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异世重生 > 醉疯魔 > 重生之锦绣嫡女

出嫁 文 / 醉疯魔

    高速文字首发手机阅读请输m.获得更好体验

    雪莹大婚了。.访问:.shuhāhА 。

    作为如今的安尚书,宁国公之嫡‘女’,安雪莹的出嫁是京城高‘门’里都关注的大事。

    大家都知道,安雪莹曾经与人有婚约,但是后来退婚了。

    这事和安雪莹没有关系,是男方为了一个丫环,生生推了这‘门’婚事,还带着丫环‘私’奔,闹出这么一个丑闻,国公夫人忍受不了‘女’儿被如此侮辱,愤然退婚。

    虽然事情和安雪莹没有关系,但是她的婚事就此耽搁下来。

    按照京城高‘门’不成文的规矩,她上一个要嫁的是郡王府,再嫁也不能比郡王府差。

    京城里官员不少,可随随便便敢说自个儿可比肩郡王府,能娶得了国公爷唯一嫡‘女’的人,还真是屈指可以数得过来。

    一般知道点头道的,不敢轻易的上‘门’求娶,怕得罪了国公爷。

    安雪莹生的美丽,‘性’子也温柔,这样好的‘女’子,不怕没人识货,倒也有寒‘门’学子上‘门’求娶。

    可宁国公和国公夫人又不愿意随便将‘女’儿嫁了,这么一‘弄’,也就把安雪莹留到了快十九岁。

    好在安雪莹是个温柔的‘性’子,也没有人恶意中伤猜测,只是对她的关注多一些,想着谁会娶了这个水晶一样的人儿。

    就在人们猜想的时候,安雪莹嫁了。

    嫁的不是京城里的高‘门’子弟,也不是前程卓越的君子才子,是远离内陆,辰州的一位青年官员。

    其他人都很唏嘘,不知道为什么宁国公会选择了这么一个人?‘女’儿嫁的远不说,还是个五品小官,家世也并不显赫,乃普通小富之家,这种人物,在京城里抓一抓,就像是在牛身上抓跳蚤一般,多的数不清。

    这青年人到底是哪里得了宁国公的青眼?

    他们不知道,作为雪莹的好友,参加送婚的谨王妃云卿是一定知道的。

    此时她正坐在雪莹的旁边,拉着她的手,越见妩媚的凤眸里含着由衷的开心,

    “雪莹,刚才我来的时候,可听见好多夫人在好奇你家夫君的事呢。”

    安雪莹一身红‘色’的嫁衣穿在纤细的身上,白雪般透明的面容也因喜事沾了红晕,羞涩的半低着头,推了推云卿的胳膊,

    “你也跟着她们来取笑我。”

    云卿瞧着她这小白兔似的模样,抿着嘴笑,“谁笑话你了,我是骄傲,别人都不知道的事,只因我是雪莹你的朋友,才知道这个秘密。”

    雪莹望了她一眼,轻柔地开口道:“倒也不算秘密,只是没闹的全城皆知。”

    云卿嫁了人,又做了淘气包御不悔的娘,脸皮自然那比安雪莹这未出嫁的‘女’儿家要厚一点,凑到雪莹的面前,愈发妩媚的凤眸里流出浓浓的笑意,

    “当日在那梅园里,就说明你们两人的缘分开始了。”

    雪莹低着头,粉红‘色’的耳朵变得更红,脑海里浮现那人的身影,心底像是有‘花’儿在开放。

    看她雪白的面容飘着红红的羞云,云卿也同样开心,她自己嫁的幸福,当然希望好友也能有好的婚事。经过上次郡王那婚事的教训,这一次安夫人是谨慎多了,她也由得人家母亲去‘操’心这事,自己还是好好伺候着家里大小两个魔王。

    想起儿子和御凤檀那水火不容的相处模式,云卿头就发疼,那爷儿两在一起,一个都当爹了,一个还没学会跑,就已经有犹如水火不容之势。

    若不是那模样生的极为相似,不知道的还以为御不悔是捡回来的呢!

    这边还想着,那边就听到小丫鬟过来说,御凤檀身边的小厮过来传话,说小世子在那摔着了,大哭。

    云卿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两人又出了事,本来今日不想带御不悔来的,可偏生安老太君喜欢御不悔,让抱过来看看。

    她为了父子不‘弄’在一起,还特意吩咐‘奶’娘给抱开,这不知道怎么,又‘弄’到一起了。

    只是她说好了,要陪着雪莹到出发的最后一刻,眼看时辰就要到了,她这么走了不好。

    “云卿,你去看看不悔。”还不待云卿开口,雪莹就瞧出她面上的一抹焦急,先开口了。

    云卿在雪莹面前也不掩饰自己心疼儿子的情绪,“不急,小孩子哭一哭还对肺好,我可是答应你,要看着你出‘门’的。”

    雪莹温柔的覆上她的手,黑白分明的杏眼带着一抹淡笑,“今天人来人往的,也许吓到了不悔。你去看看,没事你过来便是。”她顿了顿,看云卿还要说什么,接着道:“我们之间的感情,不缺这一会儿的送行。”

    云卿心知自己要是不去,雪莹这善良的‘性’子,难免也安不了心。再者,她也确实担心不悔,这才会走路不久,也许磕着也不一定,于是也不拖沓,随人过去看。

    云卿走了,屋子里并未显得十分安静,旁边的婆子丫鬟还在忙碌,不时还有夫人和小姐千金们来添妆,雪莹笑迎着这些人,有点陌生这样的热闹,还是打着‘精’神对付。

    过了一会儿,安夫人来了,屋子里的客人也识趣的离开。

    人家‘女’儿都要远嫁千里了,不能再碍着娘俩说些亲密话。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安夫人今日穿的是喜庆的暗红‘色’衣裳,头上戴了一只点翠的步摇,简单不失喜庆,映着她含笑和祥的面容,全身都似带了光。

    “娘。”雪莹站起来,安夫人走过来拉着她坐下,“都准备好了吗?”

    “都好了。”雪莹点头。

    安夫人瞧着她一身大红‘色’的鸾凤嫁衣,看着‘女’儿青黛染就的柳眉,胭脂粉红的双颊,还有头上的珍珠婚冠,眼底一层水光浮了上来,声音微梗,

    “我的雪莹终于长大了,也要为人‘妇’了……”抬手‘摸’‘摸’‘女’儿的发鬓,“娘还记得你小时候白雪一团大,现今就要离开娘了……”说着安夫人的泪水都掉下来。

    安雪莹的印象里,安夫人是个坚韧端庄的娘亲,甚少流泪,最早也是她小时病发的时候,哭过一回,眼下看她流泪,建设了好久的心也软了下来,眼圈也红了,

    “娘,雪莹也舍不得你,我不想嫁了……”

    闻言,安夫人拿着帕子拭泪的手停了,抬头看着‘女’儿晶莹的眸子,责道:

    “傻孩子,说得什么话呢。都穿上嫁衣了,怎么能不嫁呢?娘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可不打算把‘女’儿收一辈子,让人笑话。”

    心里怪自己,都到这时候还说那些个话,不是让‘女’儿不开心嘛。

    听到外面的声音,安夫人知道差不多了,她连忙转了话题,拉拉安雪莹的袖口,看着‘女’儿‘露’出的雪白手腕,慢慢地道:

    “娘之前和你说的话要记得,心不要太软,有些人你越待他好,他就得寸进尺。虽然这世上好人多,但碍不住有坏人从中作梗,所以到了夫家那边,虽然有你三姨照看一二,但最主要的,还是你自己,知道吗?”

    别人家‘女’儿嫁出去,为娘的都是叮嘱要和气,要知道尊重婆母,照顾相公,安夫人这般叮嘱的,只怕是少数。

    但是安雪莹的‘性’格确实是太温柔善良,虽然这嫁的不是高‘门’大户,家中人口也简单,可安夫人并不认为,就什么都不怕了。

    看安雪莹点头,安夫人又道:“你不要因为嫁得远,就什么都不敢告诉娘,有什么事,尽管先告诉你三姨,再写信告诉娘。你爹是国公爷,哥哥是禁卫军副统领,你后腰硬着呢!”

    安雪莹听安夫人的话,含着泪笑嗔:“娘,你这听起来怎么,好像仗势欺人般呢!”

    安夫人‘摸’‘摸’她的脸,“不是好像,是实话。娘家强大,夫家也不敢欺负你呀!我和你爹说了,等京城这边有合适的位置,就让你爹把他‘弄’到京城来,这样娘就可以经常看到你了。”

    一番话说的安雪莹趴到了安夫人的怀里,她这么大,还从没离开过安夫人。

    安夫人拍着她的背,心底暗道:要不是你喜欢他,娘才不愿意让你嫁到辰州那么远的地方去。

    不过这新‘女’婿叶鹏飞,她让人查过了,倒还不错。

    辰州人,书香‘门’第,父亲是个举人,上一届科举考试北区会试第三名,到了殿试,又拿了个二甲,赐进士出身后就派到了原籍辰州,做了州同。

    虽然官职不高,是个从六品的职位,但是他年纪不算大,在这普遍不考中不罢休,学到老考到老的科举中,他才二十岁,日后前途很长。

    当然了,安夫人未必喜欢‘女’儿低嫁,但是她调查,这叶鹏飞‘性’格温和,为人君子,从不和人去红楼楚馆,家中甚至通房丫鬟都没有一个,更别说‘乱’七八糟的‘女’人事了。

    再加上‘女’儿和她说了一件事后,她就对他改观了。

    只要对雪莹好就行了,人好才最重要。

    官职现在低没关系,只要有能力,宁国公府可以给他助力!

    也许这是两人的缘分。

    “夫人,时辰要到了。”喜娘有经验,掐着时间进来,让母‘女’俩收眼泪,补补妆,待安雪莹和安夫人整理好衣服妆容,时间刚刚好。

    从宁国公府的闺房,一直到坐在外边的‘花’轿上,雪莹都懵懵懂懂,直到听到喇叭声哐铛铛的大响,那一刻,她才恍然想起,自己要离开京城了。

    这强烈的不舍让她掀开轿子的窗帘,望着轿外站着的凝重而望的父亲,抓帕含泪的母亲,一脸冰冷却双眸温暖的兄长,抱着不悔,含笑送她的云卿,这一别,最少也是半年,她嫁人了。

    “莹儿,要起轿了!”温柔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安雪莹转过头,望着站在另外窗边的男子,眼‘波’里带着一抹羞意,轻轻点头,“好。”

    看她坐好了,那温柔的声音才又响起,“岳父岳母,你们就放心把雪莹‘交’给我,定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安国公点头,这边才说“起轿了!”

    安雪莹便察觉到轿子被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像她日后起伏不定的人生。

    因为安雪莹要嫁去的地方是辰州,那里在东北海域,离京城路途遥远,即便是一路上不休息,带着这么多下人,起码也要大半个月时间。

    安雪莹的身体不好,路定然不能狂赶,这一路上便用了一个月,终于乘船到了辰州港。

    到了岸口,叶鹏飞扶着安雪莹慢慢地走下船舷,“莹儿,还感觉不舒服吗?”

    好在叶鹏飞是个温柔细心的人,早早给安雪莹准备了晕船的‘药’,不然她这个一直都在内陆,极少坐船的人,对这宽阔的海‘浪’,还真的有点承受不住。

    “还好。”安雪莹回答。

    叶鹏飞点头,指着前方道:“你看,娘知道我们这个时候到,都派了轿子在这儿等我们呢。”

    安雪莹抬头,看到码头上一队鲜红‘色’的结亲队伍。

    她和叶鹏飞虽然在京城接亲,算是成婚了,但是真正的,还是要在叶府里拜堂,才算将整个礼节都全了。

    结亲的看到他们这行人,明显认了出来,手一挥,就开始欢快的吹锣打鼓,好不热闹。

    为首的打扮似管家模样的中年人,看到叶鹏飞就迎了上来,目光从安雪莹身上溜过,呆了一呆,笑容更加明显,

    “少爷,您总算是到了。老夫人让我在这儿等您,一大早就催个不停。要是瞧见你带着这么俊俏的儿媳‘妇’,肯定高兴!”

    安雪莹听着这话,羞涩的一笑。

    站在身后的于嬷嬷不‘露’痕迹的扫了那管家一眼,他一个下人,怎么能评论小姐的容貌?但于嬷嬷是个稳重的老人,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小姐远嫁到千里之外,还没见公婆,这人既然是管家,应该得小姐婆婆的信任,不必要开场就留个挑剔的坏印象。

    叶鹏飞捏着安雪莹的手,看着安雪莹那吹弹可破的小脸,眼底都是骄傲,朝着管家道:

    “娘等了很久了吗?”说罢,望着安雪莹,“雪莹,那我们先回府。”

    安雪莹抬头看了看他,她在船上颠簸了好几日,刚上陆地,脚还浮着,最想做的事情还是先坐一会,休息休息。

    看了一眼那轿子,坐上去从这港口到叶府,肯定要再颠一路,实在是难受。

    那管家看安雪莹迟疑了一会,开口道:“老夫人今天天没亮就在等着了,眼下肯定都盼了好几个时辰了。她是迫切想看看少爷和少夫人呢!”

    叶鹏飞听这话,“雪莹,娘一早就等着,如今都申时,我们快点回去,不然她吃饭都不能安心。”

    “可不是,老夫人早晨中午就随便吃了几口呢。”管家又‘插’话道。

    雪莹看叶鹏飞眼底都急切的模样,想着辛苦也就今天这一会,答应道:“不要让娘等久了。”

    叶鹏飞喜道:“雪莹,你真体贴。”握了握她的手,细心地牵着她进了前方安排的轿子,自己转身去骑马。

    于嬷嬷走到轿子旁边,小声地问道:“小姐,要不要吃颗清心丸?”

    安雪莹抚着‘胸’口,点点头,于嬷嬷递了颗‘药’丸进去。

    “可以走了吗?”那管家扶着叶鹏飞上了马,转头看到于嬷嬷站在轿子旁边,走过来道:“少夫人,可以走了吗?”

    安雪莹缓了一口气,点头道:“走。”

    于嬷嬷看她面‘色’还算好,瞟了管家一眼,上了后面的小轿。

    “好了,走。”叶鹏飞坐上戴了大红‘花’的马,回头看到这边都好了,开口道。

    管家这才一个手势,迎亲的队伍又欢快的吹了起来。

    辰州是大雍的一个州府,但是与别的州府又有着不同。这种不同不单单指的是辰州四面环海,独处于海上,更多的是指它在大雍的地位。

    当初天下四裂,辰州本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称之为西辰,后因乾坤双帝大统天下之势,西辰摄政王将主动归附。

    因为西辰摄政王乃坤帝之父,西辰王爷乃坤帝生死之‘交’,故,乾坤双帝名义上将西辰收回,实质上仍然给西辰王,也就是南宫家后人任辰州逍遥王,除却兵力限制和部分官员排遣归于中央以外,其他的,同于独立的诸侯国。

    辰州乃海域重要港湾之一,来往此处各国通商商人之多,民风与大雍内陆有很大的区别。

    此时轿子走在街上,安雪莹隔着轿子,便能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除了有‘女’音高声谈论,还夹杂了不少胡语,番邦口音,实乃是京城难以听到的一番音‘色’。

    她本来还有些紧张,可听着种种对于她来说古怪的声音,注意力便转移开来。

    想着在书上看到的辰州记载,关于胡人番子外貌的记载,纵使‘性’格温柔,可还是有些好奇,想要看看。但现在可不能掀开轿帘往外看,也只好忍着,去听那些“好漂酿的‘交’资”,“水家取吸敷”之类的怪怪语调。

    只是这好奇在坐了一个半时辰‘花’轿,还没到家时,已经被消耗的干干净净。

    她明明记得,叶鹏飞说过,港湾离他家中距离并不算远,可这个时候来看,似乎离家府还有很长的距离。

    抬轿子的人总不会走错路了?

    于嬷嬷也觉得有些奇怪,自家小姐的身体,她最清楚,轿子再好,也总是不舒服的,她掀开自己坐的轿帘,找了旁边一个小管事模样的人问道:

    “叶府离这儿还有多远?”

    小管事笑道:“这儿是辰州港最热闹的大道,离叶府还有一个时辰呢。”

    怎么还有这么远?

    于嬷嬷眉头皱了皱,嘴里还是很客气,“烦请帮我去找下姑爷,说有小姐的事要和他说。”

    小管事有点眼力劲,知道这穿戴讲究不逊于小姐的婆子,又坐在轿子里,肯定地位不同,应了一声就往前跑去了。

    过了一会儿,叶鹏飞过来,对着于嬷嬷客气道:“于嬷嬷。”

    于嬷嬷和气道:“姑爷,今日是大喜的日子,并非老奴要说这话。可是小姐的身子你是知道的,一下了船再坐了一个多时辰的轿子,只怕难受的紧。”

    叶鹏飞恍然,‘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多谢于嬷嬷提醒,我也是光顾着高兴,现在我让轿夫们歇一歇。”

    于嬷嬷见此,笑道:“多谢姑爷体谅,之前准备了许多喜糖喜包的,这时也可以发下去。”

    这样突然停下来,路人也只以为是办喜事的人家派糖呢。

    “还是于嬷嬷想得周到。”叶鹏飞应下,前去吩咐。

    过了一会,前面走的喜乐队停了下来。

    安雪莹正诧异轿子怎么停下来,一会儿便听到叶鹏飞的声音从轿子旁边传来道:

    “雪莹,娘让迎亲队围着城内绕了一圈,所以路途要远了些,你坐了这么久的轿子,歇息一会再走。”

    安雪莹微笑着摇摇头,夫君这么抱歉,她也不能太不懂事。

    只是整个五脏肺腑都如同在搅似的,幸亏停下来,否则她也不知道等会下轿的时候会不会失礼。

    大约休息了一刻钟的时间,周围的人讨的喜也够了,叶鹏飞估‘摸’着时间,吩咐人起。

    也不知道轿夫是不是抬得远了,还是今早没吃饱,起轿的时候,一个轿夫身子一偏,整个轿子就直直的望着左边倒了过去。

    安雪莹身子直直的往前扑去,手臂舞了舞,慌‘乱’间抓住了轿上的扶手,心里一松,头一抬,那轿帘也被歪到了一旁。

    透过缝隙,她看到一个男人的眼睛,他站在人后,可高大的身形,还是让他的眼睛足以透过人群,直直的看了过来。

    那眼神,好利——

    安雪莹一惊,赶紧抬手将歪了的红盖头盖正。

    而轿子,也恢复了原状。

    说起来慢,其实也就是一瞬间,不注意看,只以为轿子被晃得颠了一下,只有轿夫自己才知道那一下不稳。

    领队的低骂:“老吴!”

    老吴闷声应:“嗯。”

    安雪莹没注意外头的事,心还扑通扑通的跳,眼前都刚才瞟到那眼,可真吓人啊,一定是看到她了。

    哪家的新娘子会这么丢人了,差点盖头就要掉了,幸亏没事。

    带着这余惊,安雪莹一路紧绷着神经,生怕又来一次,于是这一个时辰,虽然没紧张拜堂的事了,可比之前那一个半时辰还要累。

    下了轿,叶鹏飞知她辛苦,小心扶着她一路走了进去。

    下来走了走,安雪莹胃里好了许多,一不难受了,就想着现在是要见婆婆了,又紧张了进来。

    叶鹏飞转头望她,瞧不见神情,只感受到她手指的蜷缩,附在头盖旁低声笑道:“你别紧张,娘为人和气,定然是喜欢你的。”

    安雪莹点点头,不再说话。

    叶府不如宁国公府,但也算是干净,下人见了叶鹏飞,个个都行礼叫少爷,少‘奶’‘奶’,看来今日是早准备好的。

    安雪莹忐忑不安的望着大厅里走了,还没有到‘门’前,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哥哥,你可让我和娘好等啊,站在这儿都快一天了,我腰都站疼了!”

    安雪莹听那少‘女’叫哥哥,虽看不到,心下猜到了这人是谁,定是叶鹏飞嫡亲的妹妹叶菲菲。

    “菲菲,你站在‘门’前做什么?”叶鹏飞轻骂了一声,眼睛暗示了下身边的人,“还不快叫嫂嫂!”

    那叫叶菲菲的少‘女’被骂了也笑嘻嘻的,走过来,站在安雪莹的身边,扶着她一边的,眼睛梭梭的想要透过红头盖打量她,那目光‘弄’的头盖下的安雪莹都感受到了。

    叶鹏飞皱眉望了她一眼,叶菲菲撇了下嘴,这才挪开目光,拉着安雪莹往大厅里头走,声音还是那通亮,

    “娘,哥哥和嫂子到了!”

    “还不赶紧接他们进来!”

    一阵子和那少‘女’似的话语声传了出来,只不过要苍老许多,听这语气,应该就是叶鹏飞的母亲了。

    “有‘门’槛,小心。”叶鹏飞提示了一句,安雪莹跨了过去,进了大厅,便听到周围好多的声音。

    “吉时到了没?”叶夫人的声音又响起,接着就听到有人说时间到了,开始喊一拜天地,安雪莹进‘门’之后,晕乎的感觉又来了,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在模糊之中做完,直至被送到了‘洞’房里,还有些懵。

    “小姐,你饿不饿?”于嬷嬷待送来的喜婆出去了,走到安雪莹的身边低声问道。

    于嬷嬷问了两遍,安雪莹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小姐,这一天了,你都没吃过什么东西,怎么会不饿呢?”于嬷嬷看着红盖头‘荡’了‘荡’,忧心道:“是不是身体太劳累了?”

    “没有。”安雪莹知道于嬷嬷是娘身边的老人,拨到她身边来照顾她的,自己不说话,反而让于嬷嬷更担心,轻声道:“于嬷嬷不用担心,只是在轿子上坐得久了,不觉得饿。”

    说到这个,于嬷嬷的眼底就出了一丝不悦,“来时夫人就嘱咐下船要好好休息一会儿,才坐轿子。小姐你脾‘性’儿好,没休息就坐上去了。坐船的事儿还没缓呢。接着又把这一个时辰的路,硬走了两个半时辰,姑爷难道不知道小姐的身子不好吗?”

    安雪莹抬头,面前红‘色’盖头也看不到于嬷嬷的脸,但她微微笑着,和气道:“于嬷嬷,我没那么娇弱。再说他也不知道,是婆婆安排的。”

    于嬷嬷听她这样说,自个儿说多了,反而显得不喜庆,也收了口,但是对这叶家的第一印象肯定就不怎么好了。抬头喊了站在旁边的丫鬟凝儿去取了一碟点心过来,好声道:

    “小姐,这喜酒姑爷肯定还要喝好一会儿,你多少吃点东西垫垫胃。”

    安雪莹实在是没胃口,但她身体一直都不太好,虽说如今在汶老太爷的调理下,好了许多,可比起平常人还是要差些。

    她知道自个儿要是病了,身边的人少不了紧张,捡了一块点心,慢腾腾的吃了下去。

    凝儿贴心的倒了茶水,她就着盖头,吃完了。

    又坐了一会儿,于嬷嬷出去看了看,回来道:“小姐,时辰还早,你要不靠着歇歇。”

    “不用。”安雪莹道。

    于嬷嬷刚才出去就是吩咐小厮看了看外头的酒桌,这叶家喜宴办的还是很体面,来的人不少。当然,在于嬷嬷看来,她家小姐的喜宴至少也得有个这样的规模,这可是宁国公的嫡‘女’呢。

    但是瞧着这灯火辉煌,人声沸沸的样子,那些人拉着姑爷是一时半会不打算松手了。

    所以她回来劝安雪莹先歇息一会,免得等会姑爷回来了,人却不‘精’神了。

    在很多人家,新娘子先靠着休息一会儿,等新郎差不多要回来了,自有在前头打探的丫鬟小厮报信,新娘再整装等候。

    不然的话,从拜堂到新郎回房,没有几个时辰,哪里能好的。

    见安雪莹不应,于嬷嬷又道:“小姐,你放心,前面喊了人看着,你就靠靠先。”她也是心疼自家小姐,这一个月路上的折腾,虽说好生伺候着,可还是瘦了些许。

    安雪莹轻声道:“于嬷嬷不用担心,我自是省的。”

    她虽说温柔和气,可于嬷嬷知道,这位小姐心底也是个有主意的人,既然不听,她也不劝,使眼‘色’让凝儿注意些。

    于嬷嬷出去了,屋子里极为安静。

    安雪莹知道于嬷嬷刚才的话是为了她好,可她不想就那么靠着等待。

    她就垂着头,视线落在大红‘色’喜服的‘精’美‘花’纹上,嘴角泛起浅浅甜蜜的笑容。

    京城里的人,只知道叶鹏飞是走了什么好运气,攀上了宁国公府,可只有少数人知道,她和叶鹏飞之间,是上天早就定下的缘分。

    她早先有一‘门’婚事,说的是池郡王家,可是那人心慕身边的丫环,怎么都不肯娶她,甚至那丫环还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在梅园里,要陷害于她。

    那时候的她被这丫鬟的无耻给气得头发胀,想着也让丫鬟尝尝百口莫辩的苦,准备从梅园的赏景台上坠下去。

    就是这个时候,一袭青‘色’的影子就这么出现,将半空坠落,有些后悔冲动的她抱在了怀中。

    白雪轻飘,四周一片茫茫,她的眼前一阵眩晕,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只有那深青‘色’的影子,在她视线上方,如同一片深沉的天空,笼罩着她。

    她还在懵懂之中,那人却已走远,待回过神来,再不见其半点身影。

    那时她连斗篷下半点脸面都没看清,但她心中仿若已被那一片深青‘色’占据。

    然而一次救援,那人却半字未说,放下她便匆匆离去,她以为那是自己不能提起的错觉,偶尔在梦中,重复了许多遍如此的身影。

    与好友云卿吐‘露’此事,她笑着说,‘女’子都是有英雄情结的,所以她对那救了她的青衣人有好感也不奇怪,也许他们的缘分还没到。

    那时候她以为是一句安慰的话语,却没想到,去年三月踏‘春’时,她就遇到了那翩翩青衣郎。

    ‘春’风和煦,微阳暖照,男子于青青草地上走来,笑着问道:“小姐,可还记得在下?”

    她惊讶的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俊朗的公子,眼神疑‘惑’。

    “当日有急事,匆忙而走,未曾留下姓名。今日如此,是我唐突了。”男子‘露’出朗朗一笑,“在下辰州叶鹏飞,曾与小姐在梅园谋见一面。”

    她还是有些惊讶,不知他是谁。

    直至他说道:“小姐既然今日能悦心赏‘花’,想必当然跌落,未曾有任何损伤。”

    这时,她才恍然,原来眼前的,便是那日的青衣人。

    一段感情的开始,往往简单,又不简单,但是对于已然暗恋影子许久的安雪莹来说,这恋情来的突然又惊喜。

    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这是她不敢想的事情,但是却又来的这样真实。

    安雪莹手指抚着‘花’纹,在膝盖上用手指描绘着叶鹏飞三字的脉络,纵然辛苦,她也开心,她要在这儿等,等着他回来,掀开盖头,看到在这儿一直等待的她。

    月儿从西方渐渐升到了上中处,树梢处可见那朦胧的上弦月。

    叶鹏飞在喝了上司递来的酒,同级祝贺的酒,推了下方递来的酒,亲戚朋友祝贺‘艳’羡的酒水,终于有人识相的大喊:“别再灌新郎官了,再灌下去,今夜这‘洞’房就‘浪’费了!”

    “没事,没事!”叶鹏飞举酒摆手,“今儿个是我的好日子,大家来是给我面子,来来来……”

    如此反复了两三次,终于宾客也觉得够了,不再敬酒,一堆人把新郎官推了走,外面自有那叶家夫人安排的小厮,早就等不及的带着自家的少爷,朝着新房那边走去。

    “小姐,姑爷来了。”丫鬟传来了信号,于嬷嬷进来告诉安雪莹。

    一直坐着的安雪莹,赶紧‘挺’了‘挺’有些累的脊椎,凝儿又‘弄’了‘弄’头盖和裙摆下幅,确定没有一点儿不平整的地方。

    这边症状好,那边就听到外边有脚步声传来,安雪莹平静的心蓦地就加快起来,喜婆在那说着什么吉祥话,她都没去听,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微微收紧,手指蜷缩在一起。

    于嬷嬷和凝儿,还有其他的人,都识趣的退了出去。

    屋子里特别的安静,香烛的气味中,有一股酒味,随着男子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浓。

    安雪莹越来越紧张,直到一杆秤咻地一下挑开了盖头,乍然遇见满室明光,她的眼睛微微不适应的眨了眨,便看到面前站着的男子正含笑望着她,眼底照着烛光耀耀,她有些脸红的低下头。

    一只手指轻轻挑起她白嫩的下巴,安雪莹顺从的抬起头,双颊似火染了一般,变得更红。

    闪耀的灯光下,叶鹏飞俊朗的眉目染了一层金火‘色’的光,眉目深深,那灼热的目光,看得她的脸更红,头不自在的朝旁边偏去,避开他的目光。

    叶鹏飞笑了笑,走到桌前,倒了两杯酒过来,递了一杯给安雪莹。

    安雪莹闻着酒味,习惯的摇摇头,“我不能喝酒。”

    “合卺酒也不喝吗?”叶鹏飞坐到她的身边,说话间酒味更浓。

    安雪莹这才反应过来,这酒是合卺酒,赶紧接了过来,尴尬地开口:“不好意思,我紧张……”

    叶鹏飞笑着握起她的手,“没关系,喝了这杯酒,以后你紧张也没用了。”

    安雪莹抿‘唇’笑了笑,碰见叶鹏飞的目光,低下头与他手腕‘交’错,浅浅抿了一口。

    烛光跳跃,叶鹏飞面上有酒‘色’晕红,放下酒杯转头,便看到大红‘色’里簇拥着一个雪肤的人儿,娇媚如‘花’,眼如秋水,似羞还怯,心头一阵‘激’动。

    忍着冲过去的念头,以免吓到这冰雪人似的妻子,叶鹏飞走到‘床’前,抓着那柔白的小手在手心,

    “雪莹……现在你是我的妻子了……”

    “嗯。”手被男子滚烫的大掌握住,安雪莹头越发的低,耳垂红得似血。

    叶鹏飞再也忍不住,轻轻推着她的肩膀,就倒了下来。

    高大的身躯覆在她娇细的身躯上,滚烫的体温令安雪莹不自主的发抖,她微微有些害怕,有些娇羞,羞怯的抬起眸子,看向男子英俊的面容,心头微微一颤,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令她面如火灼,忙垂睫,闭眸。

    “雪莹……”叶鹏飞被处子清纯如雪般的情状看得浑身如有一只火鼠跳过,点哪燃哪,抱着柔软的人儿开始肆意起来。

    雪莹有些呼不过气,但是还是温顺的配合着他,但是不敢睁开眼睛,绷紧了身子迎接接下来的事情。

    这事儿她不算陌生,高‘门’的贵‘女’出嫁时,会有老嬷嬷告诉她,夫妻间的事。

    虽然觉得匪夷所思,可是又有些隐隐的期待。

    空气里能听到急促的喘息声,安雪莹紧紧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手指抓着‘床’单,略略收紧。

    老嬷嬷说的那一刻要来了……

    要来了……

    可还没等到那传说中的疼痛,‘腿’间忽然就一片润湿。

    这个,老嬷嬷没教,是什么呢?

    安雪莹以为这可能是老嬷嬷没说的步骤,可等了一会,空气里之前那粗粗的喘气儿声也没了,叶鹏飞也从上面滚到了旁边,身周温度有些冷。

    安雪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这……似乎有什么不同?

    ------题外话------

    这番外,写的非常非常慢……

    ...--30482+dsuaahhh+24922698-->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