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桌下的秘密 文 / 醉疯魔

    打扇的小丫鬟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个女人在咱们府门前闹吧。”

    “女人?”安雪莹起身走出去,碧玉看到她,脸色微微一变,迎上来道:“小姐,你起来了?”

    安雪莹点头,望着外面,“外面发生什么事?”

    “没什么,一打秋风的亲戚罢了。”碧玉说道。

    “亲戚?”安雪莹走到院门口,叶府并不算大,那声音忽然拔高起来,足够让她听清楚,“怎么,叶大人喝了花酒不给钱,难道还不许我来要帐吗?”

    府里的男仆有几个,可是能被称为大人的,只有叶鹏飞一个。

    安雪莹脸色微微一变,望着脸色不对的碧玉,声音含了严厉,“叶府有亲戚在花楼做妓子?外面那人究竟是谁?”她单纯,可不代表不知道花酒是什么。

    碧玉跪了下来,“小姐,这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你不说,我可以问其他人。”安雪莹道。

    碧玉心知这事也瞒不住她,干脆自己说,还能好点,于是开口道:“小姐,外面来了一个妓子和她身边的丫鬟,说是昨儿个姑爷在青楼里喝花酒,结果他走了,和他一同去的大人也都走了,当时说好了是姑爷请客的,那妓子又认识姑爷,就上门要债了。”

    昨晚叶郎去喝花酒了?安雪莹心中有些酸,拧了拧眉,这辰州的人风也太大胆了,“只是欠了钱,怎么就上门闹起来了?”

    “是看门的拦着那妓子,推搡又骂了几句,那妓子就闹了起来。”碧玉道。

    安雪莹想了想,“总不能让她一直在闹,对叶府的声誉不好,有人去处理了吗?”

    碧玉答:“之前是叶老夫人去处理的,但是越闹越大,刚才于嬷嬷已经去了。”

    这事对姑爷,对小姐的影响都不好,于嬷嬷本来想让叶老夫人去处理,谁知道她等了一会儿,却听到叶菲菲和那妓子站在门前吵了起来,引得越来越多人围观。

    于嬷嬷见此不好,忙上去阻止了两人的争吵,又请了那妓子去了就近的茶楼商量,这才隔绝了一干看热闹人的眼。

    一个时辰之后,于嬷嬷回来给安雪莹回报这件事情,已经给了钱予那妓子,恩威并施,她不会再来闹。安雪莹听了半晌没说话。

    于嬷嬷知道她心里不好受,此时就没有雪上加霜,还耐着性子安慰她,“小姐,官员们应酬的时候去喝喝花酒,和上班一样,是例行公事。最主要是这妓子不是那楼中的妓子,就是开在自己家院子里那种附庸风雅的下等女子,所以没规没矩的就冲到府门前了。”

    辰州这儿有青楼,也是这种个人性质的“雅舍”,一个貌美的女子带着几个漂亮年轻的丫鬟,用来招待客人。一般是听些歌,聊会天,但是客人有要求,她们也不会拒绝。

    若是青楼里的,老鸨肯定也不会让她们做出这种事。

    安雪莹示意自己知道了,让碧玉于嬷嬷先退下,静静地在屋子里。

    叶鹏飞回来的时候,门口的小厮就已经把百日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他,叶鹏飞听后快速回到院子里,进来看到于嬷嬷,立即开口道:

    “今日之事,幸亏于嬷嬷帮忙,我在这儿多谢了。”他家里人的水平自己还是清楚,不是于嬷嬷出面,这事不会还没扩大就停下来了。

    “姑爷不用与老奴客气。”于嬷嬷看着他,脸色好不到哪里去,“你还是去看看小姐吧,她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叶鹏飞点头,连忙进了屋。

    安雪莹靠在榻上,手里拿了一卷书,可目光却停在了书的外围,明显是在发呆。

    叶鹏飞朝周围摆摆手,小丫头们退了出去,他走到安雪莹的身边,坐在她腿侧,“怎么了,听于嬷嬷说,你一天没吃饭了?”

    安雪莹抬眼望着他,眼圈红红的,明显哭过。

    “被白天那件事气着了?”叶鹏飞看她这模样,心生怜意,抬手摸摸她的脸蛋,“你怎么会相信那个妓子的话呢?”

    “可是你不是去喝花酒了吗?”安雪莹望着他。

    叶鹏飞笑道,“因为有同僚生辰,就一起出去庆祝一番,他们让我做东,我就与他们一起喝了起来,至于那个妓子说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她”

    “怎么不能是真的呢?”安雪莹抿着唇,都闹在家门前来了。

    叶鹏飞见她不相信的样子,附在她耳边道:“雪莹,你知道我们两人为何总不能到最后一步吗?”

    安雪莹不知道话题为何会转移到他们两人身上,有些心虚,“为什么?”

    “以前我也不知道,一直以为是我太紧张了。但是昨晚我觉得应该不是,所以今天我找人问了问,别人说应该不是的。可能是身体有些影响。”

    安雪莹吃了一惊,两人没成的原因她一直都没往这上头想过,因为叶鹏飞生的相貌堂堂,体格健康,“如果是身体不好,那你看看大夫。”

    叶鹏飞点头,道:“雪莹,你会不会觉得我有这种病,就不想与我在一起了?”

    “不会。”安雪莹有些羞涩,快速的摇头,“没关系,我会等你治好的。”

    叶鹏飞高兴的抓着安雪莹的手,脸上有动容,“雪莹,我就知道你是个最好的妻子。所以那个妓子的话,你也知道不是真的吧。”

    安雪莹嗯了声,心想叶郎身子有病,和自己都无法完成敦伦之事,和别的女子自然也不可以。

    叶鹏飞见她眉目开展,没有那么郁结。觉得自己很聪明,既找了时机和安雪莹坦白了这事,又遮过了喝花酒的闹剧。那妓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敢闹上门,若不是昨日他喝醉了,又怎么会忘记给银子?

    “雪莹,这种病是很隐晦的,只有我们夫妻之间知道。不要让别人知道。”叶鹏飞叮嘱。

    安雪莹点了点头,“你检查出来,不管是什么病都要告诉我。”

    “一定。”叶鹏飞应承。

    妓子上门大闹之事就算这么揭过去了,安雪莹在家中呆着,也没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偶尔叶菲菲会过来发发牢骚,说一下那天的事什么的,似乎是没有引起什么风浪。

    而辰王府里,赵富正在说着这件事情。

    南宫止没答话,“那叶鹏飞和安雪莹没闹?”

    “没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第二天还送了叶鹏飞出门。”赵富感慨,“难怪人都说京城女子贤惠,妓子闹到了门前,都这么宽宏大量不在意。”

    不可能一点异常都没有,小兔子以叶鹏飞专一,不碰别的女人为骄傲的。

    南宫止扫了他一眼,“把叶鹏飞和那妓子的相处说一遍,越详细越好。”

    赵富应了,虽不知道南宫止为嘛要听这个,还是开口说了,

    “王爷,据那妓子回的情况,那叶鹏飞开始还是很自持的,只和她聊聊天,说说话。后来妓子劝了几杯酒后,就开始把持不住,又摸又亲。最后那些个官员都喝得差不多了,都拉着人去了小隔间,他才拿了那个妓子要做什么,但是那妓子说有点怪,就是叶鹏飞似乎是看到她醉了,才拉着她准备做什么,但是到了最后一步,又没有真的做,听到她喊”进来啊“之类的话,反而拿了一个烛台去捅她,那妓子痛的很,推开了他,他也就撤了。”

    赵富发表了一下看法,“王爷,那叶鹏飞该不会是个变态吧?”

    南宫止沉默了一会,突然冷笑了一声,“他不是变态,是个废物。”

    赵富呆了一下,“王爷的意思是,这叶鹏飞那儿根本就不行?”

    南宫止嘴角微挑,“是不行。”

    赵富静静的想了一会儿,到了最后关头犹犹豫豫的不做,听到妓子喊了之后,又拿着烛台去应付几下,确实很像王爷说的不行啊。

    赵富摇摇头,“作为一个男人竟然不行,真是可怜啊!”

    “他可怜?”南宫止笑容阴冷。

    见自家王爷这脸色,赵富一想,叶鹏飞不行,王爷应该是高兴的吧,那可怜的人应该是那小媳妇。不过没关系,王爷应该会把那小媳妇解救出来的。

    “那还等什么,王爷,我们直接闹上门,把这事一说,抢了那小媳妇?”赵富跟着南宫止之前,是个大混混,说话跟那海匪有得一拼。

    他倒是想抢,只怕是直接抢,那蠢兔子说不定还死心系在那个不行的废物身上!这就跟打了海匪,只打了船,没打到核心骨干一样,没用什么用处!

    时间不知不觉的又过了大半个月,两封请帖发到了叶府中。

    原来是南宫霞发了请帖,请叶菲菲和安雪莹到府中聚一聚。叶菲菲看到请帖,高兴的不得了,

    “嫂子,没想到你也有帖子。那你和我一起去吧。”叶菲菲一句话说的好像南宫霞这帖子是专门发给她的,安雪莹只是顺便被请。

    安雪莹倒是有点意外,但是心底对这个霞郡主是有些喜欢的,但是免不了会想起南宫止,要是再见面,会是什么情况呢?

    叶菲菲见她不说话,有点不满,“怎么,嫂子你还不想去吗?这可是霞郡主来的请帖,你不去,对哥哥可不好!”她说着,转头看着叶老夫人。

    说到儿子的前程,叶老夫人特别在意,立即就摆出姿态,说了安雪莹。

    安雪莹想了想,点头应下了。和霞郡主聚一聚,有这么多人,他总不会做什么了吧。

    到了请帖的日子,叶菲菲和安雪莹一起去了辰王府,到了之后还看到有两个女子,也是南宫霞请来的。

    进去了之后,南宫霞说了几句话,就喊人搬了桌子上来。

    两个女子里一个被叫做宋夫人的少妇立即就笑了起来,“好啊郡主,我说你找我们来干嘛,原来是要玩马吊,要我们给你送银子来了!”

    “去。”南宫霞白了她一眼,“还说呢,上次是谁赢了个大满贯的,到底是谁给谁送?”

    “那我是不是要说,郡主又要给我送银子了?”那宋夫人和南宫霞一样的性子,说起话来相当直爽。

    “打马吊,我也很喜欢啊。”叶菲菲讨好的插话。

    另外一个叫吴静的女子似乎也早知道了,兴趣不高,“我就知道你们要玩这个,我到你那边书房去了。”

    “你去吧。知道你来就是要去看书的!”南宫霞摆手,那吴静一笑,便很熟门熟路的出去了,显然与南宫霞是好友。

    桌上的东西,安雪莹见过,是四四方方,上面雕着各种图案,京城里有些夫人也会玩,但是她没玩过。

    正想着,忽然屋中光线微微一暗,一个身影从门前走了进来,叶菲菲的声音首当其冲,“菲菲见过辰王。”

    其他人也看到了进来的男子,安雪莹心中一紧,跟着众人行了个礼。

    南宫止微微点头,南宫霞笑道:“哥,你走来看什么,难道也想来一把?”

    叶菲菲惊讶道:“辰王也会玩马吊?”

    “那当然了!”南宫霞道:“我,宋倩会打马吊,叶夫人,叶菲菲,你们会吗?”

    “我会,我会。”叶菲菲答。

    “我不会。”安雪莹摇头。

    “不会学嘛!”南宫霞不以为意,倒是叶菲菲眼珠子转了转,“要不这样,我和嫂子打一个角,辰王如果没事的话,可否帮我们凑凑?”

    “可以。”

    听到辰王的回答,叶菲菲高兴的合不拢嘴,她就是大胆提议一下,可没想到辰王真的会说和她打马吊,当即也不管安雪莹会不会打,拉着她做下来,开始搓牌。

    安雪莹坐得慢了一点,南宫霞和叶菲菲坐了对面,她就只能和辰王面对面坐了。

    她低着头,也不看辰王,听着叶菲菲的指导,去抓牌。

    叶菲菲的心思都在辰王身上,让安雪莹出个牌,眼神都要在辰王身上勾几勾,这样出牌,可想而知那什么水平。

    好在打的并不大,在座的几人几百两银子还是拿的出来的,至于叶菲菲,她没有多少银子,当然是拿了安雪莹的银子在玩。

    安雪莹打了几圈,总算摸了点门道出来了,却突然发现桌子底下有些不对。

    一只腿慢慢地勾上了她的脚,从脚踝一点点的往上蹭,像是要钻到她的裙子里去。

    安雪莹猛地一下抬起头,望着对面的辰王,见他脸色平静,看不出任何端倪,只是在她望过来的时候,眼神里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安雪莹手一抖,不小心碰掉了一张牌。

    “胡了。”辰王牌一推,安定的蹦出两个字。

    “啊。嫂子,你怎么能出这张啊!”叶菲菲大声喊。

    安雪莹脸红红的,抿着唇不说话,低着头抓牌。

    “嫂子,你怎么老动啊?”叶菲菲坐在安雪莹旁边,见她屁股时不时的挪一挪,心想大家闺秀不是坐姿都很好的,这都是吹出来的吧?

    安雪莹脸更红,赶紧摇摇头,“不太会打,有点紧张,怕扫大家的兴。”

    南宫霞抬头看了一眼安雪莹,又看了一眼南宫止,呵呵笑道,“没事没事,谁都是从新手学来的。”

    安雪莹抱歉的笑笑,硬撑着没有再动,而桌子底下那个脚,更加肆无忌惮,已经到她的小腿处了。

    她避开一点儿,他就过来一点。

    她再避开一点,他就再过来一点。

    那双大长腿,根本就不是桌子下的些微距离可以拦住的。

    “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打了五圈,基本上都是你赢,你这是来凑角的?还是来抢银子的啊?”南宫霞不情不愿的拿了锭银子,朝着南宫止抱怨。

    宋夫人也道:“没想到辰王对于马吊也这么精通。”

    安雪莹不在乎输了银子,只想逃开下面的腿。这勾勾蹭蹭的动作,实在太乱人心了。

    她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调戏良家妇女?这人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她要怎么办?

    再退的话,腿都要跑出来了?

    安雪莹窘迫不安,腿又往椅子上缩了缩。辰王再过来,她保不住会吓得立即站起来!

    辰王倒是若无其事,“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来了,叶夫人应该也会了些,叶菲菲到我这边吧!”

    叶菲菲一听,哪有不愿意的,坐辰王坐过的椅子,多开心。

    辰王没上桌,却也没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端着一杯淡酒。

    桌子下的脚消失了,安雪莹本该松口气,可是事实并不是。她清楚的感觉,那个人的视线如同炙热的火光照射在她的背后,她的背越来越僵,整个人都成了一块石头。

    直到她觉得自己的背要咔嚓一声断裂的时候,赵富进来,在辰王耳边说了几句,辰王让他留在这里,自己走了出去,那种炙热的感觉才消失。

    可惜这个时候她已经输得其他人都于心不忍了。

    “叶夫人,要不,你还是让别人来打打,你休息一会吧?”宋夫人提议,就这么一会儿,安雪莹一张三百两的银票就变成了一两碎银,一路上她就不断的在放炮,还是一炮三响的来。

    南宫霞招手朝着赵富,“你过来帮叶夫人打一下。”

    赵富以往也和南宫霞打过马吊的,只是这时候打不太合适。

    “犹豫什么啊,哥哥把你留在这儿,就是让你随时顶角的。”南宫霞催道。

    赵富看了看那个输的可怜兮兮的叶夫人,就是王爷喜欢的小媳妇,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欢快的撸起袖子上场,“来,来,来。”

    安雪莹终于可以下来,只是打了一会儿马吊,她的心却无比的紧张。不是紧张输了银子,还是因为刚才那个人。

    之前她一直觉得辰王是因为酒醉啊,兴起之类的,才会和她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可是今天这情况,那桌子的脚,不会是她的错觉了。

    她坐了一会儿,看屋子里四个人玩得很起劲,便静静的起身,到外面去走一走。

    她的脑子里有些乱,想到辰王做的这些事,她要怎么去解释,他这些行为是做什么?包括这次南宫霞邀请她来聚会,是不是又是辰王的主意?

    走着走着,她忽然那看到前面有人,那高大的身影,挺拔的身躯,隔些距离看着,就知道是南宫止。

    除了他,还有一个女子,穿着相当精神的骑装,个子也很高,两人说话的样子很亲密,南宫止冷峻的面容甚至还露出柔和的笑意,不是和她在一起那种带着**的,也不是戏谑的,是真正的暖和的笑意。

    轻风送来两人的对话,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想念辰王……”

    “我也十分想念……”

    想念什么?两个情人很久没有见面了,是在互相诉说衷肠吗?

    想到之前听叶菲菲提过,辰王二十五岁了,又是洋人和大雍人混血,五官兼具两族欣赏的俊挺,喜欢他的女子成千上百,从辰州到胡人,到洋人,一大把的多的是。

    这么多人,总会有和他看的对眼的。

    可是他刚才在打马吊的时候,用脚来撩拨她又是什么?

    一股闷气冲上胸口,安雪莹忽然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刺眼。

    ------题外话------

    番外一定会写完的,不用担心会是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