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075 一人一个娃 文 / 醉疯魔

    重生之锦绣嫡女,075一人一个娃

    沈茂吩咐车夫停下车,这一次站在外面的换了一个人,是穿着蓝色便服的耿佑臣,他从马车上跳下来,对着沈茂道:“得知抚安伯和韵宁郡君今日进城,四皇子让在下来看看,一路可安好?”

    没想到自家来到天越,还未曾到府,就有两人前来,御凤檀也就罢了,这四皇子派人前来,就显得格外的隆重了,若是说四皇子对沈家有什么特别照顾的地方倒说不过去,只怕是揣摩着圣上的意思,做给圣上看的。唛鎷灞癹晓

    不管如何,沈茂虽然是做了抚安伯,四皇子的面子是要给的,客气道:“多谢四皇子关心,一路无碍,微臣和妻女皆无事。”

    耿佑臣一笑,目光在后面几辆马车上看了一周,随即问道:“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劳烦四皇子和耿大人费心了,这等微末之事就不劳烦了,府中一切都已准备好。”沈茂回道。

    “无妨,既然四皇子殿下说让在下来看看,那自是要送到府上去的,到时候也好确定韵宁郡君无恙,回去好禀报殿下。”耿佑臣话里话外都是透着温和,但是听起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他每一句话都离不开四皇子,沈茂若是再拒绝就是不给四皇子面子,而且沈茂敏感的发现,耿佑臣每句话里,都提到了云卿,似乎四皇子的重点是在看云卿是否已经安然到了。

    他心内微微不悦,这大庭广众之下,屡次询问云卿的状况,怎么想都不是件好事情,心内便不大想要耿佑臣跟随而去。

    再者,虽然沈茂刚来京城,但是事先对京城的状况还是有所准备的,了解了一些必要知道的东西,如今四皇子在京中风头鼎盛,比起元后所出的五皇子,似乎还要受百官拥戴一些,他今日刚入城,就和四皇子的人拉在一起,在别人的眼底,也许就会默认他为四皇子一派的。

    沈茂并不想插一进这种皇子争纷里面,他并不想在储位斗争中扶持谁去争那一袭之地,沈家虽然没有遮天的权势,可是凭借背后的商业店铺,能为政治献金,这必然是帝王所忌讳的。

    但是如果如此拒绝,那必然会得罪四皇子,进京第一天,就得罪这么一尊大佛,不是个好兆头。

    这京城果然是个行寸步,都需要谨慎的地方啊,沈茂在心内想着如何处理此事,忽然一人从远处骑马过来,对着耿佑臣道:“耿大人,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

    耿佑臣转头便看到那个穿着白袍,披着银白色大氅的男子从马上跳了下来,神情慵懒而惬意,浑身掩饰不住的贵气从举手投足之间蔓延开来,他心内不由的有些妒忌,有些东西,真的是别人学不来的。

    但是妒忌是妒忌,他只能规矩的行礼道:“微臣奉四皇子令,今日抚安伯全家第一日到京,来送他们到府中。

    ?????????路?????伞

    ???????????????????绮??????锟⌒????渭??????渭??????????????

    ?????写械????笑????????????????????

    ?未???????????鈥???????????????

    些????????

    ???????o?笑???????笑?笑????????些?

    ???????????????械笑????????魏?锟??????????

    ???????????笑?绱?????

    ??Shu4.net??

    ??,075??,2?

    ??????????????????*?br>?????????????????????泄?????????????????伞????谢

    ?婵?妫?鈥?????????

    ?????????校???,与扬州的小桥流水完全不同,穿过了东大街,过了四牌楼,再穿过两条街,就到了城南区,其中一座朱瓦青墙,四扇红漆兽首大门的宅子上黑底红字,上书“抚安伯府”四个龙虬凤舞的大字,正是明帝挥笔所赐。

    领头的马车停了下来,后面跟随的车夫也随之停车,沈茂率先下车,去扶老夫人,而谢氏和两个乳娘抱着墨哥儿,轩哥儿也下了马车,云卿由流翠搀扶着下来,秋姨娘也走下马车,后面几辆马车里的大丫鬟们也走下来,站到各自的主人身后。

    “世子,耿大人,我已经到了府中,谢谢两位一路相送。”沈茂正微笑着道谢。

    “抚安伯不必客气,你是有功之臣,京中谁人不知,只看这府中的匾牌便知道,京城里能得陛下亲题的府中牌匾实在是屈指可数。”耿佑臣的目光转了一圈,停在了门前的那块牌匾上。

    沈茂对着匾牌恭敬道:“是,所以在下自然会更加忠君忠国。”

    耿佑臣听到这句话,目光微微一顿,看向沈茂的视线里有着探究,不知道沈茂这话究竟是在跟他摆明态度,还是表面上的应酬话而已。

    后面的运货马车开始在下东西,沈茂看了一眼,随即道:“本来应该请两位进去一坐,只是如今府中家具物什还未完全整理好,未免贻笑大方,还是下次再相请两位。”

    耿佑臣今日目的没有达成,哪里愿意如此就离开,起码也要进去坐上一会,但是如果御凤檀也在这里,他便很难达成此愿,转头正要找个理由将御凤檀从沈府调移开,谁知,身边根本就没有人在。

    不由的四处巡看,却看到御凤檀正和刚刚走过来的谢氏站在一起,正在逗着乳娘手中的小婴儿,而另一个乳娘手中也抱着另外一个双生儿,身边走着的却是云卿。

    耿佑臣只觉得眼前一亮,今日云卿穿着水蓝色的百褶裙,外头披着水合色的斗篷,大半张脸都掩在斗篷下,只露出半边容貌,却依旧能看出姣好的美貌,在单调的冰天雪地中宛若一笔彩墨,忍不住被吸引过去。

    他心内微微一动,当初便觉得沈家小姐极为出色,只是碍于她的家世低了些,如今既然封了韵宁郡君,其父又是一品抚安伯,虽然家世是薄弱了些,有丰厚的家财弥补了,倒也没有缺憾了。

    顿时心中就打起了别的主意,只不过他眼底神色的变化,全部被御凤檀收在眼底,心底便弥漫上一股杀气,耿佑臣竟然在打云卿的主意。

    不过,御凤檀首先将目光转到云卿身上,看她有没有注意到耿佑臣。

    却见云卿根本就没有往这个方向看来,她正看着乳娘怀中的弟弟,脸上的表情温和又柔软,好似一团云朵一般,让他心头发颤。

    他忍不住有些嫉妒,那两个小肉团子,怎么就比他还受欢迎呢?云卿对他们可比对他好太多了。

    不过两个小的没事,眼前还有一个大的在这里碍眼呢,御凤檀见云卿压根没有注意耿佑臣,心底又有底气,抬起眼来,一双细长的凤眸里透着隐约的光芒,道:“耿大人,抚安伯府中还有诸多行礼未收拾,只怕今日不合适招待咱们,那你就下次再来吧。”

    耿佑臣本来想要开口将御凤檀赶走的,谁知御凤檀开口比他还要快,直接就让他不要再来,不禁有些气闷,今日这事若办不好,到了四皇子那,他真的是无法交代,于是将目光从云卿身上收回,暂时收了其他的打算,开口道:“怎么就让微臣下次来,世子难道不走吗?”

    御凤檀又逗了逗墨哥儿,听到耿佑臣的话,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眼底带着一抹怀疑的色彩,“你没看到我在逗小孩吗?我挺喜欢这孩子的,陪他玩会再说。”

    这算什么理由?

    耿佑臣那温和的面上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明明是他先来的,偏偏御凤檀就能赶着他走,自己找逗小孩的理由留下来,他自从做了户部侍郎,位列正三品官位后,也有了自己的脾气,眼底透出几分不愉快来。

    但毕竟御凤檀是瑾王世子,身份比他高上许多,他还不敢硬碰硬,只能采取迂回战术。

    “世子你逗小孩这么开心,微臣也想看看。”耿佑臣说着就往前靠了几步,也学着御凤檀要去逗那墨哥儿。

    御凤檀的目光在耿佑臣的脸上一停,忽然笑道:“耿大人好像是不喜欢小孩子的吧,我还记得王大人家的小公子要你抱一下的时候,你就说了不善和小孩打交道,怎么今日对抚安侯家的小孩,就这么感兴趣了呢?”

    言外之意,便是耿佑臣有什么目的,才故意装作喜欢小孩子,也学他留在这里。

    这话说出来,沈茂的目光就停到了耿佑臣的身上,知道这个时候需要自己表态,于是眼底带上了猜疑,“耿大人若是真心想到府上做客,待府中清理整齐后,必当邀请。”

    耿佑臣听着这话,自然知道自己今日之事被御凤檀这么一说,显得太过露骨了,拉拢这种事情,都是要做的恰到好处且显得自然,若是让人感觉太刻意,必然是落了下层。

    知道今日这一事的确是没了办法,耿佑臣知道四皇子对沈府看重,切不可操之过急,只是怎么也心有不甘,面上的笑容僵硬,眼底却有着隐隐的怒火望着御凤檀,对着沈茂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不留了。”

    沈茂也拱手道:“辛苦耿大人,他日一定相邀到府上一坐。”

    待耿佑臣走了以后,沈茂对着御凤檀道:“今日多谢世子出口相救之恩。”

    御凤檀修长的手指逗弄着墨哥儿,被墨哥儿一把抓住,紧握在手中,被那软绵绵的小手握住,御凤檀的笑容便也带上了温软的气息,“抚安伯说什么,我只不过是路过,去扬州之时曾入住沈府,就与耿大人一起送送,如今看到小公子可爱,便想陪他玩玩。”

    御凤檀一面说,眼眸在看墨哥儿的同时,也在观察云卿的神色,但见她略抬了下眸子,从乳娘那将轩哥儿接过去抱在手里,嘟着红唇逗轩哥儿,顿时心生羡慕,恨不得自己能化成轩哥儿,让云卿抱着,用红唇逗一逗他也好……

    沈茂看了看御凤檀,又看了看自家的女儿,浅笑不语,转身去陪着老夫人进到府里去。

    而御凤檀看云卿抱着轩哥儿,似乎很好玩的样子,也忍不住的想要抱抱墨哥儿,便转头对着谢氏道:“沈夫人,我可不可以抱抱墨哥儿?”

    谢氏与御凤檀只见过两三面,但是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倒是极好,又知道他的身份尊贵,便道:“小孩子调皮,只怕世子不习惯抱,而且抱孩子极其费力。”

    “哪里,我看沈小姐都抱得极好,我这么大的男人抱起来应该更为简单吧。”御凤檀边说便看着云卿,看她没有出言反对,便从奶娘手中接下墨哥儿。

    当那快一岁的婴儿到了手中的时候,御凤檀感觉胸腹这一段热热的,然后软软的,再看着襁褓里面的小家伙似乎很开心被他抱着,小脸上都是欢乐,御凤檀将墨哥儿往云卿那边递了一点,笑道:“云卿,你看,你看,他在对我笑呢,他很喜欢他抱着我呢……”

    他献宝似的将襁褓对着云卿,云卿看着他满脸的欢喜,那样子眉梢是飞起的,狭眸里的光是耀眼的,只是笑容却带着几分幼稚,一时也忍不住的笑起来,只怕这世子殿下,也是第一次抱小孩吧。

    想起刚才御凤檀说耿佑臣不喜欢小孩,云卿便想到,上一世她并没有和耿佑臣有孩子,也未曾听耿佑臣提过想要孩子,只怕在耿佑臣的眼里,那时候建功立业才是最重要的,子嗣什么他不急,也是,他不需要急,等到位高权重后,想要多少女人给他生孩子都可以了。

    她微微侧眸,再看御凤檀,他咧唇而笑,牙齿在雪地里依旧很白亮,从那对好看的眼眸里可以看出他是真心喜欢孩子的。

    她不禁的想到,若上一世能遇见他,是不是她的命运就不会走到那样的悲惨局面了呢?

    “他喜欢你才会对你笑的。”云卿看了一眼墨哥儿,自御凤檀抱了他之后,就笑个不停,幼嫩的声音好似杨柳发芽,笑得人都觉得心软了。

    御凤檀听到云卿对他说话,抬起头来,狭眸弯

    重生之锦绣嫡女,075一人一个娃,第4页

    起来像是一弯月亮,脸色都是喜色,他没想到,云卿还真的会答他的话,刚才在马车上云卿明明是生他的气的。

    他忍不住就想靠近点,可惜这是在外头,旁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让他都不能接近云卿,要是可以做个小孩子就好了,就算一天到晚粘着云卿,也不怕人说什么对云卿闺誉不好的话来了。

    于是瑾王世子殿下一脸艳羡的看着云卿手中的轩哥儿……

    似乎不满意姐姐的注意力在墨哥儿身上,轩哥儿伸出戴着小手套的手,拍了拍云卿的衣襟,这小动作立即吸引云卿了云卿的注意力。

    她掂了掂手中的轩哥儿,看着他白胖的小脸,忍不住的在他脸上香上一个。

    边上的丫鬟婆子看着御凤檀的举动也觉得有几分好笑,一个大男人抱小孩,抱了之后还那么开心的,真是说不出的可爱。

    而谢氏也隐隐点头,其他人没有注意,她倒是注意到了,瑾王世子刚才喊的时候,可是直接叫的云卿名字,可见两人之间有点熟悉。但这个时候的她也没多想,据她所知,当初瑾王世子还在白鹿书院当了一段时间的骑射夫子,云卿当初也报了骑射课程,两人之间也是在那个时候熟悉的吧。

    倒是流翠在一旁看着这幅情景,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啊,这瑾王世子手上抱一个,小姐手上抱一个,瑾王世子还去对小姐献宝样的笑,怎么看,都有点像小夫妻带孩子啊……

    不,不,不,流翠使劲的甩了一下头,这一定是她想多了,瑾王世子是不错,可是小姐还是没出阁的,她怎么想到那里去了。

    外头风大,小孩子不能久吹,谢氏让人进到府内,随后的家丁和下人们将外面的东西都鱼贯抬进来,早在上京之前,沈茂就派人先送了部分东西过来,所以这一次带来的,都是贴身的,经常会需要用到东西,而大件的早已经送来摆置好了。

    御凤檀进来后,便将墨哥儿还给了乳娘,他是外男,一般情况是不随意进入内院的,于是便由沈茂招待。

    进了屋内,沈茂便请御凤檀坐下,吩咐下人泡了杯热茶上来,又待他们抬了数十个大箱子进来后,便让他们先退下,待会再来整理。

    将房门关好之后,沈茂便道:“世子,这些大箱子中,其中三大箱,皆是装着这次我们沈府迁家时整理出来的玉片,请随我过来相看。”

    之所以御凤檀会找借口留下来,便是开始见面之时,曾说过那玉片他已经整理好了。

    两人走到了书房里的小偏房里,刚才下人将所有箱子都抬到了这里,沈茂走上前,根据自己所做的标记,将其中几个箱子的锁扣全部解开,打开箱盖。

    顿时,偏房里一片玉色泠泠,华光清亮的玉片在箱中被一小格一小格的分开,红玉,翠玉,白玉,黄玉,玻璃种,油青种,什么样的都有。

    御凤檀解下披风,顺手挂到一侧的柜子上,拉起衣摆,蹲下来在箱子里将那些玉片扫了一眼,然后取下第一层的,再扫了一片,偶尔拿起其中的一片,对着灯光照上一会,然后放下来。

    如此反复的将五大箱的玉全部都看了一遍,方站了起来,面上的神色不说严肃,却稍稍有一点的失望。

    沈茂自问若御凤檀是玉片的收集爱好者,那么家中这些玉片中,不少是绝种老坑里出来的玻璃种玉片,绝对够得上顶级的收藏价值,但是据他观察,御凤檀刚才所拿起的玉片,并不一定是最好的,而是看起来上面有一点暗暗的纹路。

    他似乎不是在找好玉,而是在找一样东西,也许是对他有特殊意义的东西。

    沈茂行南走北,也见过不少奇特的收藏人,有些喜欢收藏人的头发,有些喜欢收藏怪石,难道世子喜欢的是有着什么特别图案的玉片?

    “这五箱,便是你们府上所有的玉片了吗?”御凤檀看着那些质量上乘的玉片,眼底微微有着失望,这些玉片虽然好,但是他要找的那个不在这里面。

    “是的,既然答应了世子,我一定会做到,不会有所隐藏。”沈茂声音里底气十足,一听便知道没有说半点假话,且商人最是诚信,答应了的事情,是不会反悔的。

    御凤檀自然能明白这一点,只是这东西,柳家也找遍了没有,其他可能会有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根据父亲所说,很大可能是交给了谢书盛,显然四皇子也将视线移到了沈家,派人来沈家搜查,现在还刻意拉拢,

    重生之锦绣嫡女,075一人一个娃,第5页

    很显然沈家是最有可能拥有那个东西的地方了。

    只是,按照那句父亲给的提示,这东西应该是藏在玉片里的,难道自己理解错了?还是说东西不在沈家?

    “行了,如今我们也两清了。”御凤檀想到这里,打算再调查一下,也许这其中有些地方自己没有注意到。

    他说的两清,自然是说与沈茂的救命之情,当初救沈茂本来没有什么目的,单纯是因为他是云卿的父亲,不过御凤檀觉得如此来找玉片,会更加省事一点,不用偷偷的到沈府来找,早点弄清楚事情,阻止皇后和四皇子他们给沈府添乱,才说要报答恩情的,如今自然是要两清,以后沈茂可会是他的岳父大人,他救岳父那是天经地义的。

    “那这五箱玉片是否要让人送去府上?”当初说好了是要所有玉片的,此时虽然东西不如意,但是说好的事情还是不能随便改。

    御凤檀看沈茂一眼,笑了,“你这里面没有我要收集的那种,不用了。”

    他很随意的摆摆手,表示这些玉片都不是他要的,不放在眼底,虽然和沈茂心里原来猜到的内容差不多,可是不知怎么,沈茂觉得,这批玉片应该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人家不说的事情,他不会不讨喜的去问,暗地里去查查还是可以的。

    接下来,御凤檀在新的抚安伯府走了几圈,又吃了一顿晚饭,然后告辞出了沈府。

    夜晚天冷,要用的东西,丫鬟已经手脚伶俐的收拾好,床上垫上了厚厚的羊毛垫,上面是保暖的蚕丝被,床边有着暖炉哄着,上面已经放了暖被铜炉,屋子里四壁也已经烧了炭火,屋外和屋内完全是两种气候。

    秋姨娘从谢氏那请安回来,一进内屋,脱去了披风,便看到秋水靠在床头,被子胡乱的扯在身上,手里端着一个红漆梅花六格食盒,正在那磕着瓜子,瓜子皮扔的被上,地上到处都是。

    “秋水,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吃东西要坐着吃,不要躺在床上吃,你看你吐得地上都是,被子上也是,到处都瓜子壳,像什么样子!”秋姨娘看到屋里狼藉一片,她才去谢氏那不到一个时辰,屋子里就变成这个样子,脱口而出骂道。

    秋水似乎一直在想着事情,秋姨娘进来也没有看到,直到听到骂声,才回过神来,一把掀开被子,随便将脚插到鞋子里,就一拐一拐跑了过来,小脸上满是兴奋的问道:“姐姐,今天门口看到的那两个男的是什么人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