云卿心中所想,又不说穿,唇角含笑道:“从昨日起,外面就有流言传出,你知道吗?”

    说到这件事,云卿的思绪收了回来,轻声点头道:“是关于韦沉渊状元之名是靠作弊而来的这个流言吗?”

    “看来你对韦沉渊的事情很关心嘛。”御凤檀稍稍坐起了身子,狭长的眸子流露出委屈,还带着一丝哀怨。

    云卿转开头,对他撒娇视而不见,坐到另外一张椅子上,“你今天来,是有什么关于这个流言的消息要告诉我吧。”

    御凤檀点头,言语里都是赞赏,“不过呢,我首先还是要来看你的脚伤,其次才是来说这个消息的。”他还是首先说出事情的优先级,然后接着道:“你知道这个流言是从哪传出来的吗?”

    “四皇子。”云卿这一次连疑问的语气都没有,之前韦沉渊来和她提过,四皇子想拉他入阵营,不过他没有答应,事情隔了一段时间,突然传出这样的消息,十有八九就是四皇子扯出来的。

    对于她能猜到这点,御凤檀并不奇怪,早前他就发现,韦沉渊和云卿之间关系很好,依照云卿的聪慧,岂能不知道四皇子曾想拉拢韦沉渊的事,“没办法,谁让当初主考官是五皇子的人呢,韦沉渊是他的门生,自然和他走的近些,四皇子为人刚戾,一个不服从他的寒门学子,他当然不喜欢。”

    说完,他轻轻一笑,声音慵懒,宛若玉器裹在棉花里,华贵中带着一股懒洋洋,狭眸一转,潋滟的眸光落到了桌上一处,停了下来。

    云卿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到桌上的那张状元宴,顿时明白了御凤檀的意思,于是嘴角轻勾,食指和拇指捻起那张帖子,举起道:“先传流言,然后再到状元宴上来将此事说出来,一旦成功了,韦沉渊这一世再也不要想踏入官场了。”

    云卿顿了顿,转过头看着榻上的男子,眼底流露出一丝浅浅的光泽,“不过,我想,四皇子一定是拿了什么把柄,否则不敢如此有自信。”在明帝面前状告状元,当然不是凭着一言两语就可以做到的,如果没有真正的证据,又如何能告倒呢,四皇子不是鲁莽之人,不会行这样冒险的事情。

    “那是当然。”御凤檀看着云卿带着自信的双眸,极为赞同的说出两个字,然后坐了起来,走到云卿的身边,手指落到那张帖子上,轻敲了一下,视线落在云卿的面容上,深邃幽远,“韦沉渊是个人才,明帝很欣赏他,也打算重用他,但是,古语有云: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他如今就是那林中的秀木,以后会面对无数的困难,而这个状元宴上,他将会遇到第一个困难,若是这个也不能好好处理,那他要么就卷着铺盖回去,要么就不要再想做纯臣,朝廷,远比想象中的险恶。”

    御凤檀很少如此认真的说出一段话,而话语里隐隐包含着一股严厉,这样的严厉听起来似乎是对韦沉渊的轻视,实则是对韦沉渊包含着欣赏。

    云卿知道御凤檀很少插入朝政之事,但是很显然,这位世子爷并不是不懂,而是不插手,否则也不会一出手便让陛下封得个镇西大将军,只怕他私下里,也接受过各种拉拢吧,而至今从未听到他偏拢哪个阵营。

    今日所说的话,也应该是要转告韦沉渊的。

    就在云卿在想着御凤檀难得见到的认真一面时,忽然御凤檀弯下腰来,语气一变,轻飘飘又十分认真道:“我知道你关心他,所以才提醒他的,你让他早点做好准备,想一想,到时候怎么到殿上去应付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不要到时候出了事,又让你跟着担忧。”

    这人简直三句都不离甜言蜜语,云卿不由的瞪了他略微倾下来的身子,“知道了,你说话我听的到,不要靠这么近。”

    “近,哪里近,这样才算近。”御凤檀狭眸稍弯,温柔里夹杂着调戏,往云卿的方向又前进了一寸,逼得云卿就往后一退,就在云卿觉得他要再前倾一寸的时候,他忽然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低头看

    重生之锦绣嫡女,083明争暗斗,第3页

    了一眼她半垂的右脚,“注意脚伤,不要弄伤自己了。”

    说完,便站起了身子,如同一阵清风,从窗口掠了出去。

    而云卿紧张的心脏才在这一刻放松了下来,就连空气也觉得如今的比较流畅,没有那股让人心肺紧张的淡淡檀香味,收回方才后退撑着的手臂,看着掌心,却想起刚才被他印在这的一吻,顿时觉得浑身发烫,好似那人柔软朱红的唇还印在上面一般,拿出帕子就要去擦。

    粉蓝的帕子举起来,对着手心却有些落不下去,仿若总想起那人说的,“好好收着”,又觉得自己实在太过认真,一个虚无的吻而已,什么收着不收着,微微抓紧手心,暗自笑了笑。

    不过手心的吻印是小事,而状元宴上将要发生的事,才是大事,若是像御凤檀所说的那样,四皇子掌握了证据,才能有把握在状元宴上将韦沉渊打入深渊,那么这个证据,便是此次的关键。

    想到这里,云卿站了起来,唤了流翠进来,“备车,我们去韦公子住的地方。”

    到了官舍中的一处院子里,马车停了下来,此时韦沉渊刚从朝中回来,听到云卿来了,官服也没来得及换,便出现在了门前。

    进了屋后,云卿也不说他话,直接将话题转到了关于流言的事项上,“最近关于你的流言,想来你是清楚的吧。”

    “是,听过了不少。”韦沉渊端了两杯水,一杯放在自己面前,一杯给云卿。

    云卿接过水,抬头看着韦沉渊,但见他眉间淡淡,并没有一丝忧愁,似乎在知道外面流言满天飞也丝毫不在意,这种不在意,是取决于内心的一种自信,看来他对事情定然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次流言必然不是无端而传的,状元宴上,大概就会有人将这事提出,届时对你将会有重大的影响。”

    听完云卿的话,韦沉渊抬起头来,清隽的容颜上带着一抹清浅的笑意,双眸望着云卿带着些许担忧的目光,这个少女,从在乡下相遇之后,一直对他和母亲照顾有加,到了今日,也同样是真心为了他的事而担忧的,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心里很坦然,觉得她是可以信任的。

    于是他的笑便越发的温和,“他们传出这个流言,也就是等着这一天了,状元宴上,王公贵族皆在,一旦这罪名成立了,那以后,我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韦沉渊的声音很平和,这样的平和让云卿了解到他知道这件事的起因,微微沉吟了一下,道:“你知道,他们手中的证据是什么?”

    韦沉渊点了点头,两道不浓不淡的眉毛微微的拱起,像是自然而然带上的嘲笑,在眉宇间荡漾开来,手指在杯口上抹了一下,抬头道:“你且不要担心,这事我已经知道如何处理,不会这么轻易就给人打倒的。”

    他的声音很清,很脆,映着两只幽黑的眼,给人一种很安定的感觉,然而眼眸深处,闪耀着的是谋略的光芒,睿智灿烂。

    云卿想起上一世里的他,短短几年,就坐上了正二品官员的位置,这在整个大雍,绝对是独一无二的,而这一世,这个少年也用同样的成绩证明了他的才学,云卿知道,有些东西,他不方便现在就说出来,或者准确一点说,韦沉渊似乎还想给她个惊喜。

    她便也不再强求,这是属于她和韦沉渊之间的那种默契,两人之间似友似亲,却比任何一种都要来的亲密,就像韦沉渊从不跨越的去问她为何能一再笃定,就像是预言一般去说出某些事情,他们相互尊重。

    她唇角含笑,看着韦沉渊信任的点头,“那就等状元宴时,看你如何漂亮还击了。”

    “一定。”韦沉渊举起茶杯,好像敬酒一般,与云卿这么一对,然后喝下,双眸里锐光默默的流淌。

    时光匆匆,到了状元宴这一日。

    皇宫里待宴的小花园内,坐满了夫人和千金们,正交头接耳的谈论着话题。

    贵族的圈子虽然大,但是每日里消息传递都是极快的,她们都知道今日受邀的会有哪些人,而这些人分别是什么家世,而谈论的话题每日都在转变,而今日便是在悄声谈论一人。

    “今日宴会,那个韵宁郡君也会来吧,怎么还没看到她的人影呢?”一个夫人好奇的往门口望去,想要看看,口中的人怎么不进来。

    旁边的夫人们听了,眼底也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抚安伯自来京之

    重生之锦绣嫡女,083明争暗斗,第4页

    后,其夫人和千金很少在贵妇间走动,如今还是第一次参加正式宴会,她们在心中暗自揣测,这位郡君的模样。

    闻言,威武将军夫人却是用帕子掩着嘴笑,口中带着浓浓的嘲讽道:“能有什么好看的,一个商人之女而已,满身的铜臭味,还能如何,等会进来后,整个园子里只怕都是铜钱的味道!”

    礼部尚书的夫人听她夸张的言语,却是轻轻一笑,“也不是如此说,到底她救了陛下,封了韵宁郡君,她父亲又为北方赈灾出钱出力,得了个抚安伯,也是伯爵之女了。”

    “封了韵宁郡君又如何,还不是商人之后,难道有了个封号就真的是贵族千金了吗?也不知道等会进来,看到这里金碧辉煌的,会不会想动了念头,将这金子银子全偷了,搬到家里去!”威武将军夫人嗤笑了一声,语气里充满了对韵宁郡君的不屑,这种极端的情绪引来其他夫人侧目,毕竟心内再怎么瞧不起商户,她们还是不会在这样的场合,如此直接明显的表露出来的。

    何况抚安伯府如今正受圣眷,如此刻薄的话传到上头那位耳中,也不太好吧。难道韵宁郡君和威武将军夫人之前有过过节?可是并没有听说过威武将军夫人,和那位韵宁郡君见过面啊。

    礼部尚书夫人惊异的看了她一眼,不过淡淡的一笑后,将目光转到其他的地方,恰好望见门庭前一个宫人正引导着个面生的少女进来,提声道:“那位千金,好似是第一次看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